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你的脑子拿了陈年的脑洞来看你了 | Powered by LOFTER

【年初】薛晓

一个梗,看完渣反后(咦)的脑洞
就是大纲(。)结局没构思完,性格要ooc,考究还没考究,会扩写(大概)
   
   
一个人的一生是不经看的。
  
  
  
  

晓星尘把自己的魂给散了。
再睁眼,发现自己成了一个系统。
是那种,附在别人意识里的系统。
喔就是附身咯。
人间正道清风明月晓星尘不是很能接受自己需要靠附在别人身上这一点,于是去敲宿主。语气温温和和,您好,您能听见吗?
对方毛反应都没有。
后来晓星尘才发现自己说系统就系统,根本不给自己自主意识的选项,一板一眼的按套路来。宿主就是个少年模样的,语句之间生龙活虎,窜上天的皮。
晓星尘在别人的对话中知道了宿主魏婴字无羡,天资奇高,言行举止颇为轻佻。
……不是,晓星尘总感觉夷陵老祖魏无羡只是巧合跟他重名罢了。

后来宿主死亡,万鬼撕咬化为齑粉,晓星尘系统也被硬扯了出去,又随机附到另一人身上。
抬头,江厌离。偏头,魏无羡。远方,送走的狗。
哦。

晓星尘觉得自己像是单纯的围观者,问话不是自己问动作不是自己做,有几分共情的样子。
而说是宿主的系统,还不能干预他们的选项,说闭嘴就闭嘴要拽出来聊天就干巴巴的回复什么系统断线。
晓星尘脸上的和善有些端不住。

晓星尘自己戳了系统,问要到什么时候呀。
这时已经到了第四个人,从金光瑶被嫖客踹下楼梯开始,晓星尘有些懵,再三确定了这次宿主是金家仙督金光瑶。
他是没能想到金光瑶过去是这样的,尚未磨灭的正道心使他甚至想召霜华——
后来又被迫想起来,自己现在是系统哦。

一个人的一生是不经看的。
晓星尘十几年与世隔绝太久,以为所有人都是一片赤诚之心,好便是通通透透一身傲骨,坏则是无可救药手段恶毒。
宋子琛也是这样。晓星尘初入世便得以结交高洁之人,更认为世人都善恶分明。
红尘哪有这么乱呢,哪会让人不知如何爱恨呢。
晓星尘这样想。

晓星尘附到了一个人身上。
他没有名字,或是说没有人会喊他的名字,单单五岁出头就流浪在外。晓星尘想魏无羡也是如此,见多不怪的跟下去。
这孩子硬撑着过活,谁要他帮忙便欣喜的跑过去,报酬少的可怜,多是不满一餐饭的量,他却心满意足的很,吃饱了就蜷着在巷子口睡一下,睡醒了盯着路人,等下一次活干。
晓星尘现在已经看过这些事太多了。最初通过魏无羡视角看,他根本想不到大宅院外竟有这么多的流浪儿,后来到江澄视角,金子轩视角甚至于宋子琛视角,他才明了不是没有,而是看不见了。
阻挡的太好,看不见的。

后来这孩子给别人做活,那户人家给了他一餐饭和一些钱,他吃完,拿着这些钱不知道怎么办。
他看到有人卖糖葫芦,些许孩子被父母牵着去买。他也就过去,把钱给卖糖葫芦的汉子。
那汉子看了看钱与脏兮兮的孩子,摘下一串给了他。
晓星尘知道这些钱不够一根糖葫芦。

晓星尘想世上肯定还是好人多了。他一开心,顺带着觉得那糖葫芦自己也吃到了似的,甜丝丝的。
他是吃过一次糖葫芦的,上辈子。

没有孩子是不喜欢吃糖的。
这孩子换了地方,一家酒馆旁边,眼巴巴的盯着桌上的甜点。

后来一次,甜点的主人对他招了招手,指着甜点,给了他一封信。

这孩子是薛洋。

晓星尘的脑袋钝钝的疼了起来,他感到从心里泛上来了的由衷的厌恶,惊惧,以及恐慌。
他看着七岁的薛洋被打,被马车从左手上驶过碾断了小指,他听见薛洋的尖叫和嚎啕大哭,他知道他在街上躺了半个时辰,被好心的路人带去了医馆。
但晓星尘感受不到他的痛。

晓星尘要经历薛洋的一生的。
魏无羡中断在乱葬岗,江澄中断在化丹,金光瑶中断在聂明玦踹的那一脚,金子轩中断在穷奇道,宋子琛中断在霜华一剑。
薛洋则一直到了蓝忘机一剑,被苏涉带回金麟台。
最后又被金光瑶葬回在了义城,用晓星尘那个棺材。
金光瑶说,你别多想,没有其他棺材了。
金光瑶说,晓道长被宋道长带走了,都带走了。
金光瑶说,你的左手和糖我给你一起放在里面了。
金光瑶说,我估摸着是等不到晓道长醒了,若我还能找到人愿意,他醒了就给你带句话。
金光瑶说,别找了。

晓星尘眼前一片漆黑,模模糊糊听见金光瑶说的那么多。
金光瑶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他就没听见了。
他想,薛洋这下是真的死透了。

标签:薛晓
热度: 8 评论: 2
评论(2)
热度(8)

【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舜远,赛维,界轩,贝莫,七柒




以上是会产出的cp




时之歌心头肉,我永远喜欢时之歌

刺客伍六七真好看,是心动的感觉



【此人生来拥火,专暖极寒之地,文有星辉熠熠,然常作奸犯鸽,晨坑暮咕,死有余辜】

—————来自自家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