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薛晓】我听闻

题目来源于周杰伦的《烟花易冷》

日常义城,日常买菜

文风奇怪(?)
  
  
  
  
他起床时,外面已隐隐有了人声。

他暗恼不小心睡过,摸索着下床,寻到另两人所睡的棺材之处,发现阿箐早就出去日常浪,而另一人日常赖床不肯起。

他轻叹一声,捏了捏那人的脸,见那人沉睡着没什么反应,便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道袍与身后缚着的霜华,再确认了眼上绷带系的牢固并且干净,反身出门。
  
  
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折回来。

拿了桌上新补好的菜篮子。

再出了门。

这就很像一个武功盖世的大英雄背上了绝世宝剑,准备浪迹天涯行侠仗义,突然回来拿了个邻居小姑娘送的粉色蝴蝶结别在头上,潇洒离去。
  
  
他衣袂飘飘,如踏云而来的谪世仙人。他唇角带笑,如不染红尘的高洁隐士。

他臂挽菜篮,如日常买菜的平民百姓。

要是让阿箐那个小姑娘看到了,保不齐又要用她的小竹竿儿使力在地上夺夺夺,指着另一人的鼻子骂坏家伙又让道长买菜。

不碍事。他想,反正他从来是劝架的那个。
   
   
即便眼不能视物,但他也好歹在这义城生活了五年有余,去往菜场的路早已烂熟于心。

“劳驾,请问店家,这可是什么菜?”他温声细语,手指碰了碰还带着水珠的菜叶。

“早间新割下来的空心菜。”店家低头摆弄码的整齐的菜,低声说着。

“那这个呢?”他手又划到另一边。

“……一、一样的。”
  
  
他一路挑挑拣拣,还要考虑好家里两个的口味习惯。而走完这一小市场,沿着那边更小更窄的青石巷,篮子里总能刚巧剩下一包糖的空间。

他想起他每次夜猎归家后,都会在另两人枕边放一粒糖。阿箐是每天一起就会把糖咬嘴里,她说这样一天都是甜的。那人没见他什么时候吃,但无糖不欢,大抵也是较早就吃了罢。

糖就要尽早含进嘴里。感受着它一点一点化在舌上的甜甜腻腻,仿佛能一路融到心间。

他照例买了一小包糖。
   
   
只是这次回家路上,他闻到些丝丝缕缕、似是从远方流过来的酒香。

他循着酒香过去。

他想他是不记得这里有个酒家的。

店家有些沉默寡言、又有些老实本分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跟他解释说,他拿起的那坛是女儿红,女儿出生时酿好,女儿出嫁时才会拿出来。

像是酿着一份全心全意的爱,发酵香醇了好些年,就为一日的分别。

店家说,这是为他女儿的酿的,不卖的。

他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我家也有个小姑娘,和令爱差不离多少。

店家脸白了一片。

但他放下了那坛酒,摇了摇头,道了句告辞。

他埋了坛酒的,就埋在义庄后的那井附近。他也想埋在稍具有诗情画意的地方比如桃花树下,奈何义城不会让它们生存下来。

他的步子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他在等那酒香醇,到时候挑个良辰吉日三人一起、啊,不行,阿箐还小,不能喝酒。

他的步子更快了,恨不得跑回去一般。
  
  
他跑了起来。

覆眼的绷带在脑后还垂着长长的一截,这时候也随着他的步速与穿过义城的风一并在空中飘了飘。

他要回家了。

家里还有人在等他。

他要回家了。
   
   
   
卖空心菜的小贩见那个一身道袍的人离去才敢迈进酒家,刚一坐下店家就凑过来,两人都是满脸要倒一番苦水的表情。

他们还是小小声说着话,恐防隔墙有耳。但还有一些说到激动处而提高声音漏出来的话语。
   
   
“……他好好的,扮什么道长啊……”

“还不是……一眼看穿……”
  
   
等到他回到义庄,一人未回,一人未归。

没有人在等他。
   
   
   
 
【end】
   
   
“纵使他再怎么神似晓星尘,终究谁也瞒不过,连自己都瞒不过。”

基于这句产生的脑洞。

哇很粗制滥造我知道……顺便一提烟花易冷的歌词迷之合适薛晓……

特别是“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emmm还有“你仍守着孤城。”

着急忙慌赶完,希望不要太嫌弃……

  
  
  
by.伍壹叁

ps    

“他”全程是薛洋。

“要是让阿箐那个小姑娘看到了……”一处,薛洋应该已经知道阿箐能看见。

“五年有余”是薛洋。

所有“他想”后的“他”,是晓星尘。

24 Jul 2017
 
评论(1)
 
热度(32)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