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稻美】复健练习

稻美,段子,复健,去他的学习

担心题目剧透,所以题目后文

大约又是个智障故事

哦不是大约了,虽然前文看似正经,但其实不是我控制的,是一种神秘力量

系好安全带,作为司机的我不想被扣分

我说是为了给车做个缓冲练习你们信吗


——————————————————————


突然被大傻子稻明四推到一条过道上时,美坐心里其实是挺方的。

“稻明四你干——”美坐张口想骂,却被对方先一步的一个吻给堵了回去,整个人被对方抵在墙上。

今天的稻明四有点不太对啊。

美坐想着,干脆闭上眼接受这个吻。

由他一会儿,应该过会就好了。

但稻明四开始变本加厉的压着他,舌尖扫过齿列,又卷住他的缠绕,吸进自己嘴里不痛不痒的噬咬着。美坐微微皱了眉,用了点力的想要推开对方,岂料稻明四抓住他的手腕扳过头顶也压在了墙上,膝盖甚至抬起顶弄他的前端。

美坐脑中警铃大作,一狠心对正在交媾的舌头咬了下去。稻明四吃痛向后撤回,自己也疼到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

发什么病呢?!美坐只能瞪他,试图从稻明四的禁锢挣扎出来。

稻明四更加用力的按着他,插进对方双腿间的大腿磨擦着,煽风点火。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美坐等嘴里痛觉缓和了一点后压低声音骂,“这里拐个弯就是舞会,你他妈别告诉我你想在这里做!”

确实,安静下来后可以隐隐约约的听见舒缓的钢琴曲与觥筹交错之声,这是稻家以商业合作为目的而办的舞会,但也有不少想借这个名义与稻家长子联个姻的居心叵测之人。

这样一看,该生气的是他才对。

虽然他也没什么立场生气。

美坐的眸色沉了沉,再开口时连声音都薄凉了不少。

“所以,稻少爷,您想干什么呢?”美坐刻意讥讽着,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人,“难不成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又不敢说,找我泄欲来了?”

他是不相信稻明四会喜欢他的。家族要他做什么,他照做就是了。稻家和美家的合作一向固若金汤,但多添点保障也不是什么坏事。稻明四肯定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会接受他的邀约。


他没有私心。

高潮时稻明四抱紧了他,那一瞬间的温暖恍惚使美坐差点以为他们真的是恋人。白光渐渐消退后他就清醒了,咬牙再一次重复。

他没有私心。


舞会的音乐好像是换了一首,他不大确定。稻明四安静的不成样子,美坐也就没再说话,等着对方放开自己。

稻明四松开了手。

但随即绕过他的后腰以把他按在自己怀里。

美坐猝不及防的陷入一片温暖之中,西服被他按的起了皱褶,他愣在当场。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给你了。

“只想戏弄我的话请你放开我。”

我并不比你低下。

“我没有义务陪你玩搂搂抱抱的游戏。”

我们的关系不会因为是我先爱上你,是我先有求于你而产生上下分差。


稻明四一直没说话。

美坐轻吁一口气,觉得胸腔里冒出来的野火烧的他太阳穴突突的跳。

“你想要什么?”他再次问。

“我想要你。”他终于开口。

“我已经是你的了。”他说。

“你还不是我的。”他回答。


美坐终究是有点怒了。

“稻明四我警告你你别和我玩什么文字游戏。”只有对眼前这个人,美坐才会把良好的素养丢到脑后,“你要我,我给过你了。你还想要,那我可以继续给你。现在你他妈的给我松开,我还有事。”

“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什么?”

“我不明白你。”

“好巧,我也不明白你。”

稻明四放开他,但按住他的肩逼迫他看着自己。

“我不明白你,美坐。”他看见了稻明四的表情,居然是平静的,“但你明白我的。”

“我应该明白你什么?”美坐气极反笑,“你又想明白我什么?”

“那天晚上我说了,我知道我是认真的。”稻明四看着他毫不客气的笑容,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个,“虽然你也说了,但我不敢确定。”

美坐停住笑,“你说什么了?”他问,“床第之间的下流情话?”

他想要气怒稻明四。这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想要激怒他,不然他怕自己会失控。


但稻明四没有生气。他甚至微微挑起嘴角——一个胜劵在握的表情。

“不,并不是。”他说,带着笑,“但如果你认为‘我爱你’是你所说的床上的下流情话的话,我不介意每天晚上都在你耳边说上好几遍。如果你认为不是,那我现在就可以说。”

他看见美坐瞳孔刹那间缩紧,那样子仿佛在说不可置信。他理解,当他在那天晚上的最后听见美坐的回复时,他也是这个态度。

稻明四在心里偷偷的笑欢了,他知道自己也终于是明白了他。稻明四终于恢复了那么一点点的无赖本性,把脸埋进美坐的颈窝里蹭,用牙咬住对方脖子上打的规规矩矩的领结扯开,舔了舔面前上下移动着的喉结。同时手开始不安分的下滑,掀起对方西装上衣的下摆把手伸进去,另一只手移到前方,解开了貌似过紧的搭扣。稻明四舔舔唇,好整以暇的盯着面前那人开始泛红的耳尖,抬起手扯松了自己的领结。他听见美坐抽了一口气,短促细微,却被他听的清清楚楚。

他再次把美坐摁回墙上亲吻,细小的水声被远方传来的音乐声给掩盖。好像是又换了一首歌?但谁在乎呢。


稻明四感觉到舌尖传来的回应,有点小心翼翼的,不仔细去感受根本就发现不了。他慢慢放缓了攻势,让两人是互相亲吻而不是单方索取,甚至由美坐为主导,稻明四迎合他的缠绵。

稻明四感到美坐的手臂绕上了他的背,拥抱着他,下身也开始充满暗示性的磨蹭着他的,十足的挑逗意味。

哟呵,这是终于肯接受自己了?

稻明四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压不下冲出去边跑边大笑的冲动了。而现在唯一没有这么做的原因,还是因为先进入眼前这个人比较重要。

美坐的眼睛湿漉漉的,蒙上水雾的双眸近似茫然的看着他时简直就是凶器。稻明四咬咬牙,分了点神去思考有人经过的可能性,然后解开了自己的搭扣,委身下去,和美坐的贴在一起。

气氛暧昧,空气中充斥着情欲的味道。


















稻明四突然感觉自己裤子后面被谁扯了扯。他回头。

“啊,不用管我,你们继续。”稻妈抬起头,晃了晃手中的毛领子,“我就是来给你送尾巴的儿子,怎么总是这么丢三落四的呢。”

美坐直挺挺的把脸栽入稻明四的胸前。

“…………妈你是不是故意的。”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能怀疑我呢,你有尾巴多好看啊,对了你们再往里走走,那有间客房,里面啥都有。”

……





直到门也锁了,前戏都做了,润滑剂也用了,准备进去时,美坐还没有反应过来。稻明四不满的俯身去咬他耳垂,听见对方梦呓似的喃喃。

看来打击很大啊。

稻明四忍不住笑,这笑声在美坐耳边回荡,终于被他听了进去。他艰难的扭头,对上稻明四的小眼睛。

“……你…我…那个…”美坐语无伦次,“…怎么办啊……?”

稻明四看他那样又忍不住亲了亲他的眼睛,柔声道,“别怕,看我妈那样,多半也是中意你的。”顿了顿,语调又抬高,“不过就算他们不同意又怎样,我喜欢的是你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美坐也拿这样的稻明四没辙。


情动时稻明四俯身,在意识已经有点不清醒的那人耳边轻吐一句,“我爱你。”他舔舐着美坐的耳廓,低低笑了,“你要的下流情话。”

这么一句可能使他回了神,本来抠着稻明四背部肌肉的手颤抖着放平,微微把他拉低,仰起头也在他耳边断断续续的回了一句什么。

稻明四不再说话,温柔的吻了吻他潮红的脸,下身再次用力挺进。

谢天谢地,这个回复和上次那个是一样的。

他想要的回应。


【END】


——————————————————————


题目:

【稻美】你尾巴落座位上了儿子

【稻美】地主家的傻儿子与聪明媳妇儿

【稻美】过道爱情故事之舞会旁边

【稻美】你明白我所明白的你明白的事吗

【稻美】钢琴师晚上盒饭加鸡腿

【稻美】原来这是个颜色组

题目真多呢,好难取舍(苦恼

我交代,本来是第一个题目,后来不由自主的开启了新世界。

每篇的名字加长是固定后续了,也许玩文章题目也会变成一个固定展览也说不定呢。

↑别信。

这算我第一次开了个擦边球的车……?共梗er如果你也看了这个那我再次声明那不是车只是一首充满爱的诗歌快删咯。

写的我羞愧极了说实话……面对着蒸汽机万有引力地心说的我居然在写这些(捂脸。

给自己的五十fo点梗的车一个缓冲(说完看了看八十的关注。

感谢你们……在我如此奇怪的更新时间以及首页一片坑的环境下还是果敢的关注了我(土下座。

不过我应该还有充分的时间在一百fo点梗前以我这速度从容不迫的开完车,科科x

哦扯了这么多突然想起,这篇文其实本是脑了个走廊里两人相互调情,然后干柴烈火快真干起来的时候稻妈妈给儿子安好了尾巴。

然后就变成了双向暗恋(黑人问号.jpg

然后就有可能有人要问我了,513你怎么开个车这么含糊呀你行不行呀怎么这么快是不是用肾过度

【哔——————】

咳,只是做个缓冲!先定个小目标,一步一步的放开我的耻度

【哔——————】

好吧就是说我硬的起

【哔——————】

就是我开车的话,会更长些(只是剧情长),更多些,描写的更充满想象些。

不行就问我共梗er体位的科学问题(划掉

叨叨了有点多,现在这个只是个复健

有一篇我好喜欢的脑洞!就是数学课的那个,等考完再码,就是这么有原则

伍.当第二天是数学考试时我选择了码字.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放开我,脑洞,我要学习.壹叁


08 Nov 2016
 
评论(29)
 
热度(39)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