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顾罗】七夕贺文

☆七夕了还是写点东西吧不然真成咸鱼啦……

☆甜吧,想不出来名字

☆嗯就这样,我的文力再次离我而去

☆…………md我其实就是想写个吵架后和好的故事谁能告诉我我干了啥

————————————————

黄浦江边的霓虹灯多的简直是要闪瞎人的眼。

罗书全就在江边慢慢悠悠的晃着,从原来固定的一小段距离的往返到越扩越大。

他刚和顾小白吵了一架,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反正也是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以前还是最好的朋友时,对方几乎做什么事他都可以原谅且包容他。可当他们纯洁的革命情谊那么一升华一下后,罗书全感觉自己的耐心就被凝华了。

或许现在这么思考的人是顾小白,没准会望天感叹恋爱中的人们往往仗着对方的爱恃宠而娇。但连理科生依仗的理智都被愤怒燃烧殆尽后,罗书全满脑子都是一句“给脸不要脸”。

他泄愤般的踢了一块空气石头,再次折返,不知和谁赌气一般开始第三十二次循环。
  
   
   
  
夜间的风带着凉意,裹杂着远方微弱的蛙声与蝉鸣。顾小白曾经在能听到这声音的江边大声朗读起他最近写的特煽情特伤感的剧本,而罗书全一点都没有感动,还想把惹路人纷纷侧目的顾·罪魁祸首·忘了吃药·臭不要脸·小白给扔进一旁的江。
  
   
  
罗书全的思想一点点飞远,脚尖则下意识的转了个圈。

   
他想起上次同样是在江边,两人因听说附近有家早餐店挺火热的,于是约好了早上五点爬起来去吃。结果还早去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两人就靠着栏杆呼吸清晨带有雾气的空气。

天依旧是白茫茫的,大城市的万里无云一碧如洗的天空和顾小白不搭讪妹子一样那么难得。罗书全趴在围栏上,歪着头听顾小白有感而发的文人感慨。

顾小白手肘向后撑着围栏,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全全啊你说,当我看着这天时,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是不是也在看呢?”顾小白神经兮兮故作惆怅的说,“既然如此,我和她都在看同一片天,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和周围的人一样打打闹闹,会在某个夜晚因夜空或月明星稀或繁星满天而失眠,那为什么我还遇不到她呢?”

谁会和你一样神经。罗书全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转头去看了看根本没有什么可看的天空。

眼神往下一瞥,顾小白还在嘀嘀咕咕着些有的没的东西。罗书全忍不住抬手拍了他脑袋一下,让他回神。

“我说啊你这大傻子,你当这天是镜子呢还能反射。”罗书全作为理科生完美的点明了物理学中的镜像反射原理。

“全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没这点浪漫细胞你怎么追女孩子。”顾小白作为文科生坚定的捍卫自己的唯心主义。

“这哪跟哪的……哎那家店开门了是么?!”

当天他们心满意足的回到家,在电梯口分别。顾小白依旧去赶他的稿,罗书全依旧去编他的码。

晚点时候罗书全去给顾小白送饭。快餐点了两个人的份,这是顾小白以两天早饭而交换来的上门服……咳送餐服务。

敲了几下门没开,罗书全料到顾小白又在沙发上挺尸。他就从口袋里翻出了顾小白家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顾小白的确在挺尸,他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去哪”的表情望着天花板。

罗书全在顾小白家的餐桌上打开外卖盒子摆好碗筷,探出个头瞅了瞅顾小白:“小白,你还吃不吃饭了?”

而后依旧盯着顾小白的罗书全仿佛收到了一条“别找我我在思考人生”的消息。没准是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条万用信息。罗书全本来打算不管顾小白直接吃的,但再次撇见顾小白表情的罗书全最终还是于心不忍,第一千次软了心肠。

“乖啊小白,来吃饭,你午饭就没怎么吃对吧,”罗书全放下筷子走过去,伏身下去,拍拍顾小白放在胸前的手降低声音轻声说着,“不过你怎么了?赶稿卡住了?”

顾小白终于动了动,以“我差不多已经是条咸鱼了”的语气开口。

“我今天不是一回来就赶稿么……”顾小白依旧保持着无言问苍天的动作,“然后想起了我上午跟你说的话……”

罗书全回想了一下。

“当时正好是晚上……我就去阳台看了看……”顾小白双眼发直的盯着天花板,“然后发现外面全是霓虹灯。”

“……”

罗书全等着等着就没有下文了,他宛若看智障般看着顾小白。

“……就这事?”

顾小白突然暴起,诈尸……咳鲤鱼打挺般起身按住蹲在一边的罗书全的肩:“什么叫就!”他的小眼睛里传出的眼神透过他没有镜片的镜框再突破罗书全有镜片的眼镜到达罗书全的大眼睛里,“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人类丧失了自然的馈赠!诗人失去了赞喻的灵感!作家遗忘了深藏于人和人之间的情感!”

罗书全拍开顾小白的手,第一千零一次硬下心肠,面无表情的端起了碗。

后来他把一桌狼藉留给了开启了上海滩……瘫模式的顾小白,回了家。

洗漱好了准备睡觉时,罗书全边擦头发边回卧室,余光飘到外面被灯照亮了半边的天空。

他瞬间就想起自己七岁之前在老家看过的夜空,每一颗星星都大且明亮无比,交织闪烁的嵌在墨色如绸的黑夜中,发着那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

罗书全忽然也睡不着了。
  
  
再后来呢?
  
  
罗书全感觉自己的头有些隐隐作痛,他忽的回过神,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回了自己家那栋楼的楼底下。
  
  
后来?
  
   
后来顾小白就给他告白了。
  
  
  
发觉自己睡不着的罗书全去顾小白家兴师问罪,忘了自己穿着浴袍,把顾小白家的门敲的砰砰响,终于敲到顾小白来开门,等对方惊讶完浴袍这件事后,再报复性跟他描述了自己刚才想到的事。

于是两人硬是干坐在阳台地板上到了后半夜。

再之后他们就开始扯自己老家的事了。

再之后就吻到一起去了。

当一切都结束后的早上八点,罗书全一睁眼就看见顾小白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他,黑眼圈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顾小白第一句话是:“真的是你先动的手,我发誓。”

顾小白第二句话是:“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就这样莫名其妙又水到渠成的在一起了。

左永邦都感慨没见过这样的套路,我还是太年轻。
  
  
  
所以,说到底他们是一夜情吧。
  
  
在电梯里的罗书全忽然就有些难过,他不像顾小白那样见到漂亮姑娘就一见钟情,他适合的是日久生情。

两人慢慢处着处着,摸透了对方的优缺点和逆鳞,这感情才来的真。

罗书全和顾小白的友谊从来就没有任何超界的行为,就突然在那一晚,感情比雨后春笋还要迅速的生成了参天巨木。

他罗书全是砍不掉了,可顾小白却对这类铲除情根一事简直是手到擒来。

摸出钥匙,开门,关门。罗书全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

他在茶几上摸索,碰到了自己的手机,摁亮屏幕,收件箱里静静的躺着一条未读信息。
  
  
你在哪里?

小白
  
  
眼泪涌出来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罗书全告诉自己不能哭,哭了就意味着不舍。

他已经开始害怕对顾小白的爱恋,他已经越来越离不开顾小白,但顾小白却可以轻松的做到。

罗书全离不开顾小白,顾小白可以离开罗书全。

这约莫就是世上最残忍的事了。
   
   
   
   
   
   
与罗书全分开后两小时五十四分。

顾小白差不多成为了一个快要下锅的咸鱼,在客厅踱步,在沙发上翻身,在客厅踱步,在沙发上翻身。

罗书全到现在还是没有回他的短信。

顾小白觉得比起还有一小时就要再交一集剧本的死线来说,这件事会更令他焦躁不安。

在罗书全摔门出去后,顾小白冷静的坐了下来列了张表。

左边是与罗书全和好的理由。

右边是与罗书全分手的理由。

一般来说,顾小白凡是用了列表的方式来测量自己的女朋友,那就是分手的flag。

以往的所有女朋友在用这表列了一下后,右边比左边会多出一大截。

顾小白悲哀的发现自己与罗书全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他深吸一口气,低头非常客观的写了起来。

……

他更加悲哀的发现,右边除了顾·三岁不能再多·小白列出的几条耍性子的原因,他再也找不到和罗书全分手的理由。

顾小白撕了那张表,向后靠在椅背上闭眼回忆。

最开始满脸青涩的罗书全,被他讲的一个荤段子羞红了整张脸的罗书全,拿到编码的钱单独请他吃饭的罗书全,喝高了双眼迷蒙的罗书全,被女友伤了心蹲在楼梯口哭的罗书全,陪他在江边散步看他犯病的罗书全,只穿浴袍上门控诉自己让他失眠的罗书全,摘下眼镜主动凑近吻他的罗书全————

和自己同望一片天空,呼吸这相同的空气,和朋友一起打打闹闹,因夜空和他一起失眠的罗书全。

原来自己早已遇见他了。
   
   
终于想通了的顾小白抓起手机就想给罗书全打电话并且打算声泪俱下的求他原谅让他回来,但再想了想,顾小白还是只发了短信过去。
  
   
  
全全

你在哪里?
  
  
   
于是顾小白又去沙发上躺尸,却有着紧张而不停乱跳的心脏。
   
  
然而罗书全没有回。

顾小白这就方了。

方了的顾小白冲出家门上了电梯去了罗书全那层楼,先试探的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他就拿出了钥匙。
  
  
  
  
  
  
罗书全听到敲门声后吓的鼻子顿时通明,再听见钥匙塞进锁孔声时他下意识的慌忙逃进了卫生间。

……不对这不是我家吗?

开门的那个人一进门就大声喊着全全你在哪全全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全全你出来啊别躲家里不出声我知道……咳全全你出来啊我来认错了!

罗书全并不想理顾小白这个智障并向他扔了一碗闭门羹。

顾小白成功接住了闭门羹。

“全全,你躲卫生间干嘛?”

“……要你管。”罗书全声音闷闷的,还有些沙哑。

“……全全?你哭了?”顾小白一下就紧张了起来,拍了拍门,“把门打开啊全全!”

“…………”罗书全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话,任顾小白在外面把门砸的嘭嘭直响。

“全……”

“小白,”罗书全平复好了心情,开口,“我们还是彼此冷静一下吧。”

门外的顾小白猛地停住了动作。

“……全全?”顾小白迟疑着,手依旧放在磨沙的玻璃上,“你说……什么?”

罗书全在那时完全崩溃了。

“我说分手!”他坐在地上抱着头歇斯底里的大吼,“我们分手吧顾小白!”

罗书全吼出了哭腔。

“最开始不就是一夜情吗?!你不必对我有任何的愧疚之情!不必为了安抚我而向我告白!不必为了多年的友情而勉强和我在一起!”罗书全喊破了音,他一下一下的企图把顾小白从内心扯离,不顾皮肉和淋漓的鲜血。如果这次不扯个干净,就真的无法摆脱了。“我放你走!”

罗书全没能收好最后发出的呜咽,他知道自己现在大概挺狼狈的,而且还输了个一塌糊涂。

待他哭声渐小,门外的人才重新轻轻敲门。

“……那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罗书全心里登时空了一块。他拼命警告自己不要矫情是你先说分手的是你先说分手的是你罗书全先说分手的!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空荡荡的感觉,如同站在悬崖上,下方便是万丈深渊。

“那全全……”顾小白的声音温柔至极,“以朋友的身份把门打开,好吗?”

罗书全有什么理由不开?

他手抓住门把,低着头拧开。

罗书全想至少要抬起头给对方一个微笑来代表自己已经不在意他了,可什么动作还没做出来,就被顾小白一个熊抱抱的差点闷死。

顾小白把罗书全抱的紧紧的,罗书全也抬不了头。

“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击中罗书全的大脑,他顿时懵逼。

……不对吧我们刚分手不是?

“全全,我喜欢你。”顾小白继续一字一句的说,同时手臂用劲,把怀中那人收的更紧。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每次看见你躺在沙发上围着围巾只露出眼睛和鼻子时,我都想把你抱在怀里蹭一蹭。”

罗书全的脸开始浮上红晕,他开始试图挣扎出这个足以溺死人的怀抱。

顾小白哪里会让他得逞,他以他机敏的,写过和看过许多经典言情剧的脑子分析出罗书全逃避的原因——对顾小白给罗书全的爱不够信任。

……突然感觉自己的形象在全全心里好像不怎么样嘛。

“我想象了一下没有你的生活,没有人会再这么有耐心的听我说话,没有人会再为我送餐,没有人会再陪我在江边聊天,”顾小白感觉怀中人的挣扎幅度又大了些,心里刷过计划通后继续说着。

“没有人会再让我产生想要安慰他的心情,没有人会再让我心动,没有人会再让我想去抱抱他,没有人会再让我喜欢上一个人。”

罗书全不动了,他脸埋在顾小白胸前,脸颊的温度前所未有的高。

顾小白再次深吸一口气。

“就意味着……没有人会再让我产生那种想与他过一辈子的心情。”

顾小白慢慢放开罗书全,伸手捧起他还带有泪痕的脸。啊手感真是太好了怎么会这么软呼呼的……

“所以,罗书全先生,”顾小白盯住罗书全睁大的双眼,挤了挤眼睛,“你是否愿意嫁给顾小白先生,无论他是否当众犯病,是否叫你订快餐,是否会因为赶死线而忽视你五小时二十八分钟,是否会应纵欲过度而导致你腰……不不不这个没有,你都愿意嫁给他,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与他站在同一片天空之下,一起对抗人间的风雪与烈阳吗?”
   
    
   
………………
   
  
   
“…所以你们,就这样结婚了??”

“是啊!”专门上门递请帖的顾小白一脸荡气回肠,“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细节我给你讲详细点啊!”

“不不不不必了谢谢。”左永邦一脸日狗,因为狗的狗粮在他脸上胡乱的拍。“你这套路深极了,在下心服口服。”

顾小白准备离开时,左永邦突然想到了什么,拉住了他。

“唉小白,罗书全怎么没来?”

顾小白又再一次的笑成了桃花。

“他腰疼,我就让他在家里歇歇。”

……左永邦给了自己拉住顾小白的手一个大耳刮子。

————————————————

对烂尾专业户就是我

这话唠我也是控制不了,好吧就这样

为什么我一个单身了十六年的从未被人告白过的也从未告白过别人的也从未暗恋过的人写这种文章这么多呢(沉思)

大家七夕快乐啊,趁七夕夜晚产产粮啊开开车啊,交警也是要过七夕节的嘛x

09 Aug 2016
 
评论(9)
 
热度(67)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