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顾罗】寒枝

顾小白单恋向

看设定猜结局系列

做喜欢虐磊的雷磊圈里一股泥石流。


——————————————————


【顾罗】寒枝


从大学起,顾小白的身边一直都有罗书全。

那个时候他们还是好兄弟,好哥们,好室友。有什么问题吵吵不行打一架就好,打完还能给对方上个药。

顾小白总说凭罗书全那智商离了他就活不下去,罗书全就咬着牛奶吸管对顾小白笑说有种他下次稿件消失不要来找他。

周围人都表示没眼看。阿千常在三人AA制聚餐时嚼着一口菜的打趣说你们的日常离情侣间就差一个互相擦嘴。

然后总跟阿千过不去的顾小白轻蔑的哼一声,抽张纸就给罗书全擦了擦嘴边的汤汁。

罗书全一脸你神经病啊就扔给顾小白一个眼白,用手背抹了抹刚才被顾小白碰过的地方。

阿千撑着头幸灾乐祸的笑,表示喜闻乐见极了。

顾小白立马换上委屈脸说全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怎么能不配合我呢现在国难当头国家陷入危急存亡之秋我们应该同心协力共击外敌。

阿千噫了一声。顾小白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外敌你给我交代清楚了不然我就让你交代在这。

罗书全不情不愿勉为其难的抽出一张纸。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顾小白笑的跟听说仗打完了可以回老家结婚了一样。


顾小白在有些时候的某件事上特容易接受现实。

比如说,当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自己好室友、好哥们、好兄弟时,他没有吃惊也没有吃鲲,只是安静的穿上外衣,又给编程编到一半就趴桌上睡了的罗书全披了件外套,打开门走出宿舍楼走进教学楼去上了节英国古典文学,记了四页纸的笔记。

回去时还和以前一样带了份外卖。

把外卖放桌上后顾小白去叫醒罗书全,看着他揉眼醒神,慢腾腾打开筷子盒饭,赞扬这菜比食堂好太多。顾小白再次站起身,这次除了外衣还围上了围巾。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顾小白说,“快考试了,我去自个习。”

罗书全专心扒菜,点头随意嗯了几声。


那时的天气已经开始凛冽起来了,顾小白刚才出去时就领教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

他哈了一口白气,脚步拐个弯去了湖边,手揣口袋里缩了缩脖子,沿着铺了鹅卵石的小路绕着湖走。

两行脚印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四行。


顾小白交了个女朋友,眼睛大,水灵的仿佛是初春清晨的森林,脸颊上有婴儿肥,笑起来时都鼓起来,很是好看。

罗书全和阿千一合计,威胁顾小白请客吃饭。

顾小白就选了他们常去的那家不起眼的火锅店。

阿千和他女朋友挨着坐,顾小白和罗书全挨着坐。

阿千在等上菜时一直拉着人家姑娘的手一脸语重心长,每一句都拐着弯损顾小白。

罗书全适时的伸出一只脚去阻止了顾小白和阿千的脚上战争。

顾小白愤愤然的一别筷子抢去了阿千夹中的菜,转手丢进罗书全碗里。

姑娘不知道又听了阿千胡说八道的什么鬼话,两个女孩子在氤氲升腾的火锅蒸汽后笑成一团。

自己女朋友笑起来很可爱,脸颊鼓鼓的笑眯了眼睛。顾小白当时就觉得罗书全算什么他有长及腰的黑直发和起码C-Cup的胸吗?


但他没料到罗书全也在笑,他一扭头就猝不及防的跌入那人眼里。罗书全撑着头,嘴里还嚼着顾小白给他夹的菜,冲着顾小白笑。

顾小白突然,只是突然就觉得,短发和平胸才是正义。

顾小白和那姑娘在来年春深似海之时分了手。

罗书全躺在床上看书时偶然问起,但就和他隔了一个床板的顾小白半天才回。


“既然我不能给他他想要的生活,那还不如就在远方看着他。”

“你这就是不负责任。”

罗书全埋汰他。

亏得汉语中的男他女她是听不出来的,也亏得他们之间隔了不只一张床板。

所以罗书全并未听出顾小白说的是谁,也并未看见顾小白看的是谁。



顾小白是一个编剧,也是一个演员。

他唯一演的一个长达十年的角色,叫朋友。



顾小白也不是说没去试探一下罗书全。他曾直接拉着罗书全看了一部以“阿千推荐”的名义的一部同志片。完了后他装作裂了三观的样子,“阿千这小妮子,整天看些什么片啊。”先把锅推到阿千身上,再状似漫不经心的问,“哎全全,你怎么看这个啊?”

“…你问我啊?”罗书全犹犹豫豫的,憋出一个中立的评价,“……不支持也不反对吧。”

“这叫什么答案。”顾小白不满,“假如你是……”

“不不不你给我打住小白。”罗书全伸手比了个停止的手势,“我直的很。”

“我又没说你,这么大反应干嘛。”顾小白抿抿唇笑了,“假如有男的追你呢?追你的话可不管你是直是弯,片里那个看起来是下位的最开始不也是直的吗。”

罗书全半晌无语,继而幽怨的瞪他一眼。

“拒绝,果断拒绝,然后躲的越远越好。”罗书全说,“要我我接受不了这事。”

很好。

自此顾小白心里那块石头终于哐的一下砸中了脚。

你看,多大的一颗定心丸。


但顾小白也不觉得自己是个gay,街上的人经过时他还是爱看姑娘们的脸与胸的。他交往过的所有女朋友中不乏有他希望能转移注意力的姑娘存在,但也不少他不能否认的动心。

这种动心像活火山,轰的一下喷发出来。岩浆爆发的满地蜿蜒,火山灰遮天蔽日。世界看不到任何东西。

但岩浆会冷却成岩浆岩,成为花岗岩或玄武岩或流纹岩。火山灰会被风吹散被雨吸附,这个世界就会像从未有过火山喷发一样,那份动心也就随之消散。

而罗书全,他对罗书全的感情绝对没有岩浆那么炙热。只如冰雪融汇成的小溪流水潺潺,却永不停歇。

顾小白折腾了自己七八年,终于释然了。

他喜欢的人叫罗书全。他是男是女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就是罗书全。

顾小白的女朋友如落叶一般无法停留,而罗书全一直在这。


顾小白第一次失控是在一个没有什么要事发生的清晨。

他刚醒过来,就看见罗书全站在他面前笑,而自己手上竟然还捏着一块硬币。

后来他听罗书全说他刚跟埃米从午夜剧场中出来。

他不喜欢埃米,非常的,特别的不喜欢。虽然他就没喜欢过罗书全的女朋友,但他对埃米这种甩了他的全全的罗书全的女朋友更没有好感。

他迅速的给自己编了个剧本,终于隐晦的,把自己的心思透露了些许给他。

可罗书全没察觉。


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想有第二次。

那时他们坐在车里,忘了谈的什么事。罗书全看着前方沉默,而顾小白看着他的侧脸,有点恍惚。

他在想,罗书全在他身边待了多久了呢?他们说过了多少的话?他们一起经历了多少的事?

这个人,陪了他多少星霜变换?

一个没忍住顾小白伸出手,用手背摸了摸他朝思暮想的对方的脸。

手感很好,软软的又光滑,就是凉了点。

罗书全回过神瞪他一眼,抬手擦了几下自己的脸。


第三次他和罗书全打了一架。

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他和罗书全发生分歧都是因为罗书全的女朋友?

所以当他一拳招上去,再把罗书全压在身下时,他吼出来。

“你他妈为了一个女人连我都不要了是不是?!”

身下那人不停咒骂反击,自己则使劲压着他。

顾小白是真气。气罗书全为了一个女人跟他翻脸。实在不行你去气左永邦啊干嘛连我一起迁怒。

后来两人都没力气了,罗书全没听见他说什么,顾小白也就没有听到回复。

“杨晶晶不适合你。”顾小白最后这么说。

罗书全闷哼一声,抬起手把眼镜弄上额头,遮住眼。

“……哪谁适合我?”罗书全问。

顾小白没答话。

楼梯间只剩渐趋平缓的呼吸声。


顾小白遇到了莫小闵,小雪,珊莉。他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女人。他与她们交往,每一份都真心。

但他心里早就住了人啊。那个人恃宠而娇,强硬的占据了自己心中最美好最柔软的部分。他窝在里面,说什么都不肯出来,生气了还会挥动小小的拳头不痛不痒的敲打他。

顾小白没辙。

所以他只有任由自己心里那点微不足道却无法忽视的痛继续痛下去,在身后看着罗书全的背影,为他打架,为他追女孩子出谋划策,当他的伴郎,陪着他在新婚当夜窝在他家喝酒。

酒过三巡,满口嘟囔着胡话的罗书全终于安分下来,把脸埋进手臂,含混不清的吐字。

“小白啊……”罗书全的声音不清楚,有点失意的闷,“我就……只剩你了……”

顾小白手中的酒杯一晃,半晌苦笑一下,一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伸手摸了摸那人手感很好的柔软的发。

“难得……!比你还惨一次,”顾小白呼出一口酒精味的气体,勾了勾嘴角,“我连你都不剩了。”


【END】


——————————————————————————


似有千言万语而说不得。

寒枝这个题目吧,断章取义的取自“拣尽寒枝不肯栖”,生硬的解释了顾小白给不了罗书全美好的,被世俗认可的生活,所以选择沉默。

一涉及到世俗眼光问题……有几个能美满的啊。

所以圈地自萌就一定要好好的在圈子里萌,比如我现在已经不奢望真主发糖了,连祈求不要和别人秀都不奢望了。

好像太过负能了?看来码刀会影响心情,要不得要不得。

哎呀我好难过,要吃糖才能恢复。

冷圈就冷圈!冷圈抱团取暖热乎!就算取暖靠抖也是抖!

(真冷到不知道说了什么,南方的天说冷就冷啊一场秋雨一场寒啊

伍.好冷啊好冷啊.你见过凌晨一点的寒潮吗.我在书上都见过寒流.你见过要考试还熬夜不务正业的学子吗.没有.壹叁


09 Nov 2016
 
评论(11)
 
热度(36)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