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顾罗】水长东

中秋贺文!

bug请无视!


——————————————————————


罗书全在半夜被冻醒了。

床边的电风扇由于忘了定时而依旧在不知疲倦的旋转,被子被他压在身下,只留出一个角堪堪盖在小腹上。罗书全坐起身关小风速并定了时,搓搓冰凉到快要失去知觉的腿,习惯性的想靠近身旁的热源。

摸索过去,但那边的温度甚至比他手的温度还要低,罗书全一滞,随即想起了什么。


哦,顾小白这个大忙人。

罗书全撇了撇嘴,兀自缩了缩身子把自己裹进被子里,闭上眼睛。

却许久都没有睡着。


待朝阳慢慢悠悠把自己从远山后全部显露出来时,罗书全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正在烧菜,围着围裙翘着嘴角,心情不错的翻炒着锅内的四季豆。忽然被人从背后环住,他也没有慌只是说了声小白别闹烧菜呢。

顾小白蹭了蹭他,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罗书全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他仔细的去听了听,却听见指针滴滴答答的走动声。

他才意识到这是个梦境。


坐起来罗书全咂咂嘴,心里有些失落。

他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顾小白了。

两人打打闹闹根本不会注意到时间的流逝,但当周围安静下来且只剩他一个时对于流沙般的时间罗书全手足无措。

但他也没说什么——也没有什么人能听他讲话,罗书全只是下床穿好衣服就出了门。

坐电梯下到一层楼后罗书全才发现外面居然下了雨。不大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叹口气,认命般的走回电梯。

撑着伞的罗书全在街上慢慢走着,不算很冷但他还是围上了围巾,红黄格子带黑边,他一直嫌弃的麦当劳配色。


顾小白的品味比他这个理科生还要差。


罗书全把半张脸都埋在了围巾里,很闷也有点热。他拐进常去的那家早餐点,等排到他的时候他发现袋子里多了两块小小的月饼。

他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售货员,后者只是对他笑笑。


“本店的中秋节特惠,买早点即送月饼。和家人一起团圆,和爱人共享浪漫。”


姑娘背书似的说出那些话,流畅并带着公式化的笑容。罗书全轻声说了声谢谢,转身推门离开。

他都忘了今天中秋,就如同他忘记这雨这云是因为台风一样。

罗书全把早饭放在餐桌上,解下围巾放在一旁就坐了下来闷声咬起了油条。那两个小小的月饼他估摸着他可以一口一个,所以罗书全就先把它们放在盘子中没动。

希望不是五仁陷儿的。


罗书全洗着碗时他手机响了。他连愣了一下的时间都没耗连手上的水都不擦一擦就奔到客厅抓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接通,张口就想骂顾小白你特么还知道打电话回来你不是很有能耐吗居然躲了我一星期有种你永远不要回来谁稀罕你——但电话那边的是左永邦。

瞎跟左永邦扯皮了一阵,罗书全就以“不和你聊了水池里的水快漫出来了”为理由挂了电话,急匆匆的跑回去关掉水龙头。


等他把工作全部处理完后活动了一下酸疼的颈椎。觉得自己肯定要得颈椎病的罗书全才发现已经快要新闻联播了。

这么快啊?罗书全有点不敢相信,平常来说应该才四点?

他倒是稍微明白了为什么顾小白一写起剧本来就不管不顾的,饭也不吃的就是写。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个一天完成的项目可以拖到三天。

顾小白这个人啊,工作起来可以不理自己,但绝对不许自己工作起来不理他。

罗书全恨恨的磨牙,等顾小白回来后一定要在他面前心无旁骛的工作上一天,让他一个人无聊到去看喜羊羊。


罗书全出了门想着去随便一家小吃店解决自己的饥饿,这次他记得带上了伞。

沿着黄浦江边晃晃悠悠的走着,罗书全走过他们互相靠着的长椅,走过根本没什么用的藏身的雕塑,走过一丛植物。

走进他与顾小白常去的沙县水饺店里。


点了餐坐下来后罗书全才反应过来,但后悔也没办法了,罗书全只有执起筷子夹了蒸饺塞进嘴里。

顾小白的品味还不错,但还是没有自己做的好吃。


“罗老师唉最近怎么都不见你和小白啦?”老板在围裙上擦擦手问罗书全,不等罗书全回应他又被厨房里的老板娘给叫走端菜去了。


罗书全讪讪的笑,默不作声的接着吃。


“我还以为你们俩移情别恋或出什么事了呢——那么久没来。”端了一盘菜的老板出来顺嘴和罗书全接着聊,“对呀,小白呢?他怎么啦?”


罗书全整个人都僵硬着,半晌才说他有点事。


“欸!什么事还能比吃饭和陪伴侣吃饭重要!”八卦的老板神神秘秘的在罗书全面前坐下,罗书全低着头喝汤,“今天是中秋啊!月亮可大,宜相逢,宜团圆,宜打折。本来如果顾小白来了看在情侣的份上还可以给你们打个折什么的……”


顾小白不会来了。


罗书全觉得这汤很烫,特别烫,像是刚煮沸一样。但他的确是放在电扇下凉了很久,没想到温度还是没怎么降下。

他匆匆忙忙的跟老板说有事先走,便扔下钱都没找零的就逃了出去。


伞也没拿。


罗书全冒着雨跑着,拼命的跑,跑到呼吸都快阻断,眼镜被水雾罩住模糊不清,不知是雷鸣还是水流湍急的巨响回荡在他耳边。


他还是跑着。


江边空无一人,下雨和中秋使行人早早的回了家。

罗书全就摔在了有点凹凸不平的地上,溅起泥泞的水花。


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罗书全脑子里嗡嗡的,疼到眼前场景发白。


那天的顾小白,所受到的疼痛应该是自己的几千几万倍吧。


罗书全硬忍着翻了个身,不住的喘气。雨水落在每一个角落,江中,路面,屋顶,和罗书全的身上。

水珠从他脸颊滑到鬓角融入发丝间,罗书全拿下眼镜用手臂挡住眼睛,在瓢泼大雨中躺在奔流不息的江边浑身颤抖。


他感觉自己在哭,但他知道他没有流泪。

眼泪早在那七天里流干了。

干的透透的。


今天是中秋,他知道。下雨是因为台风,他也知道。他知道那老板没找钱,他也知道他忘了拿雨伞。

罗书全知道中秋是团圆重逢之日,他也知道中秋的月亮可大可圆,吃月饼品茶赏月观花是中秋必不可少的项目。


但他清楚今年的月亮被厚厚的云给遮挡住,他更清楚他已经没有人可以和他团圆重逢。

他比谁都清楚。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顾小白发酸的文人腔调又在耳边响起,当时他望着天空上的一轮明月,朗诵了一整首水调歌头。

见自己不置可否,顾小白反而急了,又念起另一首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念完顾小白还兴致勃勃的问自己感想。


“……下次别总是念这么虐的诗,心里硌的慌。”

“你还能分辨虐不虐啊,有进步。”



罗书全又哭又笑,顾小白每次都这么的不正经却硬是要装文艺。

连走的时候也是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清晨,和狗血的偶像剧中的剧情一模一样的清晨。



罗书全确定自己是在哭了。他移开挡住眼睛的手捂住嘴,声嘶力竭的哭着。嗓子里一阵腥甜,还发涩。


他本来以为,只要把顾小白当做是出了趟远门,是去寻找他向往的境中之乡,顾小白迟早会回来的,迟早会拉着个行李箱,出现在修着电脑的自己身后,像他们初遇一般问一句:你好,打扰了。请问你是我的室友吗?


但不行。不是他做不到,事实上他可以。不就是没有顾小白嘛,自己不是照样好好的过了十八年还上了大学。

他可以,他习惯了顾小白的生活不可以。


他的生活处处和他作对。走过一个地方就扒着他的耳朵眼儿吼唉这儿不是你和顾小白干了啥的地方吗!




今天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但到了新的一天月亮还是没有出来。

雨点落下,落在向东奔流的江中。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END】

——————————————————————————


为了赶时间急匆匆的码出来......

大家中秋快乐x


15 Sep 2016
 
评论(3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