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顾罗】几时重

中秋顾罗贺文《水长东》的顾小白版x

码刀子是为了让你们产糖啊———【语重心长】

那个……请不要对比剧情_(:3我会hin尴尬的x

毕竟是共享一个……世界观?但主角不同的话……

唉等等我有个主意了x

卧槽我怎么这么机智xxx

剧情可以对比!

你们看我是不是神经病!我这样会不会掉粉啊!xxx

如果你们能看到文后的话有解释我为什么精分x


———————————————————————————————


顾小白出车祸了。


他是个编剧,但他是个追求文艺拒绝狗血的编剧。所以顾小白从不写什么车祸失忆白血病。

但这么韩剧的事降临到他身上了。


七天前他为了寻找一种自然本真的情窦初开,起了老早就出了门。出门前还在睡在他旁边的爱人罗书全身上揩了把油。

转悠半天不说自然,连人为都没有几个。顾小白有些烦躁的在人行横道上踱步,最后决定回归人间烟火的吃份早饭顺便带份回去。

拿到早饭袋子时顾小白脑内突然炸开一个恶俗但能噗嗤一下戳中少女们小心脏的每天带早饭梗。

每天在忍受着饥饿的清晨突然被塞了碗早饭,送早饭的还是个帅气温柔居家的大男孩,任谁都会心动吧?

毕竟自己也是用这招为辅助追到了罗书全嘛,剧情有保障。


顾小白提着早饭站在红绿灯下嘿嘿嘿的笑,脸上的表情完全是沉浸在工作和罗书全中无法自拔的表情。绿灯亮后他抬脚往前,满脑子都是构思剧情,却没注意到一辆歪七扭八高速冲过来的汽车。


对,当时他感觉自己像是飞了起来,而后又被狠狠摔在了地上。身体一痛眼前一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只记得自己特别心疼流出来的豆浆。新品种呢自己还特意多加了些糖,罗书全喝都没喝就全浪费了。



疼痛感没持续多久,顾小白的大脑有些昏沉。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后他猛的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罗书全的睡颜。

顾小白开始懵逼。他记得他出了车祸,浑身都是骨头粉碎性的疼,但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

他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摸了一遍自己,什么不该少的部位都没有少,甚至连衣服还是出门时的那套没有变。顾小白闭上眼松了口气,手臂自然的往罗书全那里伸想抱住对方。


但他什么都没碰到。


没有罗书全肌肤温热的触感,没有罗书全腰间软肉的柔软。


顾小白睁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穿过罗书全身体的手臂——或者更准确一点,是罗书全穿过了他的手。

他抬起手,嗯,还在。放下去,前半截手臂不见了。

顾小白不信这么玄乎的事。他蹭的坐起来拼了命的想要触碰到罗书全,然而全都是无用功。


果然是……死了么?


这个念头呼之欲出,顾小白呼吸有些不稳。他颤抖着向罗书全再次伸出手,却在他脸颊边停了下来,缓慢抚摸了几下。和以前一样的动作,就像他真的触碰到了罗书全一样。

实际上他的手碰到的全是虚无。


罗书全在这时睁开了眼,把沉浸在悲伤中的顾小白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


“……全全?”顾小白试探着出声,发现原来鬼也可以说话时他便大喊大叫着全全我没不不不我死了但我还在这我在你旁边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是不是能看到我!

但罗书全只是翻身下床去关小了电风扇。


顾小白坐在他以往睡着的地方,心里一阵阵的绞疼。他不想说话了,干脆躺了下去侧身看着罗书全爬上床盖好被子。

罗书全怕冷,秋冬季常常会半夜缩到他怀里。顾小白看着罗书全的手摸索过来,又收了回去,还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蜷的更紧了些。


罗书全现在肯定很冷。


顾小白不管不顾的凑过去装作抱住了罗书全,鬼的体质很奇妙,不会累也不会困,他感觉自己就像只留了个意识体在人间一样。

要是下辈子还有记忆的话一定要写个剧本来纪念。


他听着罗书全的呼吸声,多年的相伴让顾小白知道自己怀中那人其实根本没有睡着。他想再搂紧点对方,可再稍一用力就会让他知道这些根本就是空谈。


外面出现了第一缕阳光,罗书全也终于是再次睡着了。顾小白继续保持着搂着的姿势,心里五味杂陈。

自己估摸着是头七,中国民间流传不是说头七魂魄会回来吗。信仰科学唯物主义的顾小白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摇摇欲坠,但又庆辛着那样的传说是真实的。


就算只有一天也没关系,好好的再陪他的全全度过最后一天吧。


顾小白脑海思绪乱飞,飞着飞着就想起一个事儿。

如果真是头七,那今天应该是中秋。


啊,阖家团圆。


心脏像是被撕扯一样疼痛起来,明明是鬼但顾小白还是觉得太阳穴上青筋直跳,脑子晕沉沉的就做出一件事来。


顾小白凑到罗书全的耳边,轻声叹出一句。


“中秋快乐,全全,我回家了。”



 



顾小白陪着罗书全起床下楼又回去拿雨伞,看着他围上他嫌弃了好多次的自己送他的围巾,看他买好早饭坐下来吃。

顾小白在罗书全对面坐下,用手撑头看着罗书全因为咀嚼一鼓一鼓的脸颊,被“全全实在太可爱了为什么可以这么可爱”内心刷屏之后伸手去捏罗书全鼓起来的脸,又生生止住。

满心欢喜化为数不尽的悲凉从指尖流走。顾小白抿唇,眼神飘到自己面前放着的围巾上。


把自己送他的围巾放在自己的座位上,是在怀念吗?


“全啊,你就别再想着我了,我会骄傲的。”顾小白盯着那两个他可以一口一个的月饼开口,“我知道先走是我的不对,但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是不?”

罗书全喝着没有特意放多点糖的豆浆。

“哈,我就知道你要多放糖。”顾小白看见对方起身去厨房拿糖的背影露出一个运筹帷幄的笑容,怎看怎欠打,“胖不死你。”

单方面叨叨着,顾小白跟进厨房。

“哎我说全全,用洗洁精的话带上手套啊。”顾小白一脸不满的坐在灶台上对着罗书全嚷嚷,“不管是什么样的洗洁精都有危害的你个理科生怎么会不知道?”

罗书全低着头洗碗。

客厅手机铃声响起,顾小白跳下灶台,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罗书全这个灵活的胖子弹射一般的冲了出去。

卧槽全全你水龙头没关——


客厅里的罗书全脱口而出的话生生卡在一个“顾”后面,半晌才说出左永邦。

顾小白正全力运用意念关上水龙头,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不大一会儿罗书全跑回来急急忙忙的关上水龙头,顾小白便上纲上线的对他演讲了一番水资源的浪费危害。


罗书全全神贯注工作时顾小白无聊透了。啥也干不了,看罗书全编码还不如去看喜羊羊。

他就瘫在沙发上,隔个几秒就喊声全全欸——顾小白平日里惯用手段,收获罗书全一个抱枕和一句“顾小白你有病没”的怒吼外还能收获一个怀中的恋人。


但这次一点用都没有。


顾小白扒住沙发靠背,生无可恋的看着占领了自己工作台的罗书全。


不过罗书全在工作时,终于没有被回忆中的自己困扰了呢。


 

顾小白跟着罗书全走进小吃店,看他坐下点餐。他没有饥饿感但他还是非常的想吃,非常,非常的想吃。

但顾小白只能在烟雾渺渺间无聊的穿梭,看着一碗碗馄饨和饺子从厨房被端出来,再坐回罗书全身边看他吃。

啊,这是一种酷刑。一种比看着舌尖上的中国吃馒头还要痛苦的酷刑。


多事的老板探出头和罗书全搭话,罗书全默不作声。

顾小白想起那些腻在一起的时候罗书全一般都会下厨,可今天他跟进厨房时发现锅灶冷了许久。


陷入回忆的顾小白再一次被站起冲出店门的罗书全吓到,原地眨了两下眼睛后才抛下店老板的叫喊跟着冲出去。


雨丝穿过他打在地上,可顾小白觉得自己比淋湿了还要冷的多。

罗书全忽然摔倒,重重的摔在地上。

顾小白无端的觉得疼。像那天一样疼。

他疼的弯下腰去喘气,但他知道鬼是不会有感觉的,他知道平地摔的又不是他——


顾小白直起身,身体还因为刚才仿佛残留的痛感而微微颤抖。他慢慢走过去,看见罗书全用手臂遮住眼睛,眼镜被随意扔在一边。


顾小白下意识的想要帮罗书全挡一下无孔不入的雨滴,他伏在罗书全上方,却无力的看见雨点毫无阻碍的穿过他的身体。


罗书全呜咽出了声,他移开挡住眼睛的手改捂着嘴,声嘶力竭的哭号起来。


顾小白听见他在喊自己名字,不停的喊,喊到破音喊到声音发哑。哭腔中蕴含了无尽的悲怆。罗书全闭着眼颤抖,眼泪顺着他眼角滑下。

顾小白觉得疼。和被车撞是截然不同的痛感。以心脏为中心扩散到四肢百骸的疼痛,明明已经死了却还是能感觉到的疼痛。


他伸出手去擦罗书全脸上滑下来的泪,不停的擦。顾小白徒劳的拥着罗书全安慰他全全我在你别哭了全全。



江水轰隆隆的向东流淌,盖过了他的声音。

月亮最终还是没能出来,雨水铺天盖地般落下,像是要湮没世间所有悲伤。

像是要撕裂世间所有团圆。

【END】


——————————————————————————————


别打我x

当时吧,顾小白版想的是两人角色互换,换成小白活着这样

但是好奇怪啊......打这前言的时候就在想

后来突然想起以前一篇头七,顿时一切都通了xxx

两篇结尾都是这样戛然而止......我的锅

发刀是因为我只有两天中秋假期

中秋快乐x

16 Sep 2016
 
评论(2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