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全员向】当你老了

☆极挑漫步人生路衍生脑洞,我猜肯定有撞梗的,但这梗我是真的没有看过其他同梗,如果觉得我撞了哪篇文请说明感激不尽_(:3

☆题目瞎取的_(:3

☆就是想写他们七八十岁住在一栋楼里相(da)亲(da)相(nao)爱(nao)的故事x

☆年龄设定:颜王86,磊磊85,布鹅82,松鼠82,小猪77,艺兴66。

☆就是40年后的事儿√(关键我觉得五十年还是有点……呸没有的事)

☆沉溺于第一人称_(:3颜王第一人称

☆要说cp的话那就雷磊罗渤(然后在此基础上全员友情向x)

☆不要问我这群老爷爷怎么这么富(lao)有(bu)活(zheng)力(jing)x老当益壮哇x

☆他们的感情存在于市井之中,不为名利所左右

☆he(信我)

☆打真人tag没事的……吧?

————————————————

命运有时候还真个儿的说不准。有些没参与过你前半生的人那,在后半生与你生命缠的扯都扯不开。

咚咚咚。

你们会吵架甚至打架, 你们会互相抢互相的东西, 你们会恨对方到发誓老死不相往来。

哐!

但无论如何,最终的最终你们会和好如初。会为对方祈福,会为失恋的对方而干掉家里珍藏的酒,陪对方闹陪对方笑,还可以陪对方掉智商。

“红雷哥?!”

亲人可以陪你走完你人生的前段,爱人可以伴你渡过你人生的后段。

“红雷哥!!”

而出现在人生节点上的对方………

“红雷哥你开门呀!”

“哎呀谁!不知道老人家耳朵不好使吗?!”

我只能放下正在写着的一段富有哲理引人深思的语句,站起来还稍微活动活动,我貌似还听见了关节扭动的声音。

敲门的是艺兴。真是的年轻也不能仗着身体好欺负老人啊!

“不是红雷哥……今天不是说好要去师父家吃饭吗?”艺兴有点抱歉的说着。我眯起眼睛看了看他的脸,啧不愧是以前那个白白净净五官分明的小娃娃,虽然比我年轻时还差点,但即便是老了也只是添了点岁月东划拉西划拉的痕……唉不对艺兴他怎么又比我高啦?

我不由的再次直了直腰板。

“红雷哥这是正常的现象,不用挣扎了。”

嘿这小狐狸顶着一副绵羊的面孔无辜的说这话,一看就是被他师父教坏了。

“咳,我说艺兴啊,”我看着他写满无辜的眼睛,也尽力睁大眼,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我没忘啊,你先去吧,我马上就过去。”

那段文字我从前天就开始想啊现在要我断在这里不就等于让我坐在车上眼睁睁的看着锄头放在路边不能拿么。

“哎呦喂是师父让我来的,”张艺兴再次苦恼的皱了皱眉,口癖也就这样不符合他年龄的脱口而出,“师父说所有人都到了就你没来所以让我来看看……”

得,黄磊发下的命令,看来我是别想继续写了。我扯了扯头发,顺手摘下眼镜,“那行,艺兴你等我一下。”

下了一层楼,我正打算无比友善的敲(za)门,手刚抬起来就听见里面传出黄磊的声音。

“红雷啊,进来吧门没关。”

我都不用看,光想想就知道他什么表情!还有我说你不是机灵着紧吗门也不关不锁不怕有我这样的人进去把你家洗劫一空?

“你把世界想的太黑暗了红雷,当今社会又不是遍地你这样的人的。快点进来,还有工作呢。”

艺兴巧妙的抓住了气氛,在我还没有顺手执起拐杖前就推开了门。

黄磊端着一杯茶,看都不看我,眼神全在艺兴身上,笑的脸上全是褶子:“艺兴啊,来来来师父继续给你讲这三国——红雷别愣着啊去厨房择择菜,你以为这饭是白吃的啊。”

磊磊你这差别对待!凭啥小渤和艺兴就可以听你讲故事!磊磊你要雨露均沾!

厨房已经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哟看这家常唠的,我简直想高歌一曲最美不过夕阳红。

“红雷哥你也不差啊。”罗志祥说完就和以前一样继续鹅笑起来。这鹅老了吧光听声音就好心疼啊!

“正好这豆子剥了一半了,剩下的你来吧,我和小猪去洗菜。”王迅推了推他的眼镜,用他坚固无比的大板牙冲我笑了笑。

我抄起拐杖就对他屁股来了一下,“你们俩剥一半我一个人剥一半啊??王迅你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罗志祥在一边笑着笑着岔气了,顺了老半天才恢复。他把呲牙咧嘴揉着屁股的王迅推到水池边:“迅哥啊你洗菜吧,我怕你和红雷哥单独处一块你会受到资本主义的剥削。”

厨房中水声不断,客厅里黄磊故事节奏拿捏的恰到好处。直到罗志祥提醒我说把豆子扔掉了我才反应过来我听磊磊讲故事听到入迷:“工作啦工作,磊哥对食材要求很严的。”

我看了眼和豆荚混在一起的几粒豆子,毫不犹豫的捡起来放到碗里,装作什么都没干的样子继续扯话。

“……我要告诉渤哥说让他不要吃这菜。”

“…嘿你这败家孩子不就掉了吗怎么这么不节约。”

“迅哥肯定很高兴你这么说。”

我估计黄磊听见厨房里猪头肉的食材发出了鹅的笑声:“红雷,小猪,加把劲,我们还有希望在明天之前吃上饭。”

于是黄渤的声音也适时响起:“没事的师爷,食材不够我们还有猪呢。”

“师父我饿了……”

“哎,红雷,听见没,艺兴饿了。”

罗志祥做了一个悲伤到呕吐的表情,然后咳嗽起来。

我也做了一个……不这表情有损我的颜值。

厨房水声停了。王迅探出个头:“哎我洗完了哈说起来这水真冰……你们好了没?”

我低头端详了一下快要见底的豆子,果断把工作推还给了王迅。

一切准备妥当后主厨和副厨才慢悠悠的放下茶杯走过来。唉不是说人老了身材会缩水吗怎么磊磊还是这么胖呢……果然这话是不成立的。我又尝试站直。

罗志祥端着那一大碗豌豆献宝似的捧到黄渤面前,还屁颠屁颠的端着它跟在黄渤后面进了厨房。啧这迷弟痴汉形象果然不会随年龄改变而改……

“红雷啊,过来,打下手。”

“哎来了磊磊。”

于是我过去打了一下黄磊的手。

“……我说你是不是傻。”

王迅坐在餐桌前给艺兴画三国中一些刀的大致模型,罗志祥依旧跟在黄渤后面时不时递工具递材料,有时还揽下了切菜的活。我呢?我在被磊磊使唤。

终于农民工翻身起来打到地主的压迫了!我一把抓住磊磊(刚刚被我打过)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我眼里饱含真挚:“磊,”我深情的说,“你真的忍心看一个黄土都埋到脖子的老人家工作吗?你难道不心疼我的身体吗?”

黄磊没戴眼镜,他冲我挑了挑眉。皱纹在他额头上堆积起来。但即使如此,他看起来并不如他的年龄一般沉重。

我看见他的眼睛。几十年如一日清澈见底。有如湖泊,又如同星辰。

在遇到他之前,我一直认为这种目光是不会存在在人世间的。人间太嘈杂喧嚣,满是尘埃与繁华。再清澈的目光都会被层层大雾遮蔽,最后变得灰暗无神。

我描述不了此时他眼中的神采,只是感觉他的笑意在眼中浓浓的化开,和其他什么情绪交织融合,慢慢变成一种我不清楚但犹如他做的饭菜一般美味的佳肴。

“……你不心疼吗?”

倏地我反应过来我保持这个姿势太久,赶忙从面前这人的眼中挣脱出来。手中的触觉温热柔软,带着褶皱的手背摸起来比我想象的要舒服的多。

“心疼啊。”

黄磊出声,总算是扯回我越来越偏飘到天际的思想。我刚想问那你还让我干活儿,他又开口。

“你去使劲干活,我使劲心疼。”

我愤愤然的松开黄磊的手,悲叹着世风日下,老老实实的在磊磊的指挥下和罗志祥一起切菜去了。

————————————————
【TBC】

可能会继续x看看有没有人想看(希望渺茫)_(:3

老人家的话是不是应该更稳重呢……但是我觉得老人也年轻过,性格什么的不会变,变的只有年龄嘛x

和兄弟们平静的安居一隅之地,扯扯嘴皮开开玩笑什么的,很难老去吧

↑其实就是给自己的bug找借口x

嗯没人想看后续的话就不急着写x

以上x

02 Aug 2016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