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读后感】田园将芜胡不归

听说写长评可以让太太早日爬墙回来x

然后我得先说明,我的文力=话唠,文笔=唠嗑,以及这完全已经变成了读后感......

所以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往下_(:3

讲真,长评我是几乎没写过,顶多在文下扯扯段子玩玩梗,本来我就已经是条咸鱼了,再叫我充满感情的去洋洋洒洒的写一篇文艺的长评,我都替作者丢人_(:3

而我为什么还是顶着丢人的压力写文评,我只是希望太太能早日再翻回来(划掉


【极限挑战/雷磊】《不归》


看这篇题目,首先就想到了五柳先生的归去来兮_(:3虽然归去来兮这篇拗口的文言文和本文没有什么关系x

家里的田园都要荒芜了,为什么还不回去呢?

陶潜先生可是异常潇洒的抛下了尔虞我诈的官场回家种田去了,种田时还不忘吟几句诗来助兴。

可他们不行。他们不能扔下生死一线的人类。

太太在文章开头说,想看雷磊在刀光剑影中秀恩爱。

既然是刀光剑影,那必然会是战争,既然是战争,那必然会有“等我打完这场胜利了就回老家结婚!”这样的死亡flag。(划掉)

文评(划掉)读后感吧,那就从头开始好了,毕竟我也不知道从哪下手。

一篇全员向的文章,讲究的就是分工明确。而这不管是剧情要求还是在文章内部的世界里,他们每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分开为精准的子弹,合起为锋利的匕首。

↑特中意这个比喻,那种六人缺一不可的感觉。

开头时的确被骗了,迷之国骂,一脸懵逼的外国友人,以及导弹与西红柿炒鸡蛋。

哦还有宫保鸡丁。

以及东北老头白背心与熊猫拖鞋。顺便一提我英语老师也有一件同款白背心改天找他问问是在哪卖的。


艺兴扭伤腰的那次战役虽然没有过多描写,但它似乎是注定为一个flag,以惜命为理由在后方造武器发炸弹(等等)的松鼠迅用不知名的铁块雕着不知名的东西时依旧时时牵挂着前线的布鹅,而布鹅也依旧不停念叨着后方的松鼠迅。


小小的flag立过以后就要开始拉大旗了。


他们在草地上的画面是文中最核心的部分。

那里有着和平,即使短暂。

那里有着幸福,即使未知。

身着白色西装的黄磊一步一步的走向那片草地上五个穿黑色西装举着自拍杆的人,他不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如同他并不知道自己脸上露出了什么样的温柔表情。如同他并不知道当他知道了他们在做什么的时候,他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

但他只是走过去,像是在安定的时代中的一件微不足道的日常。

然后与他们相会。

港真我不知道磊磊穿的是不是白西因为后文只写了白色的身影与白皮鞋于是我直接脑补了一下


接着是猪羊戏分较多的一次战役,艺兴还想着宫保鸡丁,而小猪一直不知道自己女朋友喜欢什么颜色。

但同时,这里是借艺兴之口来说明了他们对死亡的恐惧与无畏。

语废所以表达不出来那种感觉_(:3总之就有一种理解在脑海中就是说不出来。

就比如后方的松鼠高度集中的盯着前线的布鹅,明明可以在家安安心心造飞船的松鼠为了布鹅进了极限小队,出任务前一晚都要拉磊磊进卧房的颜王,噫我还是说不出来。

就像是在乱世之中,明明知道自己背负着家国命运且九死一生的时候,有人会牵挂着你的安危,想起那个人后命仿佛就不是自己的了所以会惜命……就是想缩牵挂啊羁绊啊但面对一些事也不得不牺牲自己那种……不不不是那种……心愿已了从容赴死……或者是在面临死亡时反而啥都不怕把心里话全说了把想做的都做了才能瞑目啥的……

所以说没准备好死什么的……都是有没完成的念头压着……

我码完评论就去死orz语序不通乱七八糟。


然后猪羊成了。

然后艺兴也终于吃上了他心心念念的宫保鸡丁。

然后两人没有遗憾的领便当了。

(黑人问号.jpg)

单独出任务的剧情出现时说实话我还没反应过来,于是猝不及防的被糖里的玻璃划到了。

那时候吧不由自主的就觉得左轮手枪里只剩四颗子弹了,或者是说刀身生了锈没以前那么锋利了不能愉快的砍外星人了。

紧接着是剩下四人一起出任务,并且红雷对黄磊说要保护他时直接跳戏去了异次元特工那期。

顺便一提,红雷那句“王牌能随随便便死在前线连尸体都找不着”,就我个人理解吧……战争时期何谓王牌?不到底线不打出来的牌。那底线是什么?底线就是最后的定局。那如何定局?就是以死一搏。

在那个时候是真的什么都顾不上了,能支撑着拼久一点的全往外扔,收尸啊善后啊,先等活下来再说吧。

更何况有一些是真的找也找不到了。

所以我只是个人觉得吧,王牌其实也只是晚一点扔出去的牌而已,说是希望吧也的确是希望,但没有人会因为不想他们死而自己死的。

但这时那份情义就体现出来了吧,不说收尸不说报仇,只是说带兄弟回家。

就像是在没有炮火纷飞的地方带迷了路的人回家,和以前一样斥责两句警告下次不许乱跑,之后再给他们做一份宫保鸡丁一样。


flag开始收回了。


惜命的王迅在与黄渤合作把孙红雷与黄磊关进房间,并且把上次那个不明铁块雕的东西摁在原锁上,哦是记忆钢铁做的锁。

然而我只想掐住随便谁的脖子拼命摇。王迅!王迅你不是惜命吗?!你惜命还挡在前面!你就不能好好的想想除了这样其他的方法?!活着不好吗!不是说还要回去造飞船的吗!不是说要去接小猪艺兴回家的吗!撒在裤子上的三十块找黄磊报销了吗!道理大家都懂祖国会感谢你人民会记住你但活下来的兄弟会感谢你为他们挡子弹吗!以前他们护你所以这次你护他们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们明明是互相保护的吧明显你们少了哪一个都不成吧!最关键的是你们死的时候他们俩看的到啊!看不到也听的到啊!

好比枪声又响了两次,匕首豁了口,怎么也回不去当年的完整。

最后是王迅的声音以及炸弹……可能是为了让一直挺怂的松鼠英勇一把……但我个人觉得是黄渤先护住了王迅……


任务完成了,地图拿到了,可以跳飞机了。

最后关头红雷的降落伞被外星人击毁了。

我觉得的之后的事猜也猜的到。

以战友的名义要不顾生死的与之共进退。而以爱人的名义则是活下去。

即使已经注定了之后的路都是一个人走,单独的活着,单独的爱着。


三十秒。孙红雷拖住了外星人三十秒。

那是他们的飞船来接他们的时间。

我就单单的觉得吧……你看外星人也不傻…跳伞也可以用激光枪往下面扫射是吧……最开始可能没意识到这一点……后来发现了,没准原来可以走的……于是就没走而是硬生生的拖了它们三十秒……最后一劳永逸的炸掉基地……在此之前还对黄磊说……晚安……

安,安康,安定,平安。可没有你如何安?


最后没有声音的频道,安静的一塌糊涂。就好比一场梦。

梦里边吧,有兄弟间的扯皮,爱人间的情话,战友间的配合。日常生活中的插科打诨与战场上的战火纷飞交织着组成美好的梦境。

后来梦醒了呢,揉揉眼睛发现原来那些都是不存在的,虽然曾经是存在过的,但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也没带出来,什么也带不出来。


得到了地图的人类肯定高兴坏了,上来就和外星人一顿干。往死了干,不顾一切的干。

最后当然是人类获胜啦,只剩两千人也是获胜啦。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是吧。

但这两年的确是失去太多,以前几十亿人口呢只剩两千。

但好歹几十亿人类中还有两千人活下来了呢。

但好歹小队六人中只有黄磊一人活下来了呢。


两人一起买的想要当两个人的家的一栋小别墅,两人都担心着过了那么久家还能不能看,后来一人回来后发现房子已经被国家打扫过了。

他一个人站在房子面前,因为下着雪所以撑着伞,像离开这里的时候一样提着两个公文包。

和离开时不一样的,可能那时候没有下雪,可能那时候他穿的是家居服而不是保暖用的大衣,可能那时候身边还有着一个人,或者是五个人。


两个衣钩子只需要用一个了,熊猫拖鞋也只有一双了。

另一个衣钩子上的衣服与另一双熊猫拖鞋遗失在乱世的洪流之中。

回不了家了。


塞满冰箱的菜啊小吃啊什么的,一看就是国家对功臣的补助政策,自然国家也没有说要他做完饭后端到餐桌上分大家尝尝。

黄磊小厨的名声在基地里肯定是流传甚广的,大家也自然会知道他以做那些精致复杂且富有营养的饭菜为乐。

他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挺简单的,就比方便面复杂上一点儿。


边吃边想。


对了艺兴那孩子只吃过两次自己做的宫保鸡丁啊……还没发王迅工资呢他反应过来后必定要跳脚……小渤还没唱那首十八摸……小猪说想出去走走来着……

面有点硬…居然没掌握好火候关早了。

桌子好像挺空的,早知道就和红雷说买小一点的算了。

嗯,一个人就可以安心吃饭的桌子就够了。不然一个人坐六个人的饭桌太浪费。


这样东想西想,把那碗没掌握好火候导致有些硬的面吃完了。


也没别的事要做了,干脆休息吧。


倏地他想起来自己似乎有信没收。


他从梦中抢救出来两件东西,被那支离破碎的梦境划破了手。

但他没管。


没开灯,外面的皑皑白雪映着天光。

首先拆出来的是一张照片,一张在还没有上战场前,看似和平时的六人合照。后面还有其他五人的生日祝福。

好好的照片写什么话呢!六人唯一的彩色合照后面还写什么话呢!


从圹埌的太平洋中漂洋过海行过时空而来的声音。


讲真视频那里我真的不想再过多评论了。

不夸张的讲,只有看原片段才知道痛彻心扉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疼,疼极了。一刀一刀的刮在心头上,但又不想让那疼痛消失。因为只有这样疼着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活在这世上。

一个人活在这世上。


视频里,五个人笑得开怀笑得真心,似乎明天永远不会到来。

但他们的明天还是到来了。

视频外,黄磊一个人面容枯槁,仿佛永远不会有明天了似的。

但他还是有着明天,有着未来。


他看见那时的自己出现在视频里,鲜活的他与鲜活的他们。

至少在那个瞬间他们是互相陪伴着的,至少还存在过那个瞬间。

至少它从死亡的罅隙中脱离了出来,至少没有和世界一起流失。


后来是安静有如梦醒的频道再次传来的声音。


“我靠你们再这样秀下去我们要申请换频道了啊!”

“鹅鹅鹅鹅唉艺兴右边!”

“哎呦喂再听下去我的枪都要拿不稳了!”

“艺兴你学坏了啊,师父不是教你不要把错推在别人身上吗再瞄不准晚上不准吃饭。”

“磊磊啊人孩子也不是故意是吧。顺便我以组长的身份不许你们另开频道。”

“你们还记得在战斗么?再晃我就不给你们后援了啊。”


……


“说回来打完后你们想回去干什么哦?”

“嗯……和磊磊窝在家窝上个一年半载的。”

“孙红雷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我觉得红雷这提议挺好。”

“成成成不和你俩扯,迅子你呢?”

“我嘛……大概会开个个人展览会,收门票。”

“鹅鹅鹅迅哥我们去的话免不免票啊?我还想留着钱出去走走呢。”

“哎小猪哥小猪哥带上我!我也要去!”


……


“今天这仗打的漂亮!来来来我给你们唱歌啊!就当催眠曲听啊!”


……








“晚安,磊磊”






“晚安,红雷”




拖了好久的文评读后感也算是终于写完了但我已经不能直视我写的这些渣玩意儿......

最后是脑补了下那些插科打诨的对话,大大我对不起你(土下座

不要脸的占个tag_(:3

29 Aug 2016
 
评论(4)
 
热度(11)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