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你的脑子拿了陈年的脑洞来看你了 | Powered by LOFTER

哎,你这个人啊。

柳清歌手指曲起弹了弹腰间悬着的乘鸾,低低的念了一句。

可江澄偏偏耳朵灵一些,偏头斜眼看柳清歌,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来。

我怎么,你说清楚。

柳清歌又摇头,一口闷掉了小杯子里剩余的茶水,收了三分力的放回石桌上。

你想喝酒,就不要泡茶。

泡茶怎么了,就算我想喝酒,有人还能制止我泡茶不成?

柳清歌耐心给他捋。

你想喝酒,可你却坐在这里喝茶,这不对。

江澄喝进了一片茶叶。他暗暗咬碎来,清苦在舌尖淹开。

我不想喝酒。

你想喝酒的。

江澄实在被柳清歌缠的烦。

那你有酒吗?

有的有的。

柳清歌真从旁边拎出两坛子酒来。看外表的划痕有点年份,但没有标识。

江澄盯着酒不吭声,抬起手随意倒掉了茶杯内顶顶好的茶叶,把杯子举到柳清歌面前去。

评论

【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舜远,赛维,界轩,贝莫,七柒




以上是会产出的cp




时之歌心头肉,我永远喜欢时之歌

刺客伍六七真好看,是心动的感觉



【此人生来拥火,专暖极寒之地,文有星辉熠熠,然常作奸犯鸽,晨坑暮咕,死有余辜】

—————来自自家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