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柳澄,江澄(单人向偏右),薛晓,薛洋(单人向偏左),权引,华武,杰佣,警探组,冰秋,酒鱼,舜远,花小,跳逗,贝莫

以上都没有

我就只是个发表情包的
 
 

江澄江晚吟。

薛洋薛成美。

沈九沈清秋。

是这样的,我想学术讨论一下怎么才能让我不会喜欢上这些口是心非满身是刺的角色。

江晚吟,佩随便三月,藏陈情十三年。

薛洋,留义城两年,守义城八年。

沈九,……呃。
  
   
那江晚吟是唯一坚信魏无羡没死的人。蓝忘机问灵,问的是灵魂,死人的灵魂。江晚吟抓的是疑是夺舍的鬼修,是活着的人。他想魏无羡不会去找剑会去找笛子,他居然真的拿回了陈情,他想魏无羡怕狗,十三年莲花坞从未见过有狗。蓝忘机通过曲子认出魏无羡,而江澄一看便知。

要给薛洋一颗糖啊,一点点甜都足以让他几乎消声灭迹的独守义城去找那一点点捉摸不定的碎魂了,口口声声说玩游戏,就他给当真了,攥着甜不肯放。他干嘛要去寻魂呢,单单只是为了做凶尸吗。晓星尘来的太晚又走的太早。薛洋于晓星尘是劫,晓星尘于薛洋是命。

一生一次的义气,沈九真的不是君子,他是小人,他唯一的义气给了七哥,唯一的希望给了七哥。去恨谁呢,也只能去恨七哥了。他嫉恨柳清歌,却断然不会下死手,走火入魔一念成祸,他仿佛就是做了一场梦一般,梦前他是小九,手里拽着七哥的衣角,另一只手抓着馒头,梦里他是清静峰峰主沈清秋,修雅名正,梦后他一手鲜血,秋家的,柳清歌的,自己的,岳清源的。谁造成的呢。
  
  
  
江澄需要用对魏无羡的恨来支撑自己,撑过莲花坞十三年,他要在魏无羡回来后狠狠将他揍一顿,把他压到江家祖祠里给父母和姐姐磕头赔罪,然后拥抱他,说我莲花坞这么大,还容不下一个夷陵老祖?
自然是容的下的,只是后来恨都不能纯粹,江家祖祠的一跪是与蓝忘机一并,莲花坞,魏无羡自己不留。

薛洋恨常家,报复回来了,屠门了,阴虎符很成功,偏偏遇上一个清风明月,他去害他好友。薛洋怎么这么大本事呢,半路子出身,降灾舞的唰唰的,尸毒粉满天遍地。
他心里没有其他东西啊,都是些恨意啊,那么纯粹的一个恶人,到了义城,到了晓星尘旁边,突然输的一塌糊涂。没办法,不纯粹了。他的心本来是苦的,不跳的,死不了。后来生生给人喂甜了,跳了,就会死了。

沈九真的想害过什么人吗?秋剪罗是暴凌在前杀意在后,复仇与自保,他自始至终没有碰过秋家的女子与老少,对于他童年的巨大灾难,他没有碰过秋家的女子与老少。柳清歌走火入魔,他的确去助他,和自己也走火入魔,反而杀了他。他从未想过要岳清源死,他让他与自己不要再产生关系,可岳清源没有,一生一次的义气最后还了命。
他要什么,他要谁的命,他要谁死。
最后他手上的血越来越多了。
  
  
  
 
  
  
  
  
 
 
求您了不要再让我喜欢上这种角色了

06 Jan 2018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