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魔道祖师,薛晓不拆不逆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南混血)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还会产粮x
 
 

【雷磊】双总裁设

我茶说想吃双总裁设,顺带拯救一下我那么久的咸鱼 @撸撸茶  @粮在哪儿 给我家茶(比心)

前两篇是雷磊双总裁设的一方示弱(?)后面一篇是杨年华和万山的拉郎,很有可能以后会把杨年华改成林泰然后开个车(划掉)毕竟我吃的是杨年华和方俊(划掉)

↑所以这是预警

首发群,微改动(就是几乎没改的意思)许久不写有点手生,以及南方写手死于冻手

我那么久没更新大家居然都没取关……(土下座)

———————————————————

“红雷?”

黄磊的领带还没解开,他的手正放在上面,疑惑的转过身去看落在后面的那人。

而孙红雷不管这么多。

他随手扔了装在公文包里刚刚签好的大概值一后面很多很多零的合同,文件夹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他脚步有点虚浮的走过去,整个人相当于直接挂在黄磊身上。

“怎么了?”

他没说话,把头埋下去,额头抵着黄磊的肩,轻出一口气,抱的更紧了些。

“……磊磊……”

孙红雷的声音闷的厉害,有气无力的,沙哑的语调一下使黄磊的心提了起来。

刚才在谈判中,黄磊能看出孙红雷因为近些天的工作而熬夜熬出的黑眼圈,却依旧强打精神,表面上甚至滴水不漏的谈判,签好了最后的订单,开车回家时也没说什么,还和顺路带上的下属打趣。

在外人面前逞强到什么样子,一回家就趴他身上萎了吧。

黄磊撇嘴,终究是没有硬下心去把他推开,伸手也抱住了他,在他背上哄孩子一般的拍了拍。

“累着了?”

“嗯。”

黄磊嘴角勾起来,“哎这可不行啊,要是转头让你手下那些人瞧见他们的主心骨瘫成这样,那还不人心惶惶。”

孙红雷闷闷笑了一声,顺势再蹭了蹭黄磊。

“反正这只有你。”

黄磊也笑,偏头亲了亲孙红雷的发旋儿。

“再趴收费。”

“行啊。”

孙红雷借势侧头在黄磊脖子上轻啃一口。

“晚上补给你?”

————————————————

黄磊一下睁开眼睛,喉咙里似痛苦的低吟了一声,手按住后颈稍微使了点劲的捏了捏,才重新坐直。

这椅子不舒服,扔了算了。

他又按了按太阳穴,强打精神的眨了几下眼,拿过一份文件。

“你这还没吃饭呢吧?”

办公室的门砰一下被强行推开,始作俑者却一脸不自觉,反而提起手里打包好的饭菜向他邀功般的晃了晃。

“红雷你又这样。”他失笑,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提前醒来,在办公椅上睡着了的事他没发现,“我门都不知道被你弄坏了几扇。”

“门又没锁,我干啥不能进。”孙红雷理直气壮,随手扯张正反面印满文字的纸垫着,把饭盒往黄磊办公桌上一摆,顺势找过最近的椅子拉过来挨着他坐下,“更何况你的不也是我的,我弄坏自己的门又没关系是吧。”

“是是是——”黄磊拖了长音,手上行云流水的签好名,还偏过头去对孙红雷笑,“孙总,瞧我这见外的,不知您这次大驾光临,是要打算和敝公司签个几扇门的合约啊?”

孙红雷眼睛斜着看他手中的文件,听此翻了个白眼,但嘴角还是越翘越高。

“看你这拉合作拉的辛苦的,”孙红雷没理会黄磊的玩笑话,伸手把饭盒打开,“你干脆赶紧找个接班人得了,不成签给我也行,我养你啊。”

“你这臭不要脸的。”黄磊垂下眼笑了笑,也不在意,接过他递过来的筷子。

“磊磊,你不必那么辛苦,你有我呢。”

“合着你辛苦就没关系?”

饭菜很简单。即使孙红雷和他在一起了这么久,每次下厨还是他来。不过他更是乐得去做这个,孙红雷抢也抢不到。并且平时红雷更忙一点,一般他进厨房折腾完了,盛菜出锅时孙红雷前脚才刚进门。

黄磊才想起来,今天孙红雷说要给他下厨,说是要让他尝尝他的手艺。

得,他太忙给忘了。

这下筷子从他手中滑落,啪一下掉在了桌上。他醒神,发现孙红雷脸色并不好的盯着他。

黄磊心虚的冲他笑了一下,赶忙拾起筷子迅速扯张纸擦了擦攥进手心,再拨拉了一会饭菜,才小声解释:“不是那个,我才想起来……”

孙红雷眉头皱紧了些,但似乎并没有在意他刚刚说的事情。他伸手去把他鬓角长了一点的发丝别到耳后,又去抚他后颈,拇指按了按穴位。

“办公椅不好睡吧?”

闻言黄磊僵了一下。孙红雷依旧不紧不慢的帮他揉着。

“你看到了?”

黄磊慢慢放松,手抬起来搭在对方手上,看着他笑了出来。

孙红雷盯着黄磊亮晶晶的眼睛,平日灵活还带着点狡黠的眼睛现在泛起了困意,有点朦胧涣散。

他简直要看不清了。

“你可是睡了至少有十五分钟。”

黄磊稍许嗔怪的瞪他一眼。

“那你就在外面等啊?”

“我可是先进来看了一眼的,看你在休息就没打扰你。”孙红雷辩解,“顺便,特别礼貌的先敲了敲门,再特别礼貌的推了开来。”

“哟,难得你会听我的。”黄磊忍下一个哈欠,眼睛还是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点生理泪水。他眨眨眼,使那些液体散开。

“我可是一直听你的,磊磊。”

黄磊这次没忍住笑意。孙红雷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嘴角,贴着他的唇开了个低音炮。

“我觉得我比你办公椅好靠多了。”他低低的说,眼角上挑,“当然,这听你的。”

黄磊撇嘴瞅他,上上下下都看了个遍,寻了个舒适位置靠了过去,头搭在他肩上。

“你可别太得意。”

“成。”孙红雷顺势环过黄磊的背,把他往自己那里带了带扣在怀里,脚勾过椅子再踩住滚轮固定。

他就这样抱了一会儿。

孙红雷听见耳边的呼吸声变得清浅,他低头看窝在自己怀里已经进入浅眠状态的人,凑过去亲了亲那人的脸。

“我发现事实上我也没有很听你的话来着。”孙红雷轻声说,“比如我现在就特别得意。”

————————————————

【Kissing The Fire】

他正尝试逃离。

觥筹交错的舞会实在让杨年华有些许不耐,领带似乎系的太紧,他扯了扯,顺手从旁边经过的侍应生手中托盘上拿过一杯酒,恰到好处的三分之一满。他没有看到底成色如何,毕竟只是个伪装。

绕开表面礼貌问候的人群,推开标识有安全出口牌子的门。他几乎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大厅中。

有谁能注意到一个人的消失呢?

被室内暖气闷久了,杨年华被晚风一吹才感到了真实。走廊开着窗,照明全靠外面的路灯。不远处似乎也站着个人,有轻微说话声传过来。

杨年华没去管。他把领带扯开,松松垮垮搭在他脖子上。他找了最近一扇窗户把它彻底打开,放下酒,倚在窗台上看着路上车水马龙,半晌摸出了烟,咬在嘴里,掏出火机点燃。


“借个火?”

只是吸了一口的烟还很年轻,红光跃动着急不可耐。杨年华扭过头,咬在嘴里的烟一起跟过去。

是刚才不远处的那个男人。西装革履,一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又插回西裤口袋里,一手手肘作为支撑靠在杨年华所在的窗台边,指间夹了一只未点燃的烟,双脚交叉站立。

一个放下戒备心的站姿。

眼眸含笑。

杨年华没说什么,把火机递过去。对方倒是显的有些许惊讶的挑眉,没有接过,反而是歪了歪头,站直了身,把手中的烟咬进嘴里。

两人间的一点红光随着呼吸一明一灭,杨年华保持递出火机的动作没有变。

对方撇嘴,口中未点燃的烟也极富生机的歪向一边。他伸出食指,动作轻柔却不容置疑的别开杨年华的手,抬眼一笑,上身伏过去,那烟就对着杨年华口中的烟准确的抵上去。

火光顺着接触的地方延伸,烧灼了透白的纸与烟草,又一路往下。触感与气息一并传递,两点火星点燃沸腾了两人之间稀薄的空气,一时间气氛竟有些暧昧不清。

太近了。

好在对方意图似乎的确只想借火。他离开,点头还道了声谢,便转过去手肘向后撑,身子向后仰,头发被夜风吹乱了几缕,他抬头,手指夹住烟撤离,口中吐出一片缈渺的烟雾,继而消散在空气中。

杨年华却没反应。

他脑海中想的,全是刚才那人半阖的眼,些许干燥的唇包裹在纸烟外围,抬了眼看他时的波光以及倒映在其中的星火。

和他自己。

像是知道杨年华一直盯着自己看一样,那人偏过头。杨年华如梦初醒般睁大眼站直,长长的一段烟灰掉落。

对方又笑了。那颗火光跃了跃,离他更近了些。

杨年华也笑。他拿出只剩些许的烟蒂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微仰头也吐出一阵烟,复而扭头看他。

对方的眼里多了一些挑衅。

而他倒觉得这是一个邀请。

男人动作缓慢却不失高傲的从西装内侧摸出一张名片,却没有递给杨年华。而是两指夹住其中一角,另一角倾斜着,抵上了自己口中的烟。

那张卡片很快有了焦黑的痕迹,继而被燃烧。对方一直垂着眼漫不经心的看着,仿佛与他无关一般。

他夹着名片的手指往前小幅度的一挥,那束火便横贯在两人之间,杨年华看见对方眼里跳动的也是火。那人又盯着杨年华了,杨年华觉得这眼睛是会笑的,但又如同那火。

危险而绝美。

让人飞蛾扑火般决然投身与其中。

他再次把名片收回靠近自己的烟,状似无意的吸了一口,那烟便燃烧的愈快。随即——这一系列让人摸不透的动作终于有了一个结尾。

他手指一划一松,那名片掉进了窗台上三分之一满的酒杯中。

火苗瞬间便沉了下来。适应光线的眼睛陷入周围丝绸般缠绕的黑暗。

杨年华感到唇上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像是些微低温的指腹,又像是润湿后的唇,稍纵即逝。一划,跳出了熊熊烈火。

那人装了漫天星光似的亮闪闪的眸子也在他眼前一晃,像只狐狸,靠着鲜亮的皮毛和诡计耍的追逐的猎人团团转,可又欲罢不能。

身后的门被推了开来。舒缓的乐曲泄出,明亮的灯光从身后倾撒下来。门再被关上,那些东西便也随着跟他隔了薄薄的一扇门。

但要打破它并不是什么难事。

轻而易举。

杨年华低低的笑了。他舔了舔唇,在窗台上摁灭了闪着火花的烟蒂,举起酒杯透着路灯光看了看,近乎虔诚的吻了吻杯壁。

像是倒退了时间,吻住了那团明亮躁动,嚣张却温暖的火。

接着他系好领带,把杯中液体从空中倾倒,那液体落在瓷砖上时还溅了几滴到他皮鞋上。

杨年华推开门。

『吻我以火』

20 Jan 2017
 
评论(1)
 
热度(44)
  1. 粮在哪儿伍壹叁—看到我请叫我去码文 转载了此文字
    宝宝你太棒了_(´ཀ`」 ∠)_我要用尽一生一世将你供养_(´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