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们成年了再来看我】

『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柳澄,江澄(单人向偏右),薛晓,薛洋(单人向偏左),权引,华武,杰佣,警探组,冰秋,酒鱼,舜远,花小,跳逗,贝莫

以上都没有

我就只是个发表情包的
 
 

后来我站在悬崖边上了。

但那不能算是一个悬崖,我曾和江澄开过玩笑,说若是要从这里跌下去,只会沾一身的草与泥。

他没信我。

我现在在晚上,手表给我显示了个十一点二十五。也许这有什么寓意,比如我和江澄要在某年的十一月二十五相遇一下,那时候我应该要抓着一个韭菜盒子捂手取暖,等它温下来再吃,他应该把自己裹的死死的,哈着气跺着脚。我们应该站在同一块公交站牌子底下等车。

可惜我和他是在五月认识了,五月多少不记得了,兴许是十几号。他套了件中袖,又披了薄外套,我是短袖,我向来都比他要更耐寒一点。

我身后是一片草,以前也许有人在这里种过地,但现在肯定荒了。但还有种子留下,发着芽结着籽播着种,后来就占了大半的地盘。夏天是青的,秋天是黄的,冬天是枯的。草向来如此。

我又望着眼前的山坡悬崖了。江澄叫它悬崖,我叫它山坡,他觉得所有有斜度的路都能成功的把人摔死,江澄说他是有依据的。

悬崖对面是小学,我读过的那一所。现在不会有光,但总归还是会有些月光星光自然光。

之后我闭上眼睛,开始试图回想一下江澄。

可我只想起他抢我捕的蜻蜓蝴蝶和蝉,我们总是打架,我打的过他,他总是不服,他其实比其他人都要敏感一些,于是我有时要让他,更多时候势均力敌一些,我们把对方嘴角打出血,然后给对方擦干净,给对方拍掉身上的灰,我就会把书包里被压扁的面包拿出来,分他一半,他就咬着另一半扁扁的饼子面包拿出没有被挤过的牛奶,我们就坐在这里,咬面包喝牛奶看落日数火烧云,想着又过去一天。

于是我就干脆回想江澄。

14 Jan 2018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