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跳逗】吾心安处

跳跳:袁青,十八

逗逗:窦雨,十二

名字来源于一时太太,不打招呼取用了_(:3太太如果介意立马改

写一下童年cp,也许会有虹蓝奔莎提及

拟人

重修版,不过其实也没啥新的东西啦x

————————————


1.

“以后呢?我是说……你有要去的地方吗?”

“去江湖吧。浪迹江湖,四海为家。”

2.

窦雨最后也只能看着袁青的背影。

他穿的还是当年在魔教护法卧底的衣服,青光剑背在身后。袁青没有用轻功或是什么其他的代步工具,他就这样慢慢的往远处走去。

窦雨这样目送着袁青被地平线外巨大血红的夕阳淹没。

他擦了擦眼睛。

妈的江湖中人都不顾别人的眼睛能不能张目对日哦。

窦雨扭身回了六奇阁。


3.

他先前还想说,哎呀这江湖险恶极了你要明哲保身啊不要再做什么自我牺牲同归于尽的傻事儿啦,或者是做什么浪迹天涯啦四海为家啦我神医这六奇阁还没被拆哪像秦岚还得跟顾虹回去做山大王所以你来我六奇阁吧就打打水采采药烤烤鸡腿什么的这儿不差你一口饭。

后来窦雨只是跟袁青说,以后若是受了伤,到我六奇阁来,定不负神医之名。

算了罢了,袁青他本身就属江湖闲人,自己与他也只不过算个过客。

过了就过了吧,他窦雨也不是什么自作多情之人。

   
4.

袁青弱冠之年回来找了窦雨。

他又高了些许,把已十四的窦雨举起来依旧和先前一样轻松,窦雨高声威胁了好几句,袁青才把他轻轻放下。

“窦神医,”他尊称语气半真不假,一拱手一弯腰,彬彬有礼之样给他平添了三分儒雅,“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窦雨磕巴了起来,断断续续也道,难得,难得。

可不是难得,他好好的一身无伤无病,还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5.

袁青留了几日。

他走的那天,窦雨硬是往他包里塞了好几十只分门别类好的鸡腿。

“神医神医,你等等啊。”袁青有些哭笑不得的立在一旁看窦雨近似于咬牙切齿的按那些包裹们,“这些我也吃不下啊。”

“谁要你现在吃啦,”窦雨擦把汗,满意的看他的成果,“喏,你可得记住,这包搀了麻沸散,这包剧毒,这包才能自己吃。”

袁青看了看那袋大概只剩四只鸡腿的包裹。

“……多谢。”

什么神医,他大概是个毒医吧。
    
      
6.

窦雨十六那年袁青带了一身伤过来。

那时他采药归来,草药味一直绕在他身侧,这导致了他直到道观前才嗅出淡淡的血腥味。

这一下让他警惕心大增,闪身躲在一边,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推开大门。

袁青就这样倒了出来。

窦雨事后才后知后觉的想了想袁青是如何翻进他六奇阁并倚在门上,咬着牙尽力止住血等他回来。

等那个允诺了的、随时随地都会医好他的自己回来。
    
    
7.

“怕仇家顺着血迹追过来给你带来麻烦嘛。”袁青在被窦雨包扎时这样哈哈笑着解释,试图缓和窦雨不知道为什么从开始就一直冷着的脸。

窦雨手上的劲立马变大。

袁青开始惨叫着告饶,小神医小神医神医大人的各种乱叫,差点把神医爸爸喊出来。

“你怕我有麻烦?”窦雨劲儿一下一下变大,最后拼尽全力打了个死死的蝴蝶结,“你怕我有麻烦还这样来找我?”

袁青疼的面容惨白,却挤着笑连连赔罪。先把神医之名名传江湖何人不知神医医术高明仁者心肠等等等等客套话搬出来哄生气了的小神医,最后才说。

“神医,你可是答应过袁某人,伤病无论大小多少,皆可来六奇阁的呀。”

窦雨把药一扔:“就你能!”他戳着袁青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就骂开了,说哪里是新伤哪里是旧疴:“我的话你倒是记得清楚……”

他话锋一转,稍显牵强的把话题引向其他地方。

丝毫不提他俩之事。
    
     
8.

窦雨先置好汤药,让袁青过来坐好,开始给他缓慢输送真气。

袁青会跟他说些江湖上杂七杂八爱恨情仇的事,神情活像茶楼酒馆里一开折扇的话本先生,每次都能把窦雨的心思扯得老远,有几次讲到激烈处都有一种想带上剑与身侧那人一齐闯荡的冲动。只不过每每到了男女缠绵之事时,他总会忍不住把神采飞扬的袁青带入其中去,多想一分,便心猿意马。

这时候窦雨就会给袁青讲七剑内部,说顾虹与秦岚生了两个娃,男孩子继承长虹女孩子继承冰魄,后又说樊奔与沙黎也生了两个,但男孩子继承紫云女孩子继承奔雷。

“这下下一任旋风剑主又会是最大的了,”袁青感叹一声,“早婚早育就是好,哪像我,无美人在怀,无子孙绕膝。”

闻此言窦雨翻了个白眼,手上动作却没停,依旧踮脚煎药。

袁青会喜欢的,必定是那种英姿飒爽,一柄剑,一匹马,除暴安良,心系天下的姑娘。

是能与他并肩作战不相上下的那种姑娘。
    
    
9.

袁青本身就是恢复能力不错之人,再加上窦雨的医术,本应一月半之内就能完全康复。

嗯,本应。

说起来这事还得怪袁青,要不是他每次在疗伤过程中东扯西扯,扯的窦雨心绪纷飞,不然也不至于足足耗了小半年。

这话是窦雨给袁青抱怨时说的,那时袁青背着满满都是草药的药筐走在窦雨身后,窦雨一只手拿着鸡腿啃,另一只手背在背后,还在含糊不清的满口抱怨。

袁青哎哎了几声,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任劳任怨的无可奈何与宠溺。

一回道观袁青就放下药筐马不停蹄的去挑水给自己煎药,而窦雨慢悠悠踱步去了厨房拿了几个鸡腿。

袁青准备好药材又迅速拾了柴火备了烤架,窦雨慢悠悠的把鸡腿放好。

袁青一手鸡腿一手调料烤的风生水起,窦雨慢悠悠的在旁边扇火。

完了还对着把药罐从火上小心翼翼取下的袁青说你还赖在本神医的道观里蹭吃蹭喝什么时候走啊。

袁青抹把汗,回头笑着说伤好了马上走神医别嫌弃袁某嘛。

特别嫌弃。窦雨咬着袁青烤的鸡腿,走到袁青煎好的药面前,再从袁青背回来的药材中取出了几味,向袁青一扬。去,把这些磨了,还要给你治疗呢。
    
     
10.

两人下了山去看了灯会。

那时天还是有些冷的。窦雨裹了一层冬衣,看上去就是个会移动的团子。袁青微低头看他,轻轻笑了一声,没忍住伸手摸了摸窦雨的头,又在窦雨迅速扭头上看时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窦雨对他呲牙,一副超凶的样子。

袁青以折扇掩半面,看向了别处。

他们看烟火,放河灯,再去吃了碗元宵。

袁青吃的较快,撑着头看着目前埋头一心一意吃元宵的窦雨,说,我打算离开了。

窦雨手上的汤勺颤了颤,复而又无事一般,答,哦,走就走呗。

说完像是忍不住一般,紧紧接上一句,有空常回来看看啊。

袁青答,好。又笑,这些年我可是结了不少仇家,铁定经常受伤,到时候还请神医不要嫌袁某来的勤。

一走又是两年。

   
   
【tbc】

emmmm其实我是一直写一发完的短篇(因为长篇特别容易坑)但是写着写着发现“我tm怎么又扯了那么多剧情出来”,逐分了个上中下。
如果如此的话其实中也是要写完了的……扯剧情主要是下扯了好多,所以不出意外中很快也能发出来。
最近终于看完了虹七,然后在过程中发现自己居然还记得跳逗俩的互动……再加上一些粮的催动(在这里给产文的大大们打call,幸亏有你们的坚持不懈)再加上源源不断的脑洞……就这样写了一篇,纪念童年(emmmm)
应该是he啦x
重修版改了格式,用最好写的分段x考虑了一下下的剧情比较不严肃(。)
emmmmmm我真的会更新……emmmm然而只会写恋爱emmmmm

by 伍壹叁

03 Sep 2017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