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跳逗】每天回家都能看见袁青在装死

对梗源b站上新月大大的手书

逗比向,预警

跳跳:袁青,21

逗逗:窦雨,15

跳逗两人拟人名源自一时太太

(之前一直不知道就擅自取用了哇……太太生气的话我马上改_(:3
    
   
————————————
     
    
    
1.

每天回家都能看见袁青在装死。
    
    
2.

窦雨在大清早儿的日常出门采药。

回来时正好遇见一位上门求神医治病的患者。

方便起见,我们可以叫他小明。

“这样啊,来来来到我六奇阁去,我神医保管给你医好。”

小明千恩万谢,跟着神医推开阁门。

哇,有尸体。
    
    
3.

小明花容失色,窦雨冷静异常。

然后窦雨叫了一声。
     
      
4.

“啊。天呐。”
     
     
5.

简短三字却蕴涵了无穷的复杂情绪。

小明:不愧是神医,病人处于生死边缘却能依旧如此淡定自若,从容面对各种西红柿现场,当真是妙手回春当之无愧一代神医也。

窦雨走近倒在一地血迹上的人。

抓着他的手写完了救命的命字。

“好了解决了,我们走吧。”
     
     
6.

小明:???
       
    
7.

然后尸体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小明:……

小明:“神医果然是神医。”
    
    
8.

窦雨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一眼小明。
    
     
9.

尸体……啊不,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被窦雨使唤着去清理自己搞出来的番茄酱了。

小明:“神……”

窦雨:“别吵吵!把脉呢!”

小明:……

这可能是个假的神医。
     
     
10.

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

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头上插着一把剑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

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头上插着一把第四剑雨花剑主外加神医窦雨的雨花剑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

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头上插着一把第四剑雨花剑主外加神医窦雨的雨花剑流着半边脸的血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

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头上插着一把第四剑雨花剑主外加神医窦雨的雨花剑流着半边脸的血端着一碗汤药笑容满面的进来了。

小明:……

小明:现在可以慌张了吗?
      
     
11.

“啊,袁青啊。”窦雨与喝药的小明说,“天天装死,我习惯了。”

小明:原来你们七剑的业余生活是如此多姿多彩哦。

小明:原来你们七剑的心理承受能力是那么的强哦。

小明:不愧是七剑哦。
    
    
12.

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头上插着一把第四剑雨花剑主外加神医窦雨的雨花剑流着半边脸的血准备出门去集市了。

“小神医,我走啦。”袁青背着背篓回头冲窦雨一笑,那笑容和着光,小明只感觉到心怦的一下。

窦雨:“哦。”

窦雨:“……不对袁青你给我把我的剑留下?!”

闻言袁青转了转头,头上剑反射的光刺的小明的眼睛有些疼。
    
    
13.

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被第四剑雨花剑主外加神医窦雨拔下了头上的雨花剑并擦干净了脸上的番茄酱。

袁青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承认吧窦雨你还是要踮着脚才能——”

第四剑雨花剑主外加神医窦雨果断的把雨花剑插回了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的头上。
    
     
14.

六奇阁神医,社会,社会。

目睹一切的小明心里如是说。
   
   
15.

“什么时候开始的?”

窦雨踮着脚合上药柜,在原地想了想。
   
   
16.

三年前七剑合璧一招制敌,江湖事逐渐平静后各人便各回各家,袁青泡了一会儿的天悬白练后也耐不下自己四海为家的性子,偷偷过来跟窦雨一个人打过招呼后就去外面浪了。

说这些的窦雨面无表情,把一桶水哗的倒入鼎中,烧沸的水咕噜咕噜往外溅着小水花,看的小明一阵心惊胆寒。

可袁青毕竟也在魔教干过事,就算是卧底,或者说还加上就因为是卧底,每时每刻都会有正派或反派找他报仇。

说这些的窦雨面无表情,一掌拍在鼎上,鼎被窦雨的内力震的抖了抖,窦雨顺势取了汤药,把碗往桌上一顿,看的小明一阵心惊胆寒。
     
     
17.

后来袁青就从常来六奇阁变成了常驻六奇阁。

窦雨:我有一句话一定要讲。
     
     
18.

七剑合璧前的江湖被魔教压在头上,人人惶恐,一时间死气沉沉。

那时候的窦雨心里只有医术与保命。

七剑合璧后的江湖近似于没了魔教,人人欢呼,后复又明争暗斗。

这时候的窦雨心里只有医术与安稳。

袁青承诺给他当免费苦力后,就住了进来。

袁青:“我可以保护你呀,也可以保护你六奇阁的。所以六奇阁给我腾一个房间咯?”

窦雨:“你先挑三缸水回来,我再考虑考虑让不让你住进来。”

三缸水满了的同时,窦雨已经把他卧房的隔壁房间给腾了个空。

窦雨平生,只向往着与世无争安稳一生。他武功不算高深,幸亏有六奇阁为家。

他是医。医者仁心。

窦雨也想给袁青一个家。
         
       
19.

送小明下山时袁青还没有回来。

窦雨臂挽拂尘,一派仙风道骨的立于刻着黄石寨三字大石旁。

“其实也有我的不对。”窦雨说,“如今出诊次数愈来愈多,呆在六奇阁内时间最长的反而成了他。”

“您是为了天下人的,”小明连忙接,“青光剑主也会理解的。”

窦雨噗一下笑出来,这就有些像三年前的小神医了,“那他当然是说没关系啦——”

他尾调转了转,微微下落了下去。

“他会笑着说,没事的,小神医去忙吧。

“可袁青这人,演技高超极了。”
      
    
20.

第一次看见袁青倒在血泊之中时,窦雨都是懵的。

不。虽然事后他有三天没理袁青并且袁青的确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半夜站在六奇阁外求窦雨原谅,就算袁青嚎的半边林子都惊醒的道歉比他还要丢人一千一万遍,窦雨也绝对不想提起他当时面对袁青时的表现。

有损神医威名。
     
    
21.

每一次窦雨出诊时,袁青都是笑着跟他说再见,让他别担心自己。

然后回来时,可以看见凶案现场。

窦雨每次都或冷漠或浮夸的表演一下,便过去踹他一脚,让他自己起来收拾。

袁青就乐,一个翻身起来,也不管今天是什么死法都要强行给窦雨一个抱,边抱上去边在他耳边开个低音炮,说句欢迎回来。

有时候用剑,剑柄可能会抵到窦雨。有时候是自缢,绳结还会摩擦到他的脸。抱剑牺牲时,就是一身番茄酱。

窦雨嫌弃的要死,拼力拒绝。

可每次拒绝的情况,都是袁青把他珍藏的药材们拿出来一并当受害人的情况。

其余的,任由他抱住风尘仆仆归来的自己,然后嫌弃。
      
    
22.

被袁青抱着的时候窦雨是能完完全全放松的。

粘稠的液体是道具,硌人的利器是假装。

稳定的脉搏跳动,温热的,健康的。

他们都还活着。

这个发现每次都能让他安心。
     
    
23.

不过窦雨就是不承认。
     
    
24.

听了大半个故事的小明:“我有一句……”

窦雨:“嗯?”

小明:“……建议想提。”
    
    
25.

袁青是不会跟着窦雨一起出诊的。

窦雨问过,在装了有小半月的死后,他对袁青说,要不下次你和我一起走吧。

挑水回来的袁青眨了眨眼,边倒水边思索。拿着空木桶的时候冲窦雨笑,说,不必,我可以就在这儿等你回家的。

那天回家时袁青日常趴在血中,右手食指搭在几个字之后。

窦雨凑过去。

袁青写过的东西杂七杂八,最常见的是“救我”,然后还有“凶手就是”,偶尔没头没脑写个“小神医”。上次还莫名其妙的写了些歪歪扭扭像蚯蚓样的文字,事后问他,他居然说是海外的语言,唬的他一愣一愣的。

久而久之他也开始好奇他会搞什么幺蛾子

窦雨转到他身侧,俯身去辨认文字。袁青为求逼真,那些文字抖的仿佛真如濒死之人。

窦雨看了些时候。

“……我心悦”。

就这三个字。

窦雨脸腾的一红。

这时袁青低低的笑了起来,保持姿势没有变,抬眼促狭的看一眼掩饰脸红的窦雨,手指缓缓的在三字之后加了一个“你”字。

端庄有力,劲骨之中不掩柔情。

写完又觉得有什么不够,还重新沾了沾番茄酱,提手在“你”字之上重写了一遍“心悦”。

最后,慢悠悠加上了“我”。
     
     
26.

“……我以为您是想告诉我青光剑主为何不随您出诊的原因。”小明一阵心绞痛。

“顺便想起来了嘛。”神医毫无愧疚之意。

说着袁青背着背篓一步三跳的回来,使着轻功,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他俩面前。

小明忙想行礼,被袁青笑嘻嘻的阻止了。

“不必多礼,”袁青先笑着拱手,“袁某只是江湖一闲人罢了。”

小明看了看第六剑青光剑主袁青背后背着的背篓与青光剑,又看了看第四剑雨花剑主外加神医窦雨翻出天际的白眼。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27.

窦雨一直是要怕死的。

现在回过去想想,最不要命的一次,大概就是和袁青一起正面肛墨寅。

那个雨夜他们成功逃跑之后,袁青捂着伤处问窦雨为何过来助他。

窦雨为他包扎好后给他输送着真气,没好气的说同为七剑传人,少一个七剑便无法合璧。

默了许久才又小声说,你不是答应好好护我嘛。

袁青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伸出稍显干净一些的那只手揉了揉窦雨的软发。

嗯,我护你。
     
    
28.

“你还是没有理解吗?”窦雨眯起眼,把妈的智障意思意思给掩盖住。

小明就诚实的摇头。

窦雨用拂尘轻轻扫了一下小明的头,半恼半无奈的说,没给你医好脑子,我愧对神医这个称号啊。
        
     
29.

“袁青在魔教卧底时得罪了很多人,现在上面没魔教压着——有的话可能还好些毕竟他们还要靠我们七侠保护他们——他们自然个个前来寻仇。

“而他现在在我六奇阁内,知道这事的大多数都是上门来寻医的病人,我一掐脉就知道你们是几斤几两,不足为惧。

“若是真找上门来——六奇阁可是我主场,不高兴了直接一个断肠烟!

“——一般都只是唬唬人啦……当然,如果真是起了杀意……

“袁青一般不让我出手,他说我既然身为医者,手就应该是用来救人的。沾血的事,他来做。

“如果他和我一起出诊,便会有更多人知道他在我六奇阁内,便会有更多人来向他寻仇。

“更多的,无视他身为七剑传人而做出的保山卫河,盯着他身为魔教护法而做出的助纣为虐的名门正派。

“……明白了么?”
     
    
30.

到了那个时候,袁青就什么也护不住了。
     
     
31.

小明准备告辞。

沉疴已愈,他心情好一番通畅。虽然不明不白吃了几大碗狗粮,但总体上他还是美滋滋的。

然后窦雨拉住了他。

“先别走啊,”窦雨拂尘搭在小明肩上,笑容颇有袁青风范,“这时候怕他还没布置好自杀现场,我们再聊两句。”

小明一天的好心情突然就没有了。
      
     
32.

他们以前一直经历的是生离死别。

战火纷飞,血肉模糊。

他们一起走过来了。

现如今,无论是用何种方式,都证明着他们的感情亘古不变。
     
   
33.

“我回来了——”

……

“欢迎回来。”
    
    
   
    
【end】

————————

flag终于没倒!!!

黑心虎拟人名“墨寅”来源于秦悦君☆比个哈特感谢(那明明是小星星

梗来源于新月大大的手书“每天回家都能看见跳跳在装死”,然后我用话唠能力给废话一串……

结尾仓促……因为天亮了x

总之感谢一直为虹七跳逗产粮的大大们,你们就是天使。

打个岔就是……那篇吾心安处不见了是因为我想了想下的文风……决定改为段子体的,就像这篇格式,所以不见啦。

改好之后会放出来。

by.伍壹叁

07 Aug 2017
 
评论(11)
 
热度(48)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