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柳澄,江澄(单人向偏右),薛晓,薛洋(单人向偏左),权引,华武,冰秋,酒鱼,舜远,花小,跳逗,贝莫

以上都没有

我就只是个发表情包的
 
 

【花小】他们在纠结要不要结婚

时隔三年……

应该有三年了,入宅吧是三年多来着

依旧是没文笔没新意没逻辑的故事,我依旧只想讲一个故事

童年良心《开心宝贝》中花心超人x小心超人腐向cp,已交往设,原设,我流宅家,开甜提及,全员提及

十三岁早恋(x)对恋爱相关的事有误解

ok不?

——————————————

“你说我们要不要结婚啊?”

“先坦白。”

【花小】他们在纠结要不要结婚
  
  
花心与小心交往了很久后,依旧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和怎么交往的。

不过这不影响他们交往。
 
  
他们拉着手走在街上,本着带上墨镜和口罩就没人认出来的原则光明正大的接受路人目光的洗礼。花心早习惯了的抬首挺胸牵着小心的手,一晃一晃。

小心说收敛一点,花心说收敛啥就算认出来了又没事儿。

正巧路过一家首饰店,花心目光一撇就没移开。小心扯了扯他,目光询问。

花心回过头看,正正好望进他眼睛里去。

结婚吧。他说。

小心一个瞬移就没了人影。
  

你要先知道一件事,小心说,我们的关系没有公布。

不过事实上小心一句话也没说。

花心说那我们公布吧。

小心用目光对他刚刚的话表明了反驳态度。

花心挠挠脸,差点把墨镜和口罩弄掉,问,我们不公布会怎么样?

没等小心回复就自言自语下去,那也是和现在一样,没差。

接着问那我们在不在一起有什么区别么。

小心松开他手,掰着手指数给他看,首先不能牵手压马路,其次不能睡一个床,然后不能亲,不能在战斗后靠在互相身上。掰着最后一根手指一直没说话。

最后呢?

不能在一起。

花心一下把小心两只手都包在手心里,稍微捂了捂,说我们现在去跟粗心说。

小心用眼神表达出一个小赞许。阿宅是家长肯定难以接受,甜心大姐平日里比开心大哥还要有威严,手一叉腰杏眼一瞪足以使花心怂上个老半天,开心一根筋八成听到他们在一起后第一句是我们不是都在一起吗?而粗心温温润润的性子加上不灵光的记性,的确是第一个坦白的好对象。

不是。花心拉着小心走上前去。粗心出来买菜,我正好看见他了。
  
  
你们在一起了呀。粗心在那里笑着,花心有事献殷勤的帮他提了两手的菜,小心走在他旁边,不动声色的牵着花心的小片衣角。那很好啊。

粗心点着手指仰头看天思索,这样你们就不会在赶路时比速度导致机车过度磨损啦,就不会在打怪兽时争吵谁更厉害导致我们差点团灭啦,就不会比谁粉丝多导致粉丝礼物们挤爆我们家啦。

我怀疑你说粗心温温润润记性极差的传言是假的。花心用眼神对小心说。

小心松开了花心的衣角。

总之跟粗心坦白这事是过去了。花心把六人份的菜搁厨房放好后锤了锤腰,一转身就被粗心抱了个严实。

花心吓到语调都变了的说粗心我觉得这有失公正啊不是这是白学现场我们要坚定不移的奉行打死白学家的任务。

粗心不算高,脸调整一下刚好能埋进花心的颈窝。此时他埋在里面笑,放开花心立在他面前笑,他的笑容倒是温和的,花心在瞬间再次明白了为何大家总是粗心小天使的叫。

花心哥。他喊,语速慢吞吞的,软软糯糯。

无论别人怎么看,大家,阿宅,甜心姐,开心哥,或者是星星球的大家。

粗心说。

我都祝福你们。

旋即他露出更加璀璨的笑来。

走下去,我们都在呢。

花心丢人的酸了鼻子。

粗心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了。他走出去揉鼻子,对靠在一边的小心说。

小心不置可否,直起身子拉他去吃饭。
  

阿宅窝在实验室不肯出,讯息他们说送个饭进来,花心跟小心使个眼神,两人无缝对接了甜心手中的饭。

提着饭到了阿宅实验室门口花心又磨叽扭捏了起来。以前他和开心小心闹事,阿宅从来都是只处罚他和开心。

花心名正言顺的一按开门的按钮,把饭往小心手里一塞自己往小心身后一躲,动作好一番行云流水。

小心也不含糊,任花心躲着往阿宅那里走,放下饭菜,开口。

宅博士。小心用了敬称,通常是有大事要阿宅帮忙时才会用的称呼。花心有事要跟你说。

花心目光呆滞的走出来,看小心的眼神都带着偶像剧般的悲壮。

花心你难得有事找我啊。阿宅乐呵乐呵的拿起筷子,上次这样是小心手臂出故障了来着对吧?

这下花心看阿宅的眼神中夹杂了对人性的参悟。

阿宅啊。花心吸气,再深吸气。我和小心在一起了啊,恋爱的那种啊。

阿宅嘴里的饭还没咽下去。

……什么时候的事儿啊。阿宅艰难的咽下饭,我、我还等着抱孙子……

阿宅我们才十三啊。花心隐藏着话语中的哆嗦,抱孙子也不能想这么早啊。

我还等着抱孙子啊……

阿宅我们是机器人啊就算到了法定年龄你也抱不了孙子啊。

我还想抱孙子……

那改天让粗心做一个好了反正抱孙子是不可能的啊。

阿宅抵死挣扎,你们是不知道啊阿宅我的毕生愿望就是抱孙子……

花心沉默,犯错般束手束脚的立在那边,下意识的把小心挡在身后。

阿宅像是绷着一口气的坐在那里,整个人已经开始轻微颤抖了。花心愈感不妙,咽口唾沫,试图把自己缩起来。

小心一下抓过花心的手,十指相扣的举到阿宅面前,依旧沉着一张脸,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眼直直望进阿宅心里去,灼烫的阿宅一抖,泄了那股气。

其实你们也都大了。阿宅说,够大了,当年我捡你们回来时好像才那么一点点,我两只手可能都能够把你们五个环住。

他比划一下,虚虚展开一个怀抱。现在只能抱一个啦,你们成长的真快啊。

这时他笑了,你们是超人,是星星球的救赎与希望,是这个时代的丰碑。可你们也只是孩子,只是我的家人。

阿宅眼里泛了泪花,他抽抽鼻子,还在笑,你们有能力做出选择,选择余生与谁共渡,我很开明的,我不会干涉。

只是你们记住,你们未来也许会离开家,而我迟早也会离开你们,但我一直在。

花心揽过小心一头扎进阿宅怀里。

若有谁胆敢歧视嘲笑你们,就是在跟我宅博士宣战。

被压到有些喘不过起来的还没过中二期的阿宅拍拍花心脑袋小心头盔,起来起来我抱不过来你们俩。

抱的过来。小心说,你永远是双手能环过我们五个的阿宅。

   
花心先躲进卫生间去,他说主角不帅气的脸永远不能出现在世人面前。小心没发表什么观点,坐回桌前吃饭。

开心咬着筷子盯着花心的饭问花心怎么了怎么突然去了厕所,甜心喝了口汤用睿智的眼神看了看厕所门,粗心专心扒饭。

人有三急。小心罕见的对这类事发表了看法。

差不多吃完饭花心也出来了,开心早跑出去浪,甜心收空盘子准备洗碗,粗心跑去阿宅实验室里,小心坐在原位上头也不抬的玩魔方。

伽罗早就知道。他开口,手上动作没停,他说没眼看。

好好整理了自己的花心恢复了帅气,他挑眉,从小心手中把魔方拿过来,扭了一下。

多大的人了跟魔方置什么气,好好吃饭。小心无声谴责他。

十三。花心用眼神回复。

花心牵着小心的手底气十足的走到厨房门口,冲着里面的甜心说,甜心我和小心在一起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甜心一刀劈在砧板上。

她转过头来,眼睛眯着扫视把脑袋藏在小心身后的花心,粲然一笑,向花心方向勾勾手,另一只手拔出了刀。

小心伸手护住了花心。

你不能公报私仇。花心气若游丝,你不能因为开心傻就迁怒我们。

刀就打着旋儿飞了过来。

我哪里生气了?甜心笑眯眯的,我满脸都写着高兴。

感情这东西就是要一心一意。甜心说两个字就剁一下菜,咚咚咚的响,就凭花心你万花丛中过看似滥情实则连姑娘的手都没牵过的事实,我就暂且信你会专情好了,对了你们多久了?

花心在小心身后颤颤巍巍比了个三。

小心适时接上,三年。

甜心的眼神就变了。

她啪一声把刀拍在案板上,重重叹一口气,双臂展开对花心和小心招了招,过来。

小心拖着花心过去。

甜心一个拥抱把两个男生箍在怀里,却在花心耳边咬牙切齿,小心是咱带过来的,你也应该早就清清楚楚他的性子,敢做出些什么偶像剧狗血剧情,信不信我威胁阿宅分分钟把你命根子废了。

她松开怀抱,把两个男生推出去。甜心把垂下来的刘海别到脑后,挥了挥手。

去吧。甜心说,过的好些。

我可是在你们身后看着的啊。
     
    
你们在一起了?他们在篮球中场休息时找到了开心,说这个干嘛?我知道啊?

我的意思是谈恋爱。花心说,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的那种,不是朋友的那一种。

都一样。开心说,你们在一起是你们的关系,我们在一起是我们的关系,都是有关系的嘛。

你看看,主角说过什么。花心摊手,——永远不要指望开心懂得除了友情亲情以外的感情。

开心挠着头笑,不太懂花心特意跑过来说句我们在一起了具体是什么意思。他就问,那你们的在一起和我们的在一起有什么不同啊?

小心举起手,手掌对着开心,开心下意识跟他击了掌。

这样,是你说的在一起。他说,然后他拉过花心的手,故计重施的抓住。

这个,是我们的在一起。

小心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越来越撩了,谁干的。花心以相同力度回握住,冲他笑。

这下就算是开心也感受到气氛的微妙。

他思索了一会儿,干脆一边一个的把两人揽过,展开他最熟悉的笑来。

这些事我不太懂,不过好像你们的在一起比我说的在一起要更亲密许多。开心说,揽肩的力度又紧了紧。

不管你们说的具体是什么意思,也不管你们的关系怎么变,记住我们都在一起呢。
     

我们坦白了。花心说,现在我们可以结婚了吗?

你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小心问,我们也藏了三年,况且你想过大家知道了会如何?

想过啊。花心一片坦荡荡,管他们那么多干吗呢,家属都没问题了,我们怎么样关他们什么事啊。

小心抿着唇笑出来。

戒指给你。花心捧起小心的左手,右手指节滋了一截磁力出来绕了一圈,还贴心的在顶端多出来一小块。他深情款款望进小心眼睛里去,主角的创意与独属戒指,就像我的确一直在你身边一样,怎么样感不感动?

小心想说之前一丁点儿的小感动全没了,然后想了想,掏出了魔方。

花心大惊失色的啪一下把伽罗拍回去,说卧槽结婚戒指这个东西不能让伽罗替啊我才不想关于你的物品是他???

你想多了。小心说,我只是想让他帮我去买个戒指。

伽罗说mmp,听见了吗mmp。

花心鼓着脸纠结了好一会儿,说不行,你给我的戒指,要有你。

那你是要我拆自己的一部分给你吗?小心没说出来。事实上他有些许困惑的歪了歪头,有些犹豫的让花心伸手。

花心五指张开伸了左手,小心看了看,用无名指缠了磁力的左手比划比划,食指与拇指绕过他左手无名指指根虚虚握住,其余三指自然而然的穿过他食指中指间与虎口的缝隙之中。

这样可以么?做完一切的小心抬头,带了七分认真的问他,我给你的婚戒是我,可以么?

花心右手也覆了上去,带了十七分认真的回复,我现在就想亲亲你。

小心噗一下笑出声,为什么?

花心也笑,额头抵上去,轻声说。

因为我们在一起了。

【END】
我……我肝完了……???
三年——或者四年可以有了,四年前,我还是个阿宅本命花小初心的萌新er,啥也不懂,就凭着喜欢去写他们。
即使那些文字在如今的我看来是极其低幼无力的(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我真能记得我是用多少心血去写着它们。
真羡慕那个时候的我啊,一头扎进冷圈子里的,只希望有三三两两个同好一起,不求多少热度的她。
我想给他们,它们,她。
一个交代。
这文夹带了很多私心,世界观以及剧情戏份问题上,但我还得重复一遍我真的也爱上将……!
花小emmm,我不太清楚最初怎么喜欢上的了,但按我一直吃的【相爱相杀】【老夫老妻】【初恋惊鸿一瞥】【上可并肩作战下可菜场买菜】【嘴上较劲内心记挂】【冰释前嫌的相视一笑】【互扯智商】来说emmmm……好了别说了我清楚了。
没吃下伽小估计是他们太和谐!虽然能在0.1秒交流两百字戳我……
但我果然还是喜欢在花心面前会像个孩子一样耍些小性子小脾气的小心了。这样的他真,鲜活,是个真正的孩子呢。
他们是护卫星星球的超人,是时代的丰碑。
他们是春风拂柳少年意气,是宅家的孩子。
以上。
  
by.伍壹叁

18 Oct 2017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