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雷磊】且说那日春和景明 (磊磊1206生贺

回正剧向试试(。

如果赶上了就是磊磊生贺,如果没赶上就是迟到的磊磊生贺(。

从容不迫的从十个脑洞里挑挑拣拣出了一个甜的x

颜王依旧是哈士奇设,磊磊依旧是狐狸设。

小甜饼,严重ooc,这次应该可以说是变成逗比风了

写到快结尾时看了看上面这句捂住了脸


——————————————————————


【雷磊】且说那日春和景明


01.

说书先生啪的一开折扇,先平平伸出手去在面前一划,把面前一干吃酒品茶的市民文人的注意力召回,再用扇掩了口,待喧闹沉淀下来之后才合起折扇。

说书先生衔着笑意,故作低沉的开口。且说那日春和景明——


1.

那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要背古文的话,黄磊是手到擒来的。

但现在没有岳阳楼,也没有洞庭湖。他在一家茶馆里,听说书先生天南海北古今中外的讲流于市井间的神异鬼怪。

黄磊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茶,又腹诽了句。

狐仙可不会顶着耳朵拖着尾巴在大街上到处晃。

至少他不会。

黄磊起身结了账,再要了些上好的浮梁茶便慢悠悠的跨过门框出去。

说书先生的故事还是少信点为妙,谁知道几分真几分假。

黄磊拢了袖。最近天降温了,感觉会遇到些不好的……

没想完呢就被绊了一下,脚步踉跄赶紧保持回来平衡。黄磊想是哪个刁民想害朕,转头后只看见地上趴了一只撑死一个月大的doge。

哦,不是柴犬,是哈士奇。

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模样,耳朵时不时抖动一下,身上的毛也不是特别脏的那种,像是被遗弃不久的小狗。

狐仙黄磊愣了老半天,想了不下二十种解决方法,然后全都在那只小哈士奇发出的一声呜咽中化为了乌有。

——去你的恐有大凶哦这只狗那么可爱啊不是作为一个以慈悲心肠著称的狐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黄磊不动声色,小心翼翼的捞起哈士奇走了。

好一个不动声色,乐呵的嘴角都要翘上天了,作为一个狐仙的矜持呢。


02.

命中注定啊命中注定。说书先生像私塾里的先生一样划重点时用折扇敲了敲面前的楠木桌,你看,万事万物都有它的规律。


2.

那日的确春和景明,但黄磊的心并不波澜不惊。

他好声好气的照顾那只哈士奇,结果这大爷一醒就对着自己的手咔嚓咬了一口。

嬲你个球哦。黄磊心有点苦。狗咬吕洞宾不识好狐心。

哈士奇站不起来,却抖着耳朵目光狠戾的盯着他。黄磊瞬间明白过来,感情这只看上去又小又傻的doge也是个同道中人啊不是同道中犬科动物啊……

黄磊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他一向是捡些小动物回家的能手。上次捡了一只小绵羊悉心教导,化了人形后过了没些日子被一只猪拐了。再上次捡了一只和他同种的狐狸,等到和他下棋不分伯仲后跟一只松鼠跑了。这次捡了只小哈士奇,结果一看,估摸着是和别人结了仇才变成这样自我疗伤呢……

好气哦不想保持微笑。


黄磊坐在床边揉着太阳穴想怎么处理,毕竟他一向与世无争,日常爱好就是品品茶做做饭听听故事,才不想随随便便就与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结仇。

没想出个所以然的狐狸有点苦恼,可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衣袖被什么拽了一下,黄磊低头,正好撞见那只小哈士奇咬住他衣袖扭头一扯。

刺啦一声。


黄磊黑着脸提起小哈士奇的后颈扔出门去。

给我自生自灭去吧凑不要脸的小混蛋。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硬不下心的狐仙黄磊打开了门。

哈士奇还是趴在那儿,气息微弱。

黄磊叹了口气,蹲下来把哈士奇抱入怀中。

“可别给我惹出事……”他嘀嘀咕咕,进了门,“我可是可以随时随地把你扔出去的。”

“恢复之前就住这儿吧,我照顾你。”


03.

这位狐仙大人啊,一向都狠不下心来。说书先生掩了嘴笑,手指轻叩桌沿。为数不多的几次都被他给追回来了,就一次,他没有回头。


3.

至此哈士奇就在狐仙黄磊家住了下来。

黄磊给他做的第一顿饭他没吃,怕有毒一样一声不吭的盯着。黄磊火气一上来,嘿你咋地这么不识好歹呢多少人排队喊我爸爸我还不给呢,就端起来自己吃。

最后哈士奇只吃了一点。

第二顿就直接扑他怀里抢了。

黄磊一脸深藏功与名的笑。


有时候他抱着睡着的小哈士奇当火炉坐桌前看书,看着看着出了神,就想啊谁这么凶残连一只极二的哈士奇都不肯放过,看这哈士奇的恢复速度估摸着法力也不高啊,到底什么时候恢复好啊这么能吃快把他家给吃空咯——然后黄磊就感觉到哈士奇的小脑袋无意识的蹭了蹭他放在他身上的手。

——永远别恢复算了我养的起!

心神一颤尾巴就冒了出来,在空中划了几个弧,蓬松的狐狸尾巴盖在了小哈士奇的身上。


哈士奇越大越黏他。后腿立起来能到他胸口的哈士奇经常是对着他一个狗扑,摔到腰快断了的黄磊在下一次他扑上来时右手捏个诀闪到旁边。

趴在地上好几次的哈士奇一脸犬科问号,到后来明白过来后小眼睛里居然泛起了泪花。

……哭毛哭!你都多大了!啊?!

哈士奇再次如愿以偿的扑到了狐狸。


黄磊撑着头问过哈士奇名字。“你看我也不能总是哈士奇哈士奇的叫你是吧。”黄磊语重心长的跟那只一直不肯说话的哈士奇讲,“我知道你也是修炼到一定境界了的,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哈士奇抬头看了看黄磊,抖抖耳朵又趴下去。

“你不说,那我就叫你大傻子了啊。”

哈士奇浮现出了一个难以言表的表情。


后来黄磊回家时被人给堵了。

流年不利,运交华盖啊。

黄磊默默,怎么想都没想出来自己一只多么与世无争的狐啊怎么净被一些大型肉食动物给缠上呢。

对方让他把狼交出来,他半天没想起自己家里哪里有狼了明明只有一只哈士奇,结果对方以为他不配合脸色一沉一个瞬间就扑过来,黄磊急忙闪避,堪堪刮破了长风飘飘的衣裾。

各位大哥你们了解一下情况再打啊!黄磊整只狐欲哭无泪,自己已经多年没有动过手了,攻击手法有点生疏。

但也不是说不会打啊。


全部解决掉是有些困难的。但他毕竟有智商加成,绕了半天也甩掉了余下追兵。

黄磊有点狼狈的跌跌撞撞回了家,最后一点力气施法把哈士奇的气息掩了以防对方找到他,大概就倒在了地上失去意识。

再睁眼时自己好端端的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床边桌上放了一碗粥。

黄磊有点懵。

他坐起来环顾四周,没有看见哈士奇。他心里一紧,连忙掀了被就要下床去找。

这时有人走进来,见他打算下床就赶忙过去把他按回床上。

“哎呀磊磊你受了伤啊快躺好喝点粥恢复恢复。”

黄磊愣愣的盯着男人的小眼睛,任由他把自己扶回床上掖了被角端了粥凑到自己嘴边,脑海中瞬间刷过一片片的弹幕,但最后只说了一句。

不是卧槽你不就是说书先生常说的那个以一挑十的狼王孙红雷吗久仰久仰幸会幸会,不是你咋化了人形眼睛还怎么小呢,也不是你不是哈士奇吗为什么说你是狼王这不对啊,更不是原来你恢复这么慢只是想吃我家米。

“你丫喝粥没勺子哦?!”

狐狸黄磊和他捡到的哈士奇孙红雷的第一句对话,没有小说中含情脉脉的情言,没有评书里故作玄虚的哲理。他们就是平常的,如同熟知以久的老朋友间的插科打诨。

虽普通却意蕴深远。


04.

根本没有什么意蕴深远哦。说书先生眉眼间全是笑意。这故事也没什么新鲜的,你们想听,我便讲。


4.

明明是哈士奇却被尊称为狼王的孙红雷继续死皮赖脸的窝在黄磊家。

“你说我当初怎么就捡了你这个蹭饭吃的?”黄磊咬牙切齿,翻炒菜的动作便狠了些。

“因为你爱我。”孙红雷说。

“什么?”

“我想吃粉蒸排骨!带葱花!”

“自己去外面拔点葱过来!”

“得嘞!”


黄磊问孙红雷什么时候走,伤好的也七七八八了吧。孙红雷就一脸委屈的看着他,而黄磊每次都受不住这个。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


孙红雷硬是跟着黄磊去茶馆听了几回书,每次都能在十分钟内睡着。黄磊叫醒过他几次,最后也索性不喊了任他东倒西歪的睡到地老天荒。

后来孙红雷也不去了。每次黄磊出门前都会眼巴巴的扒着门框,小眼睛里全是不舍。

“乖啊,等我回来做粉蒸排骨。”

“你还想不想吃小鸡炖蘑菇了?”

“汤在灶上煲着,注意火候啊。”

黄磊哄他,像哄小孩子一样。


有一次他回来时没看到孙红雷。

待孙红雷从外面闪回来时,他发现早归的黄磊站在屋子中央冷着脸正等着他。

孙红雷有点怂,小心翼翼的往后挪了一步。

那次是黄磊单方面的训斥孙红雷,训斥到孙红雷终于肯说。

“那只叫百花的母豹子……上次就她袭击的我。”

百花。黄磊是有所耳闻的,特别是最近。就一句话,不好惹。

黄磊难得对孙红雷敛起了笑意,咬了咬唇,一句话没说转身进了厨房。

自己让黄磊担心了。

孙红雷看出来,自己让黄磊担心了。他甚至不是生气,而是担心。

他于是蹭过去,蹭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黄磊。

黄磊身形一滞,但什么动作也没有。

“…我不喜欢……你知道的吧,我不喜欢与人争斗。”

感到孙红雷讨好般的蹭着自己,黄磊揉揉眉心,说。

“嗯,我不这样了,磊磊。”

“我不是说……”黄磊手搭在灶台上,措着词。

孙红雷在等。

“我不是说,让你和我一样。”黄磊说,“我是习惯了我的日子。一个人无牵无挂的,什么也不用管……”

“但红雷你不同啊。你是靠……厮杀,战斗,生死线上的……”黄磊顿了顿,他声音有些抖,“你靠这些才到今天这个……即使我不想,但我知道我不能阻止你去远离这些……可我……”


“你我终究是不同路的……红雷。”


05.

后来?后来啊……说书先生抖开扇子,眯了眼笑。后来,就是他没有回头的那次狠心咯。


5.

黄磊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孙红雷一眼。

他只能感觉到身后的热量离去,从他的心上剥离开,一点一点散在冷空气里消失不见。

屋子里回到了以前,却又比以前更空。

黄磊跟自己说这是心理暗示,那只哈士奇又大待的时间又长,自己只是习惯了而已,没有什么习惯是时光不能磨灭的。

时光磨不灭的,都刻在心里呢。

可他没时间去验证那到底是浮于大脑皮层还是刻于记忆深处了。


门并没有被温柔相待。被人一击冲撞开后黄磊正巧放下茶杯。

“久仰大名。”

他对来人笑。

白色面纱下的姑娘轻轻笑了,微微行了个礼。

“久仰久仰。”姑娘说。


黄磊讨厌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也讨厌叨来叨去才动手的。但他现在明白一言不合是为了速战速决,叨来叨去是为了拖延时间。

所以他端起茶杯示意询问来者要不要来一杯,所以来者一下俯冲过来直取他的咽喉。

黄磊还是避开了,肩头上划一大口子,哗哗的往外冒血。

“哎呀,”姑娘的面纱只轻轻扬起边角,姣好的容颜若隐若现,竟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般惹人心痒的俏丽,“先生有点疏忽呢。”

疏忽你大爷。黄磊心想,抬手按住肩上的伤。“百花公主不必多言。”黄磊朗声道,“黄某只是觉得公主不喝这茶的确可惜,一时晃了神。”

都是屁话,这茶他自己喝都来不及呢还会让别人喝?

百花的面纱突然旋转起来,再次平息时洁白成了墨黑。“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她声音都变的凶狠,真真在在染上了杀意。

不,他不吃酒,谢谢好意。


屋内空间狭小,可两人都没出去打的意思。百花招招取他心口,黄磊防御的紧密才堪堪护住,身上不断出现血痕。

“黄先生是为了报仇吗?”攻击间隔中她微微歪了头,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样子,“可为什么不想想我为什么要攻击他们呢?”

废话他怎么可能不想也怎么可能没想到。她干嘛要无缘无故的攻击艺兴和小渤?当然是因为他啊!为什么他这么与世无争却会被她盯上?当然是因为孙红雷那个大傻子啊!

“黄先生,你打不过我的。”百花叹息,俯身在黄磊耳边说。黄磊的衣袍被血染的红透,一时间他蜷缩的地板处聚起了血泊,白净的脸沾了血污。

他当然知道自己打不过。连孙红雷都打不过,他去不是送死吗?

“不过你能伤了我,还真不错。”她声音又沉下去,“他在哪?”

黄磊看都没看就知道她黑色面纱那面又出来了。打斗时换来换去的晃的他头晕,这一定也是攻击手段之一吧高明极了真不愧是能称霸一方的母豹子。

但黄磊没回答。他有点没力气了。


百花忽地一阵心悸,她大力扯起黄磊的衣领,盯着他半睁的眼。

“……你做了什么?”

我啥也没做啊。

就是在你来之前画了个阵儿,在你打翻我那杯茶时启动的,加上我和你的血,齐活了。

所以当初喝了那茶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真是。

黄磊扯出一个笑,嘴角处的血渍配上这弧度极其骇人。

“与其…与其让你毁了红雷……”黄磊断断续续的说,勾着嘴角,“不如先……让我毁了你。”

百花惊慌的折身飞扑向门,一连施了几个法都无果。她转头看地上的黄磊,眼中带着无法置信和丝丝恐惧。

“他就这么能让你牺牲一切?!”她朝他质问的吼。

啊真是难得。黄磊想。从不在人前露面的百花掀起面纱,是一张赏心悦目的脸,就是脸上的狰狞有点令他尴尬。

“他值得你放弃掉命?!”


向来以无牵无挂自居的黄磊,只想起了两幅画面。

第一幅,是他在小哈士奇蹭了自己的手后,自己用尾巴盖住他。

第二幅,是他某日晚归,孙红雷扑上来紧紧的抱住他叫他磊磊。

心里顿时被安抚的平静下来。意识消散前,他露出一个微笑。

“对啊。”他笑。


那大概就是爱着与被爱着的幸福了。


06.

说书先生依次收了听众的赏钱。有人忍不住问了,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与假有那么必要么?说书先生一双杏眼里有光,亮晶晶的带着笑。

自是半分真半分假。他说。说书先生的故事啊——


还是少信为妙。


7.

黄磊不紧不慢的起身,于出门的人群中逆流而行。走到较远的一处,抬手用扇骨敲了敲桌。

“怎么连我说的故事你都能听睡着。”

被打扰了甜梦的孙红雷不情愿的睁眼,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硬说没睡呢磊磊我在听。

“那你说我讲了什么?”

“不就是那些陈年旧事嘛……”孙红雷辩驳,“以及磊磊你是不是又没讲我英雄救美的结局?”

“你还有脸说呢!”念此黄磊微怒的敲他脑袋,“把我下了血本拼了一身力气的阵随随便便的破了,反噬过程有多长多疼知道吗?”

“那还不是你先赶我走的吗!”孙红雷也恼了,“我不破阵就任你和那个母的同归于尽哦?”

两个最小不过三岁最大不过六岁的犬科动物梗着脖子再一次为吵过不下八百次的事吵起来,大至看你满身是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时我差点吓的一口气哽过去知道嘛,小至你还有理了哈怎么不算算你当年赖我家花了多少银子。

然后孙红雷顺手抄起茶杯递给黄磊示意他润润嗓子,黄磊坚持小口小口抿完后一时安静下来。

“……下次不许再给我招来一些麻烦事。”

“你下次不独自承担我就保证。”

“你不捅娄子我怎么会这样做?”

“那你的意思是我惹了麻烦你就会和上次一样?”

“不。现在我会直接把你扔出去。”

“上次你也是把我扔出去的。”

“那不是你自己走的吗?”

孙红雷噎到没话说,赌着气提着一路过来买的菜蹬蹬蹬快步走,黄磊悠哉悠哉的没管,闲庭信步般走过一个个摊子。


他忽然顿了步,停在一个刷了红漆的木架子旁。

架子上满满的挂了祈福牌,随着风左右摇晃着,带着希冀流向远方。

“磊磊?”不知何时折回来的孙红雷唤他一声唤回神志。黄磊眨眨眼,扭头对孙红雷笑。

“这就来。”

黄磊把手上缠了红绸的祈福牌挂上去,紧赶了两步牵住了孙红雷伸出的手。


说书先生的故事半分真假,隐藏的那部分故事藏在手心里。

藏在风中。


【END】


——————————————————


本想结个好尾,最后依旧(安静

共梗er问我为什么要改文风,其实就是想挑战一下自己,试试哪个顺手哪个受大家喜欢

转换失败x3

前前后后码了大概四五天,终于赶上了(躺平

不过这种有点设定的比较难描写感情……还有点迷之逆……

雷磊不拆不逆(坚定

↑所以我迟早有一天会被饿死x

磊磊赶颜王走的那里很突兀,因为剧情本不是这样发展来着orz总之突兀的地方是我词穷没法衔接orz

送上一份不怎么好的生日祝福(。

伍.还是要多读多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壹叁


06 Dec 2016
 
评论(1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