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雷磊】归宿

颜王视角

是的我又回到第一人称了x

题目与正文没啥关系

文风尝试转换之作…但是失败的挺彻底


一些注释:滚冰节是黑龙江民间节日习俗。滚冰节在元宵节的夜晚举行。当人们吃过晚饭,便扶老携幼到外面去观灯,看烟火晚会。这时,公共场所到处都是人,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各种烟花在空中竞相鸣放,鞭炮声噼噼啪啪,彩灯冰灯光彩夺目,东北大秧歌扭得红火气氛热烈异常。尽管气温在零下30℃左右,人们一点也不怕冷。在户外一玩就是四五个小时。一般在晚上8点多钟,人们看完了烟花,观完了彩灯冰灯,便陆续涌向附近的河畔。这时银盘当空,月光如水,郊外的河畔非常寂静。人们一来,冰封雪盖的河面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人们将小蜡烛点燃,在河面上摆成各种图形,或将油拌的谷糠、锯末洒成龙形或摆成每隔数米一堆的小堆状,将它们同时点燃。远远看去,河面灯火汇集,十分壮观。人们就在灯火围成的冰面上打滚,很是有趣。

还有的说吃冰可以在新的一年里腰不酸腿不痛牙不疼。


————————————————————————


1.

那天我跟黄渤说我要跟黄磊告白,这孙子喷了我一脸白葡萄酒。


2.

之后黄渤认真支着手给我分析,道理无非是些关于青少年早恋的危害,吧啦吧啦的和传销有的一比。

不是我不都四十好几了吗早嘛恋啊。

黄渤翻着白眼说你撑死不过三岁,跟我师爷简直是忘年之交。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搞的你和王迅没啥一样。我反驳。

总之黄渤分析来分析去也没啥玩意是新鲜的,和我在网页上搜索过的内容大同小异。

看来他在和王迅告白时也查了大量的资料呢。我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3.

黄渤说要循序渐进,比如先慢慢靠近他然后一把抓住,去掉头都可以吃……咳咳不是,先慢慢的靠近,关系悄咪咪的给暧昧起来,然后可以一起聚几个会趁喝醉睡到对方家里试他反应,一路顺利就告白,成功后过几天再亲,最后上。

当时黄渤说流程说到最后步骤时我说哇靠你真不愧姓黄,黄渤在桌下踢我一脚说丫的你姓孙你咋不是我孙子。

我认真想了想,磊磊是小渤师爷,那小渤就是磊磊师孙,所以黄渤也就是我孙子。

分析到位,我很满意。


4.

各回各家时我告诉黄渤别和磊磊说这事不然就把他床头那个松鼠抱枕告诉王迅,他冲我竖了个中指,还是答应下来。

我躺在我家大床上时思考到底如何把关系搞的暧昧起来,突然觉得我和磊磊的关系已经很暧昧了。

比如说(虽然是我单个的)经常搂搂抱抱,(虽然是我单个的)经常亲来亲去,(虽然是我单个的)在江边谈过恋爱,(虽然是我单个的)说过喜欢啊爱啊之类的词语。

这么一看我与磊磊的关系真是突飞猛进呢,科科。


5.

所以当第二天见到黄磊时我照常亲昵的抱了过去,黄磊带着笑意骂我大傻子。

啊这称呼也很暧昧嘛。于是我回了一句死胖子。

现在磊磊不理我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黄渤终于够兄弟了一回提议一起吃个饭,坐下来时我看见他对我眨了眨眼睛。

黄磊挨着我坐下,艺兴则坐我另一边。

我特殷勤的为磊磊夹菜,夹完一圈再夹一圈。急得王迅直囔囔说哎呀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这样呢我还能不能打包了啊。

我说王迅你就抠死吧我看上的菜就是我的。手上还麻溜的夹了块鸡肉放在磊磊碗里。

磊磊用筷子挡住我颇为无奈的说我会把他喂胖,而当时我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嘴欠说了句没事磊磊你已经够胖了。

现在磊磊又不理我了怎么办,急,继续在线等。


6.

我正绞尽脑汁的思考如何道歉虽然我认为我说的是实话,一旁的艺兴拉了拉我的袖子小心翼翼的指着比较远的一盘菜说红雷哥我想吃那个。

你这孩子想吃啥就吃啊。我边说边站起来端着艺兴的碗给他夹了一大筷子塞满碗的菜,王迅脸上的表情简直是心疼的晕过去。

我把碗递给艺兴后艺兴露出酒窝的对我说了句谢谢红雷哥,我便说对你红雷哥还客气什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

当时我就觉得有道目光戳我身上,我迎上去发现黄渤正恨铁不成钢的怒视着我。

我回瞪过去,他回瞪回来。于是我俩就一言不合的吵了起来。

其他人都习以为常的继续互相聊着自己的天,其中王迅还特高兴的拼命吃菜。

直到黄渤恨恨的咬牙说我是不是傻时我才反应过来这次聚会的目的,连忙中断了一吵就差点停不下来的吵架,转头去看磊磊时发现他与罗志祥聊得正热火朝天。

估计是感觉到我满是幽怨的目光,黄磊回头看我,笑了起来。顺手给我拣了一块鱼。


“红雷你尝尝这个,味道不错。”


7.

后来我没喝醉,黄磊也没喝醉。

因为黄渤选的那家大排档太路边了,路边到我不过自了几个拍而已就有人认出了我们几个。

我见黄渤和王迅两人凑到一起头挨着头嘀嘀咕咕的,刚想过去询问黄磊就拉住了我。

磊磊说估计是在讨论漫步人生路那期,我心领神会,顺便回想回想当时的心境。

然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就质问起磊磊为什么要把那张报纸塞我箱子里,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一个如此三岁的人吗?

黄磊装模作样的认真回想。

“是啊。”

我立马换上一副磊磊你不爱我了的表情。

这招很奏效,每次只要我摆出这副表情黄磊就会忍俊不禁。


他撑着头笑。


“红雷,我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黄磊说,“不管你身边是否有我,你都能拥有你所喜欢的生活。”


此话一出我就感觉有什么不对了。


当然首先我是想磊磊这不成我身边没有你那还算是我喜欢的生活吗。

然后我才觉得如果是普通的兄弟会说这种话吗。


我张了张口,有点渴,嗓子有点干。我掩饰性的拿起水喝了一口。

不妙,这可不妙啊军师。

结果黄渤凑过来有点嫌弃的说:“师爷你这话说的像是嘱咐叛逆期的儿子一样。”

小渤你过来我手上没铲子你放心。


8.

总之算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之后忙忙碌碌的到了新年,我们又凑在一起搓了一顿。本想借机会跟黄磊说点什么的,结果被他一句机票都订好了就先走一步给堵了回去。

散的时候黄渤用同情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只可惜我现在没力气和他争。

整个春节我都是以咸鱼的姿态瘫过去的,翻身也懒的翻。支持我起身的动力只有单身狗的愤怒,尤其是听见外面小情侣儿嘻嘻哈哈放烟花时我就想冒着大雪冲过去把烟花熄灭。


春节我回黑龙江了,反正没有黄磊的北京我也过不下去节。


9.

直到元宵的前一天邻居上门拜访,顺便邀请我去参加滚冰节,我想了想就应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照了几张窗外呼啸的暴雪后突然想起那事,就顺手把滚冰节的事发到我们六人的微信群里。

第一个把这节日解释了一通的是王迅,他总是对一些比较偏门的知识了解的清楚,却不知道箱子怎么开。

我是要等一个正确的时机才开又不是不会,你们这些凡人怎么能懂颜值如此之高的我的心理。

后来瞎扯皮了一阵子,黄磊上线。

黄渤居然抢我位置首先给磊磊打招呼,我发了个他的表情包以表愤怒。

在我们斗图时黄磊并没有说话,他可能在翻记录,不过很明显我们的刷图扰乱了他,这次时间远比之前的长。


滚冰节啊,以前看过好几次但都没机会参与呢


这可是北方特产!


我发出那句话,想了想又加一句。


磊磊你感兴趣的话要不你来我这儿?


心惊胆战的等了几秒,其他人居然特配合的停止斗图。


好啊,明天你来接我啊


成!


我认真的


我知道!


10.

我捧着手机雀跃起来,在床上蹦跶了几下,此生无憾的躺平。

黄渤私信我,说我套路不错,智商有进步。

我说我现在不想和你吵我要睡了。

他说唉你等下,你是不是打算告白了?

我认真思考后说不知道。

黄渤看起来急了,直接发了语音过来,大意就是让我别错过这个机会之类的话。

我突然感觉不对,黄渤你这家伙怎么一下子这么好心起来了?

黄渤立马气冲冲的说我靠干啥玩意儿你还反咬我一口啊白给你费心。

后来不论我怎么说他都不回复了,估摸着戳到了他脆弱的小心脏。

我仁慈的腾出三秒来感谢黄渤,剩下的时间内全沉浸在喜悦之中。

没说要借此机会做些什么,只要是黄磊陪我度过这元宵节我就满足了。

即使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


11.

转天一大早我就起了,想着得把房子收拾一下,再去买点菜来。磊磊应该坐飞机来的所以我估计是在晚饭前左右,我还有充足的时间准备这一切。

我像是回到高中的暗恋时期,一句答应就能高兴上整整一天。最无物质需求的纯粹的喜欢,对我来说已经阔别以久了。

当我买完菜再点个中午的外卖后我接到了磊磊的电话,咦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飞机上啊他不是一向反对在飞机上用手机的吗上次还让我去劝(kong)说(he)别人……

“红雷,”电话那边的磊磊语气中还带着点倦意,周围隐约有着机械女声的播音,“我现在到飞机场了,东边的那个,你快点来哈我现在饿得要死……”

哦问我为什么知道是带着点倦意?我又不是没听过他刚起床的……

不是等等怎么就到啦???

“当时正好有凌晨的机票……我就买了。”磊磊打了个哈欠,“你倒是快点,不然告诉我你家地址我自己……”

“我马上到!”


12.

我扔下剁了一半的鱼马不停蹄的开车去了飞机场。飘着雪的天气里黄磊裹得严严实实的坐在附近路边的长椅上,围巾遮住了小半张脸,不能起到什么御寒作用的刘海还是放了下来。

戴上眼镜的话活脱脱一个罗书全。

我把车停好向他跑去,他身边还放着大包小包,一看就是从老家过来。

“怎么不在机场等我?”

把行李们塞进后备箱,我问在副驾驶上坐的好好的黄磊。

他把围巾给解下来放在前台上,抬眼对我露出笑容。

“怕你那智商看不见我。”

我不服气的囔囔了几句,但还是没敢说我怎么会看不见呢你这么胖。

回程路上磊磊问我这些天过得如何,我说不错啊还玩了雪。

“那饭是你自己做的么?”

“……哈哈哈有人帮我做我干啥自己做啊。”

早餐小吃店,中餐和晚餐外卖,除了年夜饭那晚都这样过来的,可不有人帮我做么。

结果黄磊不说话了,我透过后视镜悄悄看他一眼,他闭起眼睛靠在椅背上,像是在小憩。


也不知道他理解成什么了。


13.

车开回小区停车场停好,我叫醒磊磊,提着行李箱和他一起往家走。

然后走到转弯处的台阶就看见有个外卖员提着外卖站我家门口。

这就很尴尬了。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有人帮你做?”在我坚决不承认及拒不付钱并要求对方把外卖带回去时磊磊看不下去了,自己掏钱拿过那份外卖,并进门后毫不留情的戳破了我。

我嘟囔着说我没说错嘛这样说还不是怕你唠叨我饮食不健康。

磊磊叹了口气,环顾了一下四周走进厨房洗了两双筷子,把外卖菜放在餐桌上招呼我过去吃。

咦到底谁是主谁是客啊……


“对了红雷,晚饭还是我来吧,你都把那鱼要切成鱼丁了。”

吃到一半时磊磊说。

我被一团饭噎住。


14.

磊磊做了元宵,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元宵时他还带着笑意的说他在一个元宵里放了枚硬币,吃到的话新的一年会平平安安。

结果我没太在意,吃到第三个时用力一咬,我牙齿差点崩掉。

那枚一元硬币粘着半团元宵被我吐在桌上,还带着不明黏稠液体。

“真吃到了啊?”磊磊笑着,眼里却全是认真,“那红雷你今年肯定平平安安的。”


他总是特别信这些东西。


15.

吃过晚饭后我拉着他去了附近的一条最大的河。河面已经冰封,冰层特厚,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放烟花点爆竹,甚至还有秧歌队的在那边扭来扭去,红红火火喜庆极了。

我猜磊磊可能没见过这样的,天上飘着雪,烟花和雪花交织缠绵,冰面上燃着小火堆,冰灯与彩灯挂在四周,人群热闹非凡。

我就跑去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个灯笼,没瞅见冰灯就只能买了个普通样式的。挤开人群回到原地,磊磊搓着手等我。

我把灯笼塞给他,他有点嫌弃的表示这是小孩子才喜欢的,但他一直提着。

没关系,反正我挺喜欢小孩子的。


16.

当地人认为在冰上打滚可以滚落病气晦气和霉气,把一切不吉利之事给冻死在冰里,开春冰化之时就能把它们给带走。

虽说是当地人的迷信,但却寄托了他们的美好愿望。希望自己和所爱的人能够健康快乐一生平安。

所以受过高等教育的信仰社会主义唯物理论的北影学院的黄磊老师继续坚定不移的信了,他看着我在冰上滚,而且要求我认认真真的滚。

幸好冬天穿的厚没人能认出我呢。


后来我躺在冰上看烟花,磊磊提着灯笼坐在我旁边。

我盯着一朵一朵在空中炸开的烟花,忽地想起一件事。我翻身坐起抓住黄磊的手腕把他拉起来。

“来来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拉着我喜欢了许久的人趟过没足的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我的童年。


那其实只是一片并不算大的人工种植林,树与树间距宽阔。八九岁的我得走大约半小时才能从这头走到那头,现在的话大概会快的多。

那时的守林人是个和善的老爷爷,每当我纠集了一大帮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去林中玩时,他总是倚着门对我们挤出一个满是皱纹的笑。

如果你们能在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上一捆断落的枯枝,就有麦芽糖可以吃啦。

每次我们都满载而归,每次我们都能吃到粘牙却甜极的麦芽糖。


后来我离开黑龙江去了北京,树林枯枝麦芽糖都被我留在了童年里。

我童年的归宿在树林,我青年的归宿在北京。

我从我青年的归宿中抽身而出,带着我所希望的中年归宿乃至老年归宿去往我的童年。

人啊打拼一辈子,不就是想找个归宿吗。


17.

树都还在,就是更高更壮了些。它们都落满了雪,和地面上层层叠叠的雪花交织,倏地令人分不清何处是何处的雪。

好久没回来啦——

我气喘吁吁的拉着同样气喘吁吁的黄磊,站在树林边缘。

我喘着气,却不停的和黄磊讲我小时候在这里做过什么事。我猜我应该都双眼发光了,兴致特高涨的讲述着。

已经没有守林人了,小木屋也换成了告诫牌。而又不知道是谁在外两层的树木上绑了彩灯,以致周围虽然花花绿绿但依旧清晰可见。

我干脆往后一倒,那些雪迅速淹过了我,喘了两口气后再坐起来时发现黄磊也坐了下来,他的眼睛在彩灯的映衬下显得灵光,但好似又有什么抓不住的东西。

“……我是真的,从没过过这样的元宵节呢。”黄磊开口。

他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元宵来着,而我又想起在这儿还有一个祝愿的习俗。

我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跑到最近的一棵树下踹了那树一脚又赶紧跑开。树上干净洁白的雪成堆落下,我摘了手套就去抓那雪。


磊磊在元宵里塞了个美好的祝愿,我得还他一个。


18.

我把手里那块冰捏结实了,再捡起手套向黄磊走去,坐在他身边。

“在我们这啊还有一个习俗……吃块冰,就能在新的一年里腰不酸腿不痛……嗯还有牙不疼。”我又使劲攥了攥冰,再塞进黄磊手心里,“这比保个平安具体多啦。”

黄磊低头瞅着我亲手用树上的雪做成的冰,表情有点微妙。

“……啊当然,你不吃也是可以的…”我挠挠头,也是,别人用雪捏的冰,还是徒手捏的……会嫌弃也是正常的吧。

但我还没说完呢就看见黄磊已经把那块小小的冰塞进嘴里了。他含着冰抬头看我,嘴唇似乎是无意识的嘟起。


我瞬间就呆滞住了。

他又看了看我的手,由于抓过雪而有些失温通红的手。说实在的其实我根本没注意到这,我脑子里想的全是另一件事,一件跟雪无关的事。

后来我回神,发现黄磊摘下手套,用他的手包住我的手,想把他们暖和起来。

然后我才发现我并没有真正的回神。


小时候也会吃雪,淡淡的泥土味儿,有些还有像是煤的味道。总之就是并不是很好吃。

现在我居然觉得这雪甜了,比麦芽糖要淡的甜味,但不粘牙也不腻牙,一点点若有若无的甜弥漫在口腔里,比以往所有的雪都好吃,果然环境改善之后空气变好了连雪都……

不对啊我不是没吃冰吗我记得我自始至终都没有……


从舌尖传来的触感渐渐漫遍全身,终于使我重新看见了眼前的世界。


我吻上了黄磊。



这个现实吓得我猛的一抽,连忙收回攻势拉远我们之间的距离。黄磊看上去也像是懵了,杵在原处一动不动。

完了,我似乎跳过了最关键的几步。

我还没有以醉酒为借口赖进他家,我还没有向他告白,我就直接的吻了他。

我整个人都方成了我刚刚捏的冰,啊那冰是不规则的球体?我说它是方的它就是方的。

大脑混乱到一定程度时就会胡思乱想,并且配合着寒冷给视觉触觉听觉造成干扰。因为我居然看见黄磊笑了,听见他在叫我的名字——或者是绰号,或者是昵称,管它的我都说那是大脑在欺骗我自己。


直到我唇上有什么柔软湿润却温暖的东西印上来,我才愣愣的相信这些是真的。

黄磊双臂揽着我的脖子把我拉近,在我耳边用我一贯熟悉的语调。


“我也喜欢你,傻子。”


19.

后来我问他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上他的,当时黄磊在厨房,头也没回一下,说我去找黄渤做心理咨询的当天黄渤就告诉了他。

卧槽黄渤这孙子如此不守信用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多点信任了。


我特委屈,自家磊磊居然联合外人一起欺骗我那么久。当时我就抓起手机好好的跟黄渤互骂了一顿。

“行了你啊红雷,小渤当时找我怎么让王迅知道他的心意时他就答应帮我试探你的。”磊磊端着饭菜出来在围裙上擦擦手,“而且是我先喜欢上你的——不让你先表白那太对不起我了吧。”

磊磊你怎么能这样。

我很不高兴,所以我就没管摆桌上的那些饭菜先强硬的把磊磊拖过来摁在沙发上。

既然流程都已经提前那么多了,那再快一点也未尝不可不是吗。


20.

归宿是风尘仆仆的旅人最后的终点站,是要穷其一生去寻找的站点。

很幸运的,我找到了。


【END】


——————————————————————————


开头和结尾的开头是我想转变的文风类型……简洁明了引人深思(。)但失败了,又回去了啰哩八说的境界,sad。

好像很长,有桃札那么长吧,但这篇是完结了的。

想了想,这篇大概是从礼拜天开始写的,正在打这行字的我时间是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号凌晨的零点二十三分,对于今天早读是政治的我来说真是无所畏惧.jpg。

起名叫归宿,完全是因为今天学的课文,那句话是钱钟书先生的论中国诗中的,“我们的一切情感、理智和意志上的追求或企图不过是灵魂的思家病,想找着一个人,一件事物,一处地位,容许我们的身心在这茫茫漠漠的世界里有个安顿归宿,仿佛病人上了床,浪荡子回到家。出门旅行,目的还是要回家,否则不必牢记着旅途的印象。”

还是写到一半时才取的名字。

最后想文艺一点的凑个整,凑整是成功了,但文艺却失败了。

好吧我也不瞎bb了,写这种文然后看这种文弄得我都想找cp了

愿你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宿。

伍.装作是国庆贺文.等等我国庆只放四天并且两天考试一天讲卷子.啊这么看来我得发点刀以平复我内心的愤慨呢.壹叁。


29 Sep 2016
 
评论(2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