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你的脑子拿了陈年的脑洞来看你了 | Powered by LOFTER

【酒鱼】《点赞这篇文章圣诞老人就会把子休塞到太白床上》

【六儿】 @偶尔说说六一

  空间都在传“转发这条说说平安夜那天晚上圣诞老人会把喜欢的人塞你床上”。

  韩信把这条说说拿给李白看。

  李白脑子里浮现出庄周的脸。

  他那年高考完暑假去鬼屋打工,在里面扮演僵尸追着一对情侣不小心撞到一个青年。

然后把人家扑倒在地,他赶忙爬起来,但庄周压着他的道具服,一时就维持着这个尴尬的姿势,一旁边韩跳跳举着手电筒过来问他怎么了。
 
  依着光他看到了庄周的脸。

  惊鸿一瞥,小鹿乱撞,头晕眼花。

  于是李白同学揪着庄周要微信,说要赔罪,帮他洗外套。

  庄周拍了一下自己灰色羽绒服,说不必了。

  李白同学很坚持,得寸进尺提出请吃饭作赔罪的邀请。

  最后庄周拗不过,只得留了个微信号。

  但还没等李白实现他的爱情计划第一步约会窥朋友圈发现,庄周是大学哲学系老师。

  还是他两周后要就读的G大学的哲学系老师。
 
 

  元芳打水路过,看到李白一脸憧憬的看着手机。

  扭头问手机的主人韩信李白中邪了吗

  “哦!因为爱情。”韩信回答。

  元芳手一抖水洒了。

  “啊!爱情!”高渐离闻声而来,“我打算平安夜在学校那棵圣诞树下唱首圣诞歌,挂满小星星,再弄些蜡烛和圣诞花,向阿珂表白,这主意是不是很棒!”

  “你们不是在一起半年了吗?”韩信疑惑的问。

  “这与表白并不冲突。”高渐离闭着眼,抱着吉他,沉浸在爱情中。

  “回神回神,李白你什么时候去向你的爱情表白。”韩信边说边把手机抽回来。

  “平安夜啊,天气预报说那天晚上会下雪,简直是表白圣夜。”一旁高渐离也友好补充。

 

  平安夜,像天气预报说的那样,下着小雪。远方依稀传来高渐离用摇滚乐方式唱着圣诞歌,庄周叹息了一声,似乎是不忍心再看李白,扭过头又重复了遍

  “对不起。”

  冷空气铺天盖地,手脚冷得哆嗦,李白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脸上表情没有那么难看。

  “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我们可以无话不谈,我很喜欢这种相处方式。可我没想过发展成爱情。”

  “可能你把这种对我的依赖误认为是爱情了。你年纪还小,以后会遇见更多的人,然后你会明白这种喜欢只是一种好感罢了。”
 
  李白惊醒,压抑着愤怒低声问“你觉得我的喜欢很不靠谱吗?我已经成年了,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庄周,我喜欢你,是对伴侣的喜欢。”

  “……那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吧。”庄周沉默了一会,艰涩的说道。

 

  李白买了几瓶二锅头回到宿舍,路上碰到夏侯惇曹操他们吃火锅回来向他招手。

  夏侯惇郁闷的问李白你怎么买了学校超市二锅头,可难喝了。

  李白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假笑,说借酒消愁,这是学校超市里酒精度数最高的酒了。

 
  但愿长醉不愿醒,李白醉醺醺躺在宿舍床上。

  手机弹出QQ消息通知,5个人点赞了你的说说–转发这条说说平安夜那天晚上圣诞老人会把喜欢的人塞到你床上。

  打了个酒嗝,闻着这劣质酒的味道,心中更是难过。

  去他的喜欢的人。

  老子的爱情吹了。

 

 
 

 

  【xx子】 @西红柿叉叉子

  十二点钟声一过,大雪如期而至。在亮起的圣诞树前阿轲拥抱住高渐离,韩信忙着帮忙拍照,小乔和孙尚香将飞雪喷了二人一身。

  好在喧闹没有持续多久,街上只剩下落雪声。

  之后就一夜无事。

  除了李白早上起来时头疼得快要炸开,还是没什么大事的。

  宿舍里没人,李白也不在意。从狄仁杰枕头下翻出一袋瓜子,坐在窗台边嗑边看雪。

  坐在窗边刚好可以看得见,那棵圣诞树。
 
  在众人的请求下老夫子才答应将这棵老松树装饰成圣诞树,见证了李白还没开始就结束的爱情。

  树下围着拍照的人,在其中看见了狄仁杰标志性的绿毛,李白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嗑着瓜子。底下的狄仁杰打了个喷嚏,和元芳说了什么。

  最后一颗瓜子放在嘴边,传来了韩信踹门的声音。开门,韩信看见了李白嘴边的血渍。

  “嗑瓜子咬破嘴,除了你没谁了。”韩信放下东西,“高渐离说晚上聚一聚。”
 
  “不去,我昨天才失恋。”李白舔了下咬破的嘴唇,“我觉得我今天出门会有灾。”

  “得了吧,失恋就需要一个聚会忘了。”狄仁杰进门,身后还跟着元芳。

  “滚滚滚,懒得吃你们狗粮。”

狄仁杰看向垃圾桶, “那你得给我解释一下我的瓜子了。”

 
  热闹的店里坐着许多人,李白印象里认识的人都聚在了一起。为了提防他逃跑,韩信和狄仁杰把他夹在中间,高渐离笑嘻嘻地为李白点了一堆酒。

  “不多说了,今天我请。你就痛快喝吧。”为李白倒满一杯酒,高渐离举杯。

  伸手把杯子拍给狄仁杰,李白拿起瓶子与高渐离碰杯。喝完一瓶后,重新开一瓶,就朝韩信和狄仁杰对干。

  把坐在旁边的韩信狄仁杰喝倒后,李白把目标转向了坐在对面的高渐离和李元芳。

  灌到了一桌人,李白才起身。走到店外吹风。

  回头一个雪球砸在脸上。

  “哈哈哈嗝!李白太弱了!”韩信蹲在地上揉雪球。

  其他从店里出来的人手里也拿着雪球。

  好在街上没什么人,他们才可以一边打闹一边赶回宿舍。

  “艹!狄扒皮你是故意的吧!”李白用尽全力朝狄仁杰扔雪球,被狄仁杰闪开。

  “嘭!”雪球还是命中了目标。
 
  本想上去道歉,却见那人直接倒了下去。李白酒醒了一半。

  “喂!没事吧?”

  看清了那人脸后。酒,全醒了。

  李白揉头。没想到庄周也喝了酒,带回来时一言不发,一进宿舍就开始说胡话。

  什么 “鲲!我们走!目标南溟!”还和那群人玩起了桌游。

  好不容易把人推进了浴室,还被狄仁杰抱怨。好不容易人多可以玩游戏了。最后自己去补位这些人才安静下来。

  一张+4正准备拍出,李白已经可以看见韩信不甘心的眼神了。
 
  头上突然传来一阵触感,庄周整个人趴在李白床上。头发还滴着水,手却在李白头上轻轻抚摸。

  “好软。”

  “……”没有回应。只是默默享受着。再回头,庄周已经睡着了。

  把手中的牌丢到一边,拿起帕子帮庄周擦干发上的水珠。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了一条自己可见的说说。
 
  “虽然不是圣诞老人送来不过还是来了。”
   
   
  

  

   
  
【伍壹叁】 @伍壹叁

韩信赢了这场却隐隐感觉自己输的一塌糊涂,他挪挪位置,一屁股把李白给挤了出去,囔囔着既然没失恋就不要来占位置,来来来狄仁杰我们三缺一啊不是我们来斗地主啊。

李白正好乐得清闲,打了个酒嗝,想了想还是把庄周的手端端正正的塞进自己的被子里,转身去摸狄仁杰的吹风机,开着最小档细细的吹,手指插进对方未完全干的发丝间轻捋着,带动一阵香气。

明明是寝室共用的洗发液。李白走神的厉害。

接着李白紧急洗澡,比平时都要洗的干净却比平时都快的多,发梢滴滴答答在衬衫洇开水渍,有顺着他脸颊流下的,他只抬手擦了擦,便飞一般的溜到自己床边。

旁边群魔乱舞的游戏现场没有干扰到庄周睡觉。他微微打着鼾,奶猫爪子一样挠着李白。李白一把抄起门边的扫把来垃圾一样把玩游戏的几人扫得远远的。

韩信抱住头想大声骂他mmp,却也顾忌着庄周的老师身份,只得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李太白你小人得志,庄周——庄老师他还没答应你呢!

李白的扫帚舞的生风,说我不管在我心里我们已经结婚了你们明天要给我们份子钱。
  
   
庄周第二天一醒,早就是上课时间了。

李白寝室的人意外的不会翘课,现在只剩上午没有课的李元芳在补觉。庄周头疼的厉害,也模模糊糊记起昨晚的事以及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他看着枕边叠得整齐的衣服,轻轻捂住了嘴。半晌他伸手去拿起衣服穿好,出了门。

他的课上午也没有,万幸了。庄周哈出一口白气,缩缩脖子继续走着。
  
  
等到下午庄周的哲学课,找了他一中午的李白坐在第一排中间伸着脖子看门口。可庄周还是淡漠的很,声音清清冷冷的点名。李白想着昨晚庄周的睡颜,心里直痒。

“庄老师——”李白下课窜去庄周办公室,在走廊堵住了他,笑嘻嘻的仗着身高拦下他,“您可别说话不算数啊。”

“工科院的李白同学,请你让让。”庄周没什么反应,抱着教材抬眼看他,“我记得我只说过‘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吧’。”

“先跑过来的明明是庄老师。”李白理直气壮,“我是说昨晚,庄老师答应与我交往了。”

瞎侃的李白说这句时还是有些心虚的压了声音,偏偏打出了低音炮一样的效果。他咽了咽唾液,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我还是……喜欢你。”

庄周定定的看他。

“你没法坚持的。”他这么说。

听到这句李白整个人要傻,他张口,第一下却没发出声音。他急急吸了一口气,“——我可以!”他喊,“我可以!”

庄周就垂下眼去不看他。
  
  
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很隐蔽。李白的舍友三个知道,庄周好友校医秦缓知道。除此之外便没有更多人。

李白有些不满,他想光明正大的拉着庄周的手绕校园一圈,或是在课堂上装作——算了不用装的听不懂举手请教问题再偷亲一口,总之要向所有人宣告庄周老师是他的人了。但庄周是说什么也不理,翻一页书,威胁道如果说出去,让第七个人知道,他就……

就什么后面也没了消息。李白借着窗口投进来的夕阳,凑过去吻住庄周。
  
  
李白是工科院的,却偏偏有一颗文学心。庄周问起他只挠挠头道父母说工科好就业,逼着他选。

庄周只是笑,后又摇了摇头。
  
  
李白考六级时偏偏抱了一打自己打印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到庄周面前说是练习口语。他清清嗓子,开了口。

【Yet, do thy worst, old Time: despite thy wrong,】

李白念英语时一板一眼,确实是口语的典范,庄周刚想说话,就看见捧着书的李白歪头对他眨眼。

【My love shall in my verse ever live young.】

他把书向后一扬,哗啦啦的纸张在空中翻飞,也就这样落下。

【但,尽管猖狂,老时光,凭你多狠……】

他说着,接住一张纸,又松手让它落下。

这一句他哑着嗓子了,声音都有些抖,却准确无误的传达进庄周耳里。

【我的爱在我诗里将万古长青。】

偏偏配合着他中二极致的想法,隶书体的字印刷在白纸之上,纷纷扬扬。

好看的过分。

庄周不想醒了。
  
  
后来大家都听说了庄周老师是同性恋的消息。

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只是到了后来,全校都在传。

鄙夷的,惊惧的,嫌恶的。

李白听到时都要疯,抓过旁边那人就迎面一拳上去。

那人骂骂咧咧的回击,说他还是你对象不成?!

李白更猛的一击,回复吼出来,是!破了嗓。

扭到校长室,庄周就在里面,看了一眼李白。

却满是淡漠的。

他问,为什么打架?

那人被打怕,没敢吭声。李白抹掉手上渗出的血,说,辱骂师长。

庄周点头。

走吧。他最后说。

秦缓没在医务室,庄周给李白包扎。李白一句话没说,庄周也一句话没说。

“谁传出去的?”李白哑着嗓子。

“不知道。”庄周却淡的很。

“我不会再让他们说的。”

“我知道。”

庄周知道什么呢?李白不明白。

他好像一直不知道庄周,可庄周却看的清清楚楚。

正如同他拿到学校安排的交换生名额时,他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庄周。

这是要做什么呢。他想,便当着庄周的面把那张纸撕的粉碎。

纸屑纷纷扬扬。

这一下李白捡不起来了。他们都捡不起来。这让庄周想到之前,他与李白一起捡那些纸张,手屡次三番撞在一起。

“你应该去。”庄周说,“我好不容易给你申请过来的。”

“我不会去。”李白有些燥,语气也冲了,“我不会去。”

“很好的机会,你英语也好,出了国更好就业。”庄周说。

李白说他不要就业,他甚至不要毕业,他就要庄周。

庄周看他。

突然庄周去揉他头发,全部揉乱。

“你听点话嘛。”庄周说,半带埋怨,“出去了好,本来你就好就业,不像我只能当老师了。”

李白闷不吭声。

“你身后站着你们家呢。”庄周柔声,“我只要养活我自己就够了。”

“……只要?”

“对啊。”庄周又给他细细顺好头发,“我就一个人,不碍事。”

最后庄周笑着,说你去吧。推李白一把。

偏生逆着光,使庄周的正面全拢在阴影里。李白却好端端沐在阳光下,荡起一阵子清风来。

【END】

————————————————
代发,三人联合搞事(不

解释一下:

李白是工科生,子休是哲学老师。

李白本身想学文学的,但还是去学了工科,就是想着梦想却走着现实

子休学哲学,我听过一个言论是学哲学的话,要是想继续钻研哲学,只能当大学教授之类,教出来的学生也只能当老师一样,就业面窄,就是说着现实却坚持梦想一类吧

太白叨着要和子休一直在一起最后却选择了出国,子休叨着太白坚持不了却最后散播自己是同并且让李白离开自己去面对

子休的哲学老师身份是六儿先写的,太白工科生也是,然后我过分解读了一下(。

我是偏题最严重的那一个……圣诞节?不存在了

热度: 71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71)

【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舜远,赛维,界轩,贝莫,七柒,成御




以上是会产出的cp




时之歌心头肉,我永远喜欢时之歌

刺客伍六七真好看,是心动的感觉

等我高考结束上了大学我一定要去玩逆转裁判



【此人生来拥火,专暖极寒之地,文有星辉熠熠,然常作奸犯鸽,晨坑暮咕,死有余辜】

—————来自自家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