『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薛晓】道长是月亮味儿的

义城,给糖以后,两人有没有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呀。

讲真薛晓要甜只有义城那几年了……而且超容易一句成刀(sad

第一次写他们两个有点虚呀……ooc那就是肯定的了……文笔矫情……

以及偏洋洋所以如果洋洋没那么渣那就是我没控制住……

如果没问题请往下?

顺带一提,薛晓不拆不逆

————————

【薛晓】道长是月亮味儿的

————————

今夜无云,月光于是泄了一地。

薛洋倒躺在屋顶上,翘着脚也丝毫不怕翻掉下去。反着视角无所事事,看风景,看闪着几点光的义城,看晓星尘练剑。

那剑锋凛冽,清清冷冷好似月华凝为霜。他看剑体上划过的月光,就看到了月亮上去。

今个儿的月光与平日无异,可能是太过清明反倒与常时区分了开来,融在夜空中分出了些许柔意。薛洋看着月亮,耳边飒飒的是那人的剑划开空气的剑锋。

薛洋突然想知道月亮会是什么味的。

“道长——”他出声,依然倒躺着,上为地下为天的看晓星尘,“你说月亮会是什么味儿的?”

晓星尘剑势未停,像是已经习惯了薛洋这样突发奇想的思考,短促的笑了声,松了松力道,挽起的剑花更流畅饱满了些。“这事你得去问问天狗了。”

薛洋眨了两下眼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晓星尘套路,一个翻身坐起转身,“这个怎么能问天狗?”他顺着对方的套路往下,双手往外一划抬了头,直接倒在刚修好没多久的屋顶上,还好,没事。他伸出食指装作戳了戳月亮,“要是问它……保准回答是——大饼子味!”

后面还刻意降了音,渗出低沉沙哑的意味来。

晓星尘直接笑出了声,霜华抖了抖,抖落几分清冷凛冽,倒显出几分婉转柔情来。

世人皆传,夜猎时晓星尘晓道长的“霜华一动惊天下”,自然动的是清冷惊的是凛冽。收了剑衣袂飘飘立于一旁,白衣未染上血腥,嚯,不仅是惊了天下,怕是还动了天下。

可薛洋觉得,霜华好看是好看,那剑使出的招凉凉的也好看,但还是没有晓星尘笑了以后减了力道流出的水一般柔情好看。

就他见过这样的霜华剑,这样的晓星尘。

薛洋也弯了嘴角,露出一颗虎牙出来。他继续压着声音:“——这月亮一股子大饼子味,光咬几口怕是咬不完的,得——”

“别,你别再开口了。”晓星尘威胁语气中都压着几丝笑,尽力找回剑势,“再开口今晚两颗糖都给阿箐去。”

薛洋于是缩了缩脖子,乖乖躺在屋顶上缩着,过了一阵子又嫌姿势不舒服,陀螺似的逆时针转了好几圈,回到之前看月亮听风声的时候。想了想,摸出昨晚晓星尘给他的糖,拈着对月光看了好久,含进嘴里。

许是被月光照了太久,糖刚入口时还真被薛洋尝出了月亮的味道来。首先是甜的,然后那味道就形容不出来了。

薛洋他只能说,就是月亮味的。但要说月亮是什么味,那大概是牛奶味。

不是说糖是牛奶味,糖在入口的一瞬间是月亮味,月亮是牛奶味,但糖不是牛奶味。

薛洋没法形容。

就像……

就像晓星尘是月亮味的。

月亮是什么味?

不管月亮是什么味,晓星尘都是月亮味。这和月亮是什么味无关,一点关系都没有。

解释不了就不解释了。薛洋被自己弄的有些烦躁,跳下屋顶。

他的道长,他的晓星尘。

晓星尘收了剑,向他的方向微微侧了头。

薛洋这次笑的露出了两颗小小的虎牙,仿佛真的是人畜无害的,看着自己心上人笑到泛傻气的小男孩一般。

“道长。”他轻声的喊他,“太晚了,会着凉的。”

“走吧。”

他说晓星尘是月亮味,也许只是说晓星尘如同月亮。

从此敛一身锋芒,只照他一人归家。

【end】

————————————

说真的每次我只要看到霜华一动惊天下和降灾过夔州称霸(?)就特别扎心,可能是因为两个极端,都在极端的方面扬名四海(?),却窝在小小的义城内过着粗茶淡饭柴米油盐你耕田来我织布(蛤)的生活,想到这个就说不上来的滋味了。

“你流芳百世,我遗臭万年,我们正好搭一对呀,晓星尘。”

“这样也好,以后世人,提你必提我,提我必提你。”

“你别想摆脱我了。”

呜呜呜全世界最好的小星星!他照了那么多人,却偏偏只被那一人当做是救赎。

唉不说了反倒扎心

关于月亮味,为什么星星要是月亮味我也陷入沉思(不是)

虽然最开始是我看月亮看太久了(划)

晓星尘是晓星尘。晓星尘是天下的晓星尘,可晓星尘只是晓星尘。

晓星尘照亮了薛洋。

小薛洋流落街头又失了小指时,太阳过于耀眼,星辰过于细微,就月亮一直伴着他。

所以他才会下意识的把晓星尘比作月亮。

大约是写这个的初心……但是依旧是一点都没写出来呢

希望继续努力,想好好的写出他们的故事出来

by 伍壹叁

26 Jun 2017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