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闽赣】七夕贺+安利

省设,甜,闽赣注意,老王单身设。
陈年老粮x

————————————————————

王耀右手食指和中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左手撑住脸。而后动作猛然一滞,像是看见了什么形容不出的东西一般眼睛瞪大。
   
   
王耀三天前刚处理完一大批事务,上司准了他三天假期。虽说清明本就有三天,但对“国家”来说实属难得。

清明。王耀寻思着去扫扫墓。自家祖祠里那些家伙整天闹腾,今年就不去掺合了。经过全面考虑,他打算去江西。

消息一出就炸开了锅。王秦陕首先表示凉皮都下锅了不能浪费,王滇云微笑着晒出许多烤蝎子的照片,于是王黑就拍了蒸鱼烤鱼煮鱼红烧鱼的场景,王新直接以广阔的草原蓝天白云为背景摆了烤全羊,王琼把一堆水果码在沙滩上,王粤说小香小澳很期待大佬过来。

在一片狂轰滥炸中,跳出来一个消息。
   
  
赣:唉?耀哥你来江西么?好啊什么时候到?我和阿赣来接

赣:呃

赣:用错号了

【赣 撤回三条消息】

闽:我重新说!耀哥你差不多什么时候到?到哪?我和阿赣来接你!
  

群里安静了两分钟。

黑:啊。下雪。了。有些。刺眼

琼:啊。阳光。好烈。我。看不清。了。

京:啊。这。雾霾。津。你在哪。

津:你旁边。大概。五厘米。
  
  
群里又安静了五分钟。
  
  
秦陕:凉皮都好了你们就给我看这个。

黑:@ 吉 @ 辽 @ 蒙 来,咱吃鱼。

新:@ 藏 @ 青 @ 陇甘 叫上小宁,这羊别浪费了

蜀川:@ 渝 火锅弄好了上我这吃饭。

渝:@ 蜀川 不必了你走

楚鄂:@ 湘 湘,我饿了。

湘:@ 楚鄂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耀:上面的一群!!一言不合就开始秀!有考虑过大哥的感受吗大哥还是单身啊!

【全员禁言十分钟】

   
让我们扯回开头吧。

王耀到江西后,王皖也过来待了一天。四人给许多知名不知名的烈士陵园献了花。王赣还去了那些埋在深山或土路边等不为人所知的无名烈士墓。

“战争带走了他们的生命,时间抹去了他们的痕迹。怕是终有一天,我找都找不到他们啦。”

王赣苦笑了一声,迎着已被远处逶迤群山吞噬的夕阳起身。

王闽适时拉起王赣的右手,“那就由我们来记住吧。”他轻轻握了握。

王耀在缅怀过去战火纷飞的岁月时,有了一种想放火烧山的冲动。

并没有。
  
  
那我们现在可以扯回开头了。

即使没有任何一对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公布关系——甚至在自家圈子里都没有,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明白哪些暧昧不清哪些你侬我侬哪些打情骂俏哪些卿卿我我哪些粘粘腻腻。

但他们就是不承认。

所以当王耀问起这个问题时——

“没有啊,哥,我和闽只是正直的兄弟关系。”

王赣抬起埋在朱熹选集里的头,微笑着说。

正直的兄弟关系出门会十指相扣骗鬼呢?

“不,耀哥,相信我,我只把阿赣当做是亲弟弟。”

王闽围着围裙,手持锅铲,一脸讲文明树新风。

你们本来就是亲兄弟!
  
  
王耀毫不介意自己弟妹们的伴侣是谁,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无论是选择了谁,普通人还是意识体,自己绝不干涉,无权干涉。

但你们至少要和大哥说啊!大哥虽然单身但大哥单身的有尊严大哥绝不烧你们!不要每次秀完恩爱后又摆出一副“我们是清白的”的样子!心里还有没有我这大哥了?!

王耀觉得亲情的巨轮岌岌可危。
    
  
我们终于扯回开头了!

那是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阳光明媚,蝉鸣莺啼——并不是,那是电视记录片的声音。事实上在下小雨,雾蒙蒙的,笼罩着一片远山。

一盏茶逐渐见了底,王赣起身去换新茶。王耀偶然间抬头看——因为他刚刚发现雨似乎停了。就这么一下,他看到王赣脖子上似乎隐隐约约的有一块红斑。

王耀顿时大脑当机。

都到这地步了你们还和大哥说你们是纯粹的兄弟关系?!
  
  
后来王耀发现自己坐在沙发上,手上捏着手机。自从他懵逼以来就刷的询问消息已经突破了九十九。他稍转头,看见王赣靠在一边的沙发扶手上像是睡着了,闭着眼微微蜷起身子。

这么多年都没有改掉他睡觉时的不良习惯。王耀轻叹一口气,这种缺乏安全感的姿势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近代,也许是更久以前。王耀摁灭屏幕把手机塞回口袋,站起身,帮王赣把他额边的发丝别到耳后,寻思着去抱床被子过来,现在这天还凉着呢。

刚向房间走出两步,前门开启的声音传来。

“耀哥?”王闽进来,在进门处抖了抖雨伞和手上的水,“怎么——”

王耀刚想回复,可目光刚挨到他的衣袖,就发现王闽直直的盯着沙发,目光像被钉住一般动弹不得。

而后王闽特自然的走近沙发,蹲下,在王赣唇上浅浅亲了一口。

王耀目睹了这一切,然后机智且不明智的蹲下了。

机智当然是因为在这样的一个时刻,自己不管咋样,站在那一动不动或是立刻走开,都会产生“啊耀哥你原来在啊”“啊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哈哈哈哈”这样尴尬极了的场面。而蹲下,虽然很不想承认,沙发靠背能完美的遮住他的身影。
而不明智——是的,非常,异常,尤其,特别不明智——他在三点七六秒后反应过来。
  
  
王耀听见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王闽刻意压低的,像是凑的很近的声音。

“阿赣?醒醒,会着凉的。”

王闽耐心的重复了几遍,紧接着王耀就听见王赣大概是翻身所发出的动静。

“……闽?你回来啦。”

尾音还染着困倦,但似乎多了一点安心。

“是哟。”王闽继续说着,“别这里睡嘛会着凉的,洗漱去床上睡吧?”

“……嗯,”王赣似乎还是处于一种迷迷茫茫刚睡醒的阶段,“…几点了?”

九点五十七。王耀默默着。自己懵了好久啊。

“九点五十七,快十点咯阿赣。”

王赣应了一声,打了个哈欠。

即使在节假日王赣还是会工作到很晚。估计是为了白天能多陪陪自己。王耀这样想着。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心疼。
  
  
王耀听见沙发弹簧响了一声,那就像是什么人压了上去。

“好啦……闽,别闹。”王赣轻笑,似乎是拍了拍某人的背,“起来,我去洗澡。”

王闽又像是不甘心的蹭了蹭,“阿赣抱起来好舒服!不想撒手嘛!”这语气中甚至还带着撒娇的意味。“我抱阿赣去吧?最近天又凉了一些,水温要不要稍微调高?”

“嗯……好啊。”
  
  
最后等到浴室水声渐响,王耀才慢慢站起以缓解自己因蹲久而已经僵硬酸疼的小腿,安静的走到落地窗前伸手拉开窗帘,自己映在玻璃上的身影融入了窗外繁华都市霓虹灯汇聚而成的光之河流中。

之后王耀掏出手机,按了一个键,拨通了名为“津”的号码。

意外的过了很久才接通。

“津儿……”王耀先出声,语气中带着空巢老人的沧桑,“大哥想你做的煎饼果子了……”

那边沉默了好几秒。

“哥。”电话那头传来王京冷静而克制的声线,“呃,咳……津睡了,等明早儿我做烤鸭等你回来。”

“…………哦。”

【fin】

—————————————————————

哈哈哈哈关爱空巢老人xxx

这篇共梗er给了个差评……sad

有些省份是不太熟悉,所以如果觉得ooc了请提出

急求闽家方言x赣家方言的话……表示我这说的是普通话方言只能勉强听懂x

自家祖祠里那群家伙:算是私设,每到改朝换代是耀都会死去,再复活x有前朝所有记忆,但看问题的态度不同了x所以有一堆耀嗯x

以及有哪位小天使能告诉我为什么明明打了两个换行却总是变成一个么……_(:3

09 Aug 2016
 
评论(1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