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柳澄,江澄(单人向偏右),薛晓,薛洋(单人向偏左),权引,华武,冰秋,酒鱼,舜远,花小,跳逗,贝莫

以上都没有

我就只是个发表情包的
 
 

【酒鱼】蹉跎

配乐 old money

近期最正经题目

太白第一人称

——————————————

我课上向来是不会睡的。

只是那天正好春深似海,往外一看再回神来听课,就没了兴致,索性睡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被披了件校服外套,领口绣了“子休”二字,我便知道是庄周的了。

我还给他并且道谢,他低着眼摇摇头,把外套接回去穿好,没一会儿也昏昏欲睡了起来。

我才发现到了午休时间。错过了饭点,肚子适时叫了一声。我趴到外面的栏杆上向广场看,三三两两回宿舍的人群,我甚至视力极好的看见我宿舍的人。我向他们喊,挥挥手,他们看上来,也向我招手。

这就示意我赶紧下去跟他们汇合了。我折回教室去收书,才发现教室空的吓人,只有庄周那一点青落在桌上。

坦白说我就没有在这么人少的地方待过。我必然是与保底三人一并出行的。处于太安静的环境中会使我脑仁疼,什么也不会想去做。

我回到庄周身边去收我的书。他睡着了,校服宽宽大大的罩着他,小半张脸埋在手臂里,我凑近去看他,看上去睡的很平静。

这一下太安静了。我就叫醒了他,问他要不要搭伴一起回宿舍。

他慢慢直起身,看向我的那一眼我以为他要发火了。可他没有。他还是摇了摇头,说你回去吧,便又趴回桌上。

我想了想,把桌肚里塞成一团的校服扯出来,抖落抖落,尽力让它看上去没那么可怜巴巴,再礼尚往来的披到庄周身上。

下午上课时我就看见我那件万年没被我好好对待过的校服整整齐齐叠好放在我桌子上,一旁的庄周在看书。

我们就没有什么再多的交集了。
   
   
后来武则天跟我说庄周喜欢我。那时我在抄她的作业,还有一分钟与一道大题时,她告诉我庄周喜欢我。

不过我最后还是抄完了那道题,并在本子前面一气呵成的签了个名。

她说庄周喜欢我。我就哦。

她盯着我,然后说李太白你就一个人待一辈子吧。

我没转过弯来,如果真如她所说,那庄周顶多也就是一个喜欢我的人而已,再顶多是和我同性,顶到头是个可以说十分漂亮的人了。我怎么就会一个人待一辈子了。

我科学分析了一下,对她说,庄周这人太静,不论在哪儿几乎都一个人呆着,我可受不住。

她说你俩半斤八两的,顿了顿又加一句庄周可比你好多了。

然后我盯了一星期的庄周,从上学进教室到放学出教室,我场上打球他场下睡觉,他独自骑自行车出校门我结伴回寝室。

后来舍友都说我喜欢庄周。
   
   
但庄周还是一如往常的无趣,就没见过他与什么人搭伙。他是走读生,所以中午都在教室里,晚上才回家去。

庄周身边是真的静,我以前都没发现。现在一注意到就浑身不自在了起来,仿佛会被他同化。

我就开始闹他,他睡觉我就在他耳边小声bb,他去食堂我就跟在他后面,他坐篮球场下看书我就把球打过去从他身侧擦过,他放学到校门的一段路我就和其他人装作若无其事的在他后面边聊天边跟着,直到他出了门。

狄仁杰说我有毛病,说我好好的去惹什么庄周。他躺在上铺翘着腿看书,说庄周不是跟你一个世界的人,别乱污染人家。

我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用力踢了一脚上铺的床板。
  
   
周末我打算借回家的名头再跟他一会儿。我承认看他这样一个温温润润的人带着气拧眉时十分有趣,庄周对着别人时总是不染什么情绪的,垂着眼十分温顺,但我去闹他时他会抬眼看我,眼睛会微微睁大些,嘴角向下抿,显出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

狄仁杰可能真没说错,我这样烦着庄周,的确有些把他从云端上拉入人间的即视感。

周末他没有骑他那辆淡蓝色的自行车走,那么从李元芳那借来的自行车也没了用场。

春天没有糖葫芦卖,我也没办法嘛。

他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走。

现在的晚自习下课已经是十分晚了,我抬个头能看见月亮,侧个头能看见万家灯火车水马龙,回个头能看见三两从校园中结伴而出的学生,正个头能看见庄周。

庄周没回头看我,这的确让我有不小的意外。毕竟他不可能没看到我在跟他。

后来我在越走越偏的路口迟疑了,我知道这条路,通向一条我以前常去摸虾的小溪,刚刚没过膝的深浅,但关键是近郊区,还月黑风高的,万一庄周其实是想把我引到什么罕无人迹的地方要灭个干净怎么办?

结果就我在那里停顿时,庄周回了头。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向前走去。

庄周在月亮下很好看,我就跟了上去。

他果真去了溪边。我还是以防万一的跟他隔了个十来米,看见他微微弯腰脱下了鞋子。

庄子休在早夏里下溪摸鱼,我宁愿相信狄仁杰不是个狄扒皮。

他把鞋子都脱了,整整齐齐放好,直起身,一步都不拖泥带水的迈入了溪流之中。

他露着脚踝迈进去的,九分裤,春季校服的设计。他一下踏碎了月光,月光渡上他的皮肤。他一步一步往里走,走到溪流之中,停住了。

庄周回过身,完全的面对我。

“李太白。”他叫我,声音被月光和溪面映衬的清清冷冷,“你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然后他面对着我,背对着月亮,向着溪流远去的那点倒了下去。

我还没思考完呢,我还没认真的回答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人说你喜欢我呢,面前就惊起一片水光。
  
   
可能是庄周轻或者是他就是个跳水的天才,他如同一片叶子样的接触水面,并且就这样静静沉底了,动也不动,我捞他出来时他还是闭着眼,脸上是斑驳的月光。

庄周是个很硬气的人。虽然之前的我绝对不会把“庄周”与“硬气”划上等号,但就光凭他入水不呛,出水不咳,用我干的校服外套呼噜他一脸时一声不吭,我就立马的把他归为厉害厉害佩服佩服李某自愧不如那一档去了。

把他头发全部揉乱后我开始擦自己。得亏我突然想起得把春季校服带回家,不然我们都得这样湿答答的行走于夜风中被冻个半死。

他乱支棱着他湿成一缕一缕的发坐在溪边草地上看我折腾自己滴水的头发,突然就蹦出一句,我觉得你是真的。

我就给他气笑了。我说庄子休你怕不是还在梦中?醒醒,我李白,李太白,全校最帅的那个,刚刚跳进不到我膝盖的小溪里把你捞了出来。

他没回我,自顾自的说。我做过一个梦,梦中有人跟我争论鱼的快乐。他说我不是鱼,怎么能知道鱼是否快乐,我一想是这个理,我就变成一条鱼,叫鲲。可我没有入水,我在天上,向南游。

我说您这梦境挺魔幻现实主义的哈,他又没理我。

我勉强擦了擦自己就在草地上躺下了,顺手扯了根草叼嘴里。庄周反而缓缓站起身来,又背对着月亮低头看我。

下次我非得把这月亮从天上打到地下来。

他还是乱着一头的发,薄荷色的发梢显得有些透明。

庄周居高临下的看我。

“不要把我拉入你的世界中去。”
   
    
我惊的暗地咬断了一小截草梗,面上却也是不动声色的看他。

后来他打了个喷嚏。抖落了一身清冷月光。

我噗一下也就笑出声来,他恼着瞪我,直到我也打了个喷嚏。

庄周这时候肯坐下来挨着我了。我惨兮兮的揉鼻子,又打了一个喷嚏。

我说我要回家了。看他也一身湿的欲言又止,说你去我家先洗个热水澡吧。

他用看gay的眼神看我,我解释说我家就在附近,走两步就到,你天天骑自行车上下学的家肯定不近,现在又这等时辰,怕是不出点什么事才叫不正常了。

他五指分开梳了梳发,把翘起来的发丝全部梳平后答应了我。
   
   
回家后父母殷勤的把庄周推进浴室并把我骂的狗血淋头,大意就是自己去玩水捞月亮也就算了还把人同学一起拉下水。我裹着浴巾委屈巴巴的坐在地上,声音特小的嘀咕我是见义勇为,抬头瞅了一眼正推门准备进浴室的庄周。

这家伙听我被父母训说捞月亮时,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我擦着头发出来时就看见他在我房间坐在我的床上,曲起的膝上盖着我的被子,捧着我的杯子喝着我的热姜糖汤,罩着我的睡衣看着我的书。

我一屁股坐他旁边,席梦思弹了弹,我顺势凑过去看他看的书。贴的有些近了,他发上未干的湿意贴到我脸上,流下一滴水来。

“无人生还?”

“嗯。”

他把封面在我面前一晃展示了一下,合上书放在床头。

“字很好看。”他说。

我就笑了。

他躺下去缩到被窝里时顿了顿,钻下去从脚底扯出一个汤婆子出来,热的。我顿时尴尬到无地自容,这东西是我冬天晚上活命的必需,整个冬天的白日我都是一副无所畏惧从不会冷的形象,晚上就在被子里蜷成一团哆哆嗦嗦的靠着汤婆子的一点热度活着。

“你妈妈很贴心。”他抿着唇笑,“虽然已经是夏天了。”

我把我的枕头糊到他脸上。

所以晚上我只能枕着我自己的手臂与可怜兮兮的毯子角,庄周倒是睡的舒服,怀里抱着我的枕头身上盖着我的被子。

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只有这汤婆子还有些温度。

第二天一觉睡到十点,睁眼时庄周还没起。我悄咪咪的起床没有惊动他,就去厨房翻了点东西吃。

我不想说看到一堆东西都写着给庄同学时的心情,我不想。

他十二点醒的,非常准时。刚刚敲钟到第五下他睁眼,敲完了他就坐起来。

我把他的衣服洗干净并晾出去,让他先穿我的衣服。他懵懵的,晃晃悠悠走到衣柜前要把我的裤子往头上套。

等吃过晚饭我送他回去,经过通向小溪的路口我假装没看见他的眼神,再往前走了十来分钟,他就不让我继续送了。

“会有机会的。”他像是在笑,“我欠你一次。”

我猜他并没有留宿别人家的经历,至少不丰富。要知道我以前去韩信家差点玩死他家仓鼠,他也差点把我打死,都没有说什么欠不欠的。

回家后我妈像是终于想起了我,拉着我测了个体温,说是低烧。我没有在意,毕竟除了冬季的晚上,其余时间我还是对我的体质非常自信。
    
    
结果发烧的是庄周。上课时唇色发白的趴在桌子上,我一见不对就举手请假把他送去医务室。

校医说吃完药躺着睡一觉发发汗,我跟他道谢后回教室,五分钟后就不自在了起来。

明明庄周平日里安静的跟我旁边没有人是一样的。

武则天在背后用笔用力的捅一下我,待我呲牙咧嘴的转过头去便低声问我庄周怎么了,我想了想说,庄子休夜半跳河,李太白出手相救。

她险些把笔盖打开。
  
   
下节课体育,跑圈完回教室自习,我照例拿着一道政治题想去问庄周,突然想起来他还在医务室呢——他还在发烧呢。

于是我蹭过去,他在睡。安稳的躺着,额前搭着毛巾,微微干了些。我给他换了一块。

这动作反而把他给惊醒了。他睁开眼睛来看我,我给他比了个三,轻声问他这是几。得到他的白眼后我开始笑,转身给他去端热水。

我说他活该吧,大半夜跑去跳河。他捧着热水抬眼瞪我,说听说你还去捞过月亮。

他居然开始怼我了,我忿忿不平,把他跳河——跳溪的事情从头到末一一拆分,拆分到他喝完了水重新躺下去,我还在说。

“你停一停。”他忍无可忍,把半边脸埋进被子,紧紧闭着眼,一副要休息了所以如果你要打扰我我就打死你的态度。

我就闭嘴,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看他睡。我头一次这么安静的坐着看别人睡觉,也是头一次伏上身去,拨开了他脸颊上的发丝。

我低声对他说,我走了哈。

手放在门把手上时我听见了他的声音。

“我是想把你吓走的。”

我转身大几步走到他床前去,他睁着眼,眼底一片清明。

“我没有跳河的兴趣,我只是想吓走你。”他睁着眼却没有在看我,目光凝在别处,聚焦又涣散。

“李太白。”他叫我的名字,“你别再靠近我了。”

有五分钟我们都没有说话。

“我不。”然后我说,“庄子休,你还得教我政治。”

你还欠我一次留宿的机会,我不走。
   
   
但直到高考我都没能用这个机会。我和庄周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关系,他不过来,我也不走。

事实上很多高中时候的故事都会随着高考试卷而戛然而止。试卷一收,顺带着把一些绮丽微妙的小心思一并收了,毫不留情。

高考完到发成绩这段时间大家都是疯魔的。估分觉得稳了的撕书折纸飞机到处扔,别出心裁者在内页写上告白再飞,没准往地下捞张古希腊文化,上面写着近现代告白。

庄周撕了语文书上他记了满满笔记的逍遥游折飞机,就着同桌的距离手轻轻一划飞我桌上了。我就撕了那张将进酒叠了个心,再用蜀道难纸飞机夹着扔给他。可惜那颗心半路掉下去了,飞机也因为重心翻机。

他弯下腰去把它们捡起来。
  
   
晚上聚会,一大帮子人群魔乱舞的,从好汉歌点到广播体操,打电话涕泪横流的告白,五颜六色的光扫来扫去,一道明艳的柠檬黄过去,我发现庄周也来了。

来了——来了好啊!我想抢话筒了。我目光转过两个话筒,都被人抓在手里深情款款的撕心裂肺。我也不管那么多了。酒精对我无效,但这时仿佛多年来偷喝的酒一下就冒上来了——

我一脚咵的踩上桌子,一小部分在我旁边的人看我了。我仰头喝完一瓶酒,绝大多数人都在看我了。

我就着情深深雨蒙蒙的背景音乐跟庄周告白了。周遭都在起哄,有几个喜欢我的姑娘直接哭出来,我看见她们手上拿着花和信。我内疚的想对不起啊,可我喜欢子休啊,是那个庄周,庄子休啊。

之后她们把花和信往我身上扔,有一个姑娘的玫瑰还没除刺,扎了我一下。可我在想都怪武则天了,要不是她我怎么会去发现庄周的好呢,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有人把话题塞给我了,我人缘一向特好。有人推推搡搡把庄周推起来站到我面前,我想盯着他再来一句不负我文科状元的告白,浑噩的脑子看到他清清冷冷的面庞忽的给震清醒了。

我霍的想来个立正,忘了我一只脚踩在茶几上,我一下往后摔去哐的一声,疼的我给彻底清醒过来了。

其他人笑的很厉害,把情深深雨蒙蒙的背景音乐盖了过去。庄周过来扶我,在我起身的时候附我耳边说,我们跑吧。

跑啊!——跑哪里去呢!我拉着他跑的时候晚风全都是我们带起来的,吸收了阳光的路灯光裹着风被我们甩到后面了,山啊天啊全部看不见了,昏昏暗暗全都化为一体了。

我怎么说呢!庄子休就像那鲲鹏啊——扶摇直上九万里!你说要有什么东西能绊住他吗?世间对他来说就是蜩与学鸠啊。

可他对我说跑啊。跑啊。我能跑去哪呢。我倒是宁愿我醉死过去罢了,那我过蜀道时还能有一叶蝶,轻飘飘的,至少我还能过去了。

我过不去啊。我也离不开啊。

庄周忽的站住了。他用手比了个月亮,又收回了手,收到胸前。

“这月亮现在是我的了。”他说。

“我不像那溪,只要你跑过来捞,我就给你。”
  
   
【END】

——————————————

我不仅想捞,我还想埋想抱(打死

写着写着文风开始放飞emmmm前后文风巨变我也不知道啊.jpg

肝完党费啦,开心(。

百日酒鱼没准儿就这文风了……

啊,我,好喜欢,捞月亮的,李太白。

全篇没有恋爱描写的cp文就是我!dei!

所以其实这篇文是子休老早就喜欢太白啦,但和太白不是一个世界的,也不想祸祸人家,结果太白自己凑过来,子休慌的一匹(不是)就想吓走对方,大概像是你看我的花很美么?那我的根茎你是否敢一并喜欢——这样,结果人太白不走寻常路啊说哦哟好巧我就喜欢你的根茎但是你花也这么美我就更喜欢了——这样。

总之把党费交完啦嘿嘿嘿一身轻松,就等我的日子到就可以白嫖啦嘿嘿嘿x

六儿你可能抢不到首杀了呢(。给你留个位x

by.伍壹叁

27 Nov 2017
 
评论(35)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