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雷磊】片段灭文法

◇在学校和同桌无聊时找词我写段子她画画

◇好zz啊xxx

◇顺便声明一下好了,如果我写的是雷磊两人以明星身份的同人,那么在没有另外说明的情况下两人为单身设定

◇以后皆是如此,装作是架空x



土豆


“今天吃土豆。”黄磊围好围裙手持锅铲,探出半个身子去询问那个北京瘫在沙发上的人,“你是想吃土豆片土豆条还是土豆泥土豆块?”

半死不活赖在沙发上的孙红雷发出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哼唧声。

“别想,你能选的只有土豆的样式。”黄磊直截了当的屏蔽了空气中传来的抗议。

“……那就土豆丝…”


待黄磊炒菜的声音渐响,孙红雷便随手在茶几上摸了张镜子来仔细端详自己近日来日益消瘦的脸颊,越看越觉得自己的颜值下降了不少。

他的磊磊最近被球形闪电刺激到了硬是要减肥,然后自己手贱发了个微博,黄磊便阻断了他想吃荤的一切念头。

这算不算家庭暴力呢……

不过如果这是磊磊想要的,那就由他吧。孙红雷把镜子放下,改盯着厨房里正忙碌着的身影,表情无奈但又夹杂着快要溢于言表的爱意。反正不管是瘦是胖,他爱的永远是那个他想与之过一辈子的黄磊。

就算是吃一辈子土豆也没关系。


———————————————————————————————


夙夜


【我日夜期盼你归来的船只】


黄磊拿着手机百无聊赖的靠在椅背上,翘着腿。

这一期的节目,导演说是以交钱多少来决定角色。讲真节目组经费有那么少吗?还有为什么小猪那明显是买饮料的找零钱都可以演女二?

反倒是他的戏分就连坐着的背影也只堪堪几个,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可以在一旁安静的玩自己手机。

眼神还是忍不住往群魔乱舞的那一堆瞟。饰演西萌的张艺兴手上沾上了冰淇淋,特自然的往演着主角稻明四的孙红雷身上抹,这让黄磊不禁感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孙红雷折腾半天才摆脱一开口就糊人一脸东北味的“干哈”与“干啥玩意儿”,本应不安静的扮演妖艳贱货朱碧石的罗志祥跳出来按着肚子以一句我们的孩子就叫稻那边成功抢走戏分。

到哪边啊眼睛小万一看不见路撞到墙到医院了怎么办。黄磊在墨镜下翻了个白眼。更何况大家的关注都在那六人身上,自己只要坐着,坐上一天一切就都结束了呢。

但看到孙红雷被那么多人围住还是有些莫名的不爽啊。


【你言今朝回,我等到灯灭】


黄磊随手戴上松鼠迅同款口罩,窜到认真写着剧本的孙红雷后方拍他的肩。

“你吓死我了。”

孙红雷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轻声抱怨道。如同那时自己身着舞女装出现在他面前后私下里谈天的语气。

“皇上可别伤到了龙体。”黄磊说,口罩随着他的动作也一鼓一鼓的,看起来笑得老不正经。

黄磊的眼睛在摄像机的灯光照耀下显的贼亮,闪烁着狡猾的光芒。他扒住孙红雷的肩膀伸长脖子,往他手中满屏满屏文字的手机上瞄:“这么用功呢?”

“那必须的。”孙红雷秉着老戏骨的骄傲扬了扬手机,“不是我吹啊,我写的台词那叫一个照应前文承上启下。”

孙红雷清了清嗓子,挑了一段台词读,声情并茂。

是挺呼应前文的。黄磊想,也同样和之前一样无视了他。


【夙夜不寐,问君何归】


黄磊成了酸菜的父亲,孙红雷变成司仪,王迅是一个撒花的小天使。

而贯穿了一整部戏的闺蜜甲醉鬼乙司机丙绑匪丁的黄渤反倒成为了新郎戊。

罗志祥导出来的戏和他一样神奇。

孙红雷拿着“明星专用大喇叭”交代着新郎新娘的背景,王迅撒花艺兴发糖,黄渤穿着增高垫,罗志祥不见踪影。

黄磊觉得自己只是从安静的坐着变成了安静的站着。

但正如这戏的不科学一样,罗志祥不负众望的摇着扇子戴着假发出现在婚礼现场的二楼,以朱宾的身份要来抢走新郎戊。王迅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硬是以唯恐天下不乱的动作往他俩头上撒fafa。黄磊认真想了想如果自己有女儿,然后自己女儿的婚礼被这样破坏,果断指示孙红雷把王迅拖过来打一顿。

身后是王迅的惨叫,身前是罗志祥对新郎戊深情款款的“我会给你买一片海的增高鞋”的杰克苏发言和不知为何笑得要用捧花遮住脸的酸菜,黄磊忽然也就忍俊不禁了起来。

他没有女儿,也没有妻子。

他也没想过自己会打一辈子光棍,只是这种命运似乎是从他看见孙红雷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的。

想到这,黄磊笑的更开心了。他转身去拉开单方面欺凌王迅的孙红雷。

导致他将打一辈子光棍的罪魁祸首孙红雷,黄磊觉得有必要让他请自己吃一顿饭来补偿自己。


【你言晴时归,故城满云烟】


黄磊从来试图没有去揣摩揣摩孙红雷闷在心里的事,他对自己的观察力很自信,自信到他以为他已经把孙红雷这个大傻子看了个通透。

婚礼音乐一直在响,罗志祥在真导演的威压下把抢婚对象换成了酸菜,再与前F4一起站在一边认真的吃着黄渤现炖的鸡汤。

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爱情,酸菜可以有,新郎戊可以有,甚至稻明四也可以有,美坐可以有,花则累可以有,西萌可以有。朱碧石的话不清楚,但如果她愿意也可以有吧。

只是林志玲不能,黄渤不能,孙红雷不能,黄磊不能。他们都不能。

这不是结婚时的一句愿不愿意,这是在风口浪尖上的无能为力。

黄磊歪头看了一眼孙红雷,后者也回看他。


黄磊的确是没想到孙红雷会抱上来的。

大家伙儿的注意力都在前排的黄渤身上,个别被单个做着各种干扰动作的罗志祥吸引。总的说来没有人发现他们抱在一起。

“说实话王迅的粉红翅膀真不好看。”抱着黄磊的姿势使孙红雷非常自然的把嘴唇靠近他的耳垂,有意无意的触碰着,“比起那个什么朱宾还是朱碧石更适合小猪。”

身体被有力的臂弯箍住,耳边是那人潮湿炙热的吐息。黄磊手脚怎么放都不合适,只能僵在原地。整张脸由于赧红而导致的滚烫与剧烈跳动的心脏都使他有一种不真实感。

“小渤就一路人甲最后还得到了酸菜我总认为是小猪的阴谋,倒是我们本来的四个主角兜兜转转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黄磊迅速调整好心态,把孙红雷的种种不正常权当做是他没能放开演技玩的郁闷。他拍拍孙红雷的背,轻声安慰道:“好歹你也是主角,最后即使没和女主修成正果……也有大段大段的镜头,没什么好伤心的。”

孙红雷半晌都没说话也没动作,黄磊觉得他应该没什么其他事了便想挣脱出去。天知道再抱久点的话他会不会上瘾,那就真的不好玩了。

“我说的是你。”

孙红雷没来由的一句使黄磊再次愣住。他想看看孙红雷现在的表情,只可惜现在那人把他抱的更紧。

“我有你没有的,你有我没有的。”孙红雷那像是闷了几层棉花的声音持续响起。

“你没有许多的镜头,而我没有你。”


——————————————————————————————



………不管,烂尾我不管!

总之第一篇是傻白甜的老夫老妻,第二篇是我摆脱不了的双箭头_(:3

那么夙夜是取自哪里呢?自然是孔明先生的出师表中的“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我还说干脆我写个刘备雷与孔明磊算了(。)

别相信x


27 Aug 2016
 
评论(15)
 
热度(32)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