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你的脑子拿了陈年的脑洞来看你了 | Powered by LOFTER

半夜窝被窝哭成狗

听歌哭,找粮哭,还哭出了一声

现在完全不想把江澄给任何人了,他无论如何也走不出来的,能走出来就不会是他了

他就是那样日复一日反反复复的把自己给越陷越深,别人救不出来,自己也救不出来,偏生他还不会要别人救。

他像个木头,沉默不语一言不发,咕嘟咕嘟沉下去,再不冒个头。

我错了,真的错了。我那篇薛晓大纲里写的是江澄视角断在失丹,我怎么能这样想呢,他很看重自己的实力,更看重如何管理好莲花坞。但当时他明明还有江厌离,还有魏无羡,无论如何不会断在这里。

他要死,死在穷奇道江厌离断气时,死在魏无羡被万鬼吞噬时,死在观音庙魏无羡食言时,死在金凌正式成为金家家主时。

那些时候他才是完完全全一个人了。

江澄死了,独活下来一个江家家主江晚吟。

热度: 2
评论
热度(2)

【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舜远,赛维,界轩,贝莫,七柒,成御




以上是会产出的cp




时之歌心头肉,我永远喜欢时之歌

刺客伍六七真好看,是心动的感觉

等我高考结束上了大学我一定要去玩逆转裁判



【此人生来拥火,专暖极寒之地,文有星辉熠熠,然常作奸犯鸽,晨坑暮咕,死有余辜】

—————来自自家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