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柳澄,江澄(单人向偏右),薛晓,薛洋(单人向偏左),权引,华武,冰秋,酒鱼,舜远,花小,跳逗,贝莫

以上都没有

我就只是个发表情包的
 
 

后来江澄一个人坐过火车。

那是一列很慢很老的火车,轮与路的摩擦苟延残喘,江澄把窗子往上推了半截,靠在一旁望向窗外。

它的质量还很好,只是外面镀的绿皮快要脱落完,关节处锈了,闪了火星扑棱棱掉到铁轨上,车头的灯明明灭灭。到晚上了。

风开始寒起来,打了个旋,卷的车厢内的一片纸转了转,又贴回地上。

江澄关了窗,闭眼睡了。

火车没有惊动任何人,安静的很。

11 Jan 2018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