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你的脑子拿了陈年的脑洞来看你了 | Powered by LOFTER

李白在路的那边喊。

庄周——他边喊边挥手,颇为急切的想要人过来,步子却不迈开。

庄周没有理他,他书包里情书塞的满,沉甸甸的,全都是要给一个人,李白李白李白,字端正的很,一笔一划,没有笔锋。

庄周哎——李白声音大了一倍,染了夕阳的热烈,晕昏开去,镀了一层金。

庄周还是没有理他,他拽了拽书包带子,回忆自己信内都写了什么,有没有直爽的剖开自己展露给他人看。

庄子休——李白尾音还是拖的老长,但响度却骤然小了下去,手也没在挥了,夕阳也没夹杂在里面了。

庄周一直没有回头,他想了许多东西,信到底有多少,李白喊了他几声,还有多少次。

庄子休,我走啦。这回没拖长音了,也没大声的喊了。李白就着落日最后一抹告了别,扭身走了。

别来了。庄周小声的说了一句,松开了书包带子。

书包落地巨大的响了一声,碎掉了。里面的情书哗啦啦的,要追上路那边的一丝暖光,又只戳中了将将来临的夜色。

夜色弥漫开来,交杂缠绕上庄周身后的书包碎片。

评论(2)
热度(2)

【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舜远,赛维,界轩,贝莫,七柒




以上是会产出的cp




时之歌心头肉,我永远喜欢时之歌

刺客伍六七真好看,是心动的感觉



【此人生来拥火,专暖极寒之地,文有星辉熠熠,然常作奸犯鸽,晨坑暮咕,死有余辜】

—————来自自家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