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雷磊】战争

☆梗源美国作家迈尔尼的短篇小说《战争》,沈东子译

☆无授权

☆要看原文可以跟我缩,也可以自行百度。

☆bug请马修掉x

☆颜王为国-民-党军官,磊磊为教师

☆咦为什么会有删除号呢我不知道呀





1944年。

孙红雷在前线负了伤,上级强制命令他回后方待命。

他偏偏是个闲不住的人,军队中的称号”阎王“似乎被他带到市井中,今天抢隔壁王大爷一个瓜,明日追隔壁王大爷家里的公鸡满院子跑。王大爷提起孙红雷那是一把把辛酸泪的往下抹,说都不能把东西放在路边啊,他就差把树给搬回去了。

但孙红雷就是闲不下来。

他在战场上浴血杀敌惯了,也早已适应了熬上三天三夜只为一个情报的生活。

他想他就是为保家卫国所生的。


说实在的他死都不理解为什么这次只是伤了手臂, 上峰就如此大惊小怪,不惜以软禁为威胁硬是要让他回到后方。这种伤粗略估计也有几十次了,他都不放在心上。

孙红雷成天无所事事,他不会像一些”文人雅士“一样一杯茶一本书就能耗上个几天的,对他来说,这种和平是虚假的,如同昙花一现。

因为这和平是由前线的战士们用生命所换得的。

孙红雷觉得如果再让他这样闲下去,在长草之前隔壁家的鸡会先被他弄出精神衰弱。

不知道鸡会不会精神衰弱。


上峰给他的待遇挺好,有管家,有仆人,还有电话。美其名曰是会尽早联系他,但这电话在他”养伤“的几个月里就没响过。

孙红雷倒是因为太过无聊而乱播过几个电话,人们一般都会回一句神经病然后挂断。

他真觉得自己要成为精神病患者了。

就叫由于颜值太高导致闲得发慌病。


隔壁王大爷把他养的动物都收到了家里,瓜苗苗也被他移植到了其他地方。

孙红雷百无聊赖的解开绷带,又缠回去。

讲真伤口也好的七七八八了为什么还不叫他回去......

他再一次从床上躺到沙发上又躺到椅子上,把一切能躺的地方都躺了个遍。

最后他打算上到二楼从楼梯扶手上滑下来。


手已经撑在了扶手上,身子都准备发力跃上扶手,余光瞄见了自己房间桌上崭新的电话。

于是孙红雷放弃了扶手转向电话。

毕竟自己一个人自娱自乐不如玩别人开心嘛。

他动手拨号。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通。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子,声音温润。孙红雷憋住没有出声。

男子喂了几声,见无人说话,竟轻轻笑了出来。

”艺兴,又蹭了谁的电话打来啊?再等几天,老师快翻译完了。“

声音带着笑意与些许无奈宠溺,孙红雷这些年来还未听过这种如此能令人安心的声音。

他就是忽的一下平静下去,心中这些天窝着的火也散了个一干二净。打算去砸隔壁窗户的心思也扔了。


那头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孙红雷没听清,但莫名对对方一口一个别人的名字感到有些恼火。

孙红雷天生有一种占有欲,这从他随手拿路边的东西这一点就可看出来了。电话那边肯定是把他以为成了其他人,自顾自的说话。

他想让他对自己说话。

”喂?“

孙红雷自打电话骚扰陌生人以来,发出了除恶作剧以外的其他话语。

电话那边骤然停止,过了几秒才重新出声。

”...喂?“

奇妙的对话。

男子听出打给他电话的人并不是他的学生,似乎是被吓到了,说话都有点结巴。

”你、您好?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哪位?“

孙红雷也不知道是脑子里某根筋抽了还是整个脑子都抽了,回复了句:

”哦,没事,我打错了。“

然后他人生中又一个第一次想打自己一耳刮子。



——————————————————————————————————————

TBC

我没时间了要上学了x会继续,如果有人看的话

我知道好短x

20 Aug 2016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