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顾罗】独行

大约是套用男人帮第二十九集的背景,但还是会有所不同,比如(为了安慰在顾罗cp里全程被闪的)左永邦和米琪和好,比如(明明那么可爱却像是得罪了作者的)潇潇用的是第三十集的结局

咦作者是不是和左家有仇

总的说来就只剩罗书全听见埃米说的话那个剧情吧_(:3

传说中的艺术来源于生活……

#看个树都可以产生脑洞系列#


——————————————————————

罗书全一身黑,埃米一身白。

这种颜色搭配不是出现在葬礼就是现身于婚礼。

虽然这两种看似大相径庭的红白喜事本质上殊途同归。

悟出这一点的顾小白觉得自己又有东西写了。嗯,回去就写。


他穿着和罗书全类似的黑西装,不过胸前别了束玫瑰,还围了个围巾。


啊这天还真冷,降温了越来越冷了。顾小白趁罗书全和前来祝贺的客人握手之隙偷偷瞄了眼他,那人面上尽是柔和笑意。

有点像罗书全把自己当模拟女友时的表情。

不过这次是真女友。


哦不对不对,现在是成媳妇儿了。


念此顾小白抛下形象的伸了个懒腰,顺手打了个哈欠。拍拍看向他的罗书全的肩,示意对方自己先溜进去吃点东西。

罗书全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但还是稍微让了让。


脚从大厅里迈进去了两步,顾小白又想起什么一样折了回去,正好看见潇潇抱着一只特大的熊递给罗书全,又跑到后面挽起一个看起来挺结实的男孩子的手臂,和顾小白打过招呼后走了进去。


顾小白有点尴尬,他想默默的退回去,但罗书全眼神飘过来了,目光还是撞到了一起。

罗书全也尴尬起来,支吾半天居然把熊递给顾小白。


“你、你帮我拿下。”


顾小白愣愣的伸出手接,手感还真是不错的,毛顺又软。


和他当年送给罗书全的那只熊还真是挺像。


两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相对无言了半会儿——其中一个还抱着熊,顾小白终于记起当时他折回来是想干嘛,于是一提把熊扛在肩上,腾出两只手解开围巾。

罗书全就傻站着看顾小白解围巾,然后那只大白熊越来越近,紧接着由于裸露在外而有些失温的脖颈一暖,他才回了神。


“你看啊你站外面也挺冷的,”顾小白自然的为罗书全系围巾,“围个围巾不会咋样。”


顾小白手还没放下来,罗书全就慌乱的抬手解开围巾,过程中无意碰到了顾小白的手。

“我、我不冷,不会冷的。”罗书全像是被顾小白的温度烫到一样连忙扯下围巾,避开顾小白的目光,转头问埃米,“埃米,你冷不冷?”


新娘婚纱装的埃米没被布料包住的地方更多,虽然那大裙子层层叠叠,但明显起不到什么保暖效果。罗书全略显笨拙的把围巾绕过埃米脖子系好,埃米也由他去。

顾小白沉默的看着,两手抱住熊一句话也没说的转身走了。


那是一条男士围巾,暗沉的色调果然不适应美满的婚礼。



后来伴郎顾小白就在伴娘莫小闵身边站着,看着新郎罗书全在司仪的引导下为新娘埃米戴上戒指。

顾小白以为这就结束了,没想到特负责的司仪还要伴郎伴娘来说上几句祝福的话。

莫小闵先说了,说了她们的初遇,也说了说她们的友谊,最后是很常见的祝愿新人和和美美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顾小白本意想溜走,所以他趁莫小闵说话时一蹲就蹲在了左永邦和米琪座位中间。左永邦踢了顾小白一脚,顾小白抓住左永邦裤脚眼睛瞪的极大的说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帮我。

莫小闵发完言,和埃米拥抱了一下,就该轮到顾小白了。

半天没找见顾小白人影。罗书全看了看左永邦,后者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然后罗书全就走过去亲手把顾小白揪了出来,宾客一阵大笑,左永邦笑的最大声。顾小白冲着左永邦呲牙咧嘴,转头又对着罗书全嘻皮笑脸了起来。


“全全,我这几天不方便。”顾小白双手举过头顶求饶一般。

罗书全也踢了顾小白一脚。

顾小白有点生无可恋,当他叹口气准备接受命运时,罗书全凑到他耳边低声说。


“……不愿意祝福我吗…?”


顾小白一震。


“……怎么会呢。”


他挥开罗书全抓着他的手,走上台去。



有了莫小闵的示例,顾小白熟门熟路多了。


“我呢,和罗书全是大学同学,宿舍同一个不说,我们还是上下铺。等到毕业来这租房子,结果还是上下楼。”

宾客席里一片笑声。

罗书全不自然的抿了抿唇。


“我们关系挺好,要说铁那也是特铁。我遇到什么烦心事就去找他,因为他肯定比我更惨。”

大家看见台上的新郎踢了伴郎一脚。


“当年他还和小混混打架,为了保护,喏,就下面那个左永邦,他的女儿潇潇。我就奇了怪了,凭罗书全这样的体重能压不倒那三个?”

罗书全作势要打他,顾小白躲开。


“后来当我和罗书全打架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确沉啊,但整天家里蹲的能有什么力气呢是吧。”

罗书全在旁边嘟囔着好像你不是家里蹲的一样。


“哎,总之,——好朋友结了婚自然会令我高兴嘛。就是没想到他会比我先找到另一半。”

顾小白面对着罗书全,直视他。


“所以在这里,身为朋友的我,祝他……一生平安。”


平安、平安是最重要的了。


“以及,恭喜埃米。”


能代替我陪他走完剩下的路。


顾小白没等什么回复,笑脸盈盈的随手拿起一杯啤酒,面向宾客。

“这杯酒我敬大家。”


他一仰头,闭着眼睛没有看其他人。


热烈的鼓掌,象征幸福的红鞭炮响起,大家都站起来齐声祝贺,新人被带下去换敬酒服。

顾小白坐回座位。

酒的度数有点高,激得他胃里火辣辣的,一抽一抽的疼。

顾小白打算走,说他胃不舒服,得回去看医生。


走之前先去了趟厕所。


出来时被埃米吓了一跳。

埃米直接切入主题。


“你是不是和罗书全有过过去?”


哇,不愧是女人,如此敏感。

但顾小白只是笑了。


“放心吧,”他说,站在厕所门前一本正经却又笑容满面的说,“过去都过去了。”


即使有过过去,我们也不会有未来。



顾小白走了出去,踩过一地红爆竹的尸体。




婚礼结束,罗书全和埃米回到房间换衣服。

他和埃米举行了婚礼,但离了婚。

罗书全整好衣服,瞅了瞅屋子中央快要哭出来的女人,有点于心不忍。


“……你接下来会去哪?”罗书全扶扶眼镜。

“我不知道。”埃米说。“你又会去哪?”


“大概是去找顾小白吧。”罗书全说,“或者……我也不知道。”


埃米留在屋中,罗书全走了出去。


都不知道该去哪。



【END】


——————————————————————


放飞自我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约莫是意识流,想哪写哪,或者是顾罗两个自己策马奔腾让我跑着追赶他们的足迹(不要把什么事都推到别人身上啊!)。

对,顾罗是前任设定。

哈哈哈为什么分了?哈哈哈我也不造啊!

↑不能忍,必须打。

此时的bgm应是“只有分开了才会想念你”或者是“当看见你和别人在一起时才知道有多爱你”xxx

后续请自己想象咯?反正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下去咯。

大约两人都会娶妻生子,然后两人间的情感就真的能从爱情淡为友情。

应该是最好的吧,就像雷磊两人一样。

伍.啊啊啊啊啊啊明天要考试啦!.啊啊啊啊啊啊作业还没有写完!.啊啊啊啊啊啊假期余额不足啦!.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做什么哦.壹叁


04 Oct 2016
 
评论(8)
 
热度(27)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