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已不易 且行且珍惜』


【您好,需要听故事嘛?】


虹猫蓝兔七侠传,跳逗不拆不逆
〈逗厨〉

classica loid,贝莫不拆不逆
〈贝厨〉

王者荣耀,酒鱼不拆不逆
〈庄厨〉

时之歌,舜远不拆不逆(东偏南混血)
〈舜厨〉

凹凸世界,雷安不拆不逆
〈安厨〉

开心宝贝,花小不拆不逆
〈花厨〉



ps,主页标明的cp表示我不仅吃之后还会产粮,不分先后
 
 

【贝莫】玩梗系列1

火锅店:小熊用完了,给您只猫可以吗?

普通人au,但并没有小熊,也没有猫,以及不要问我为什么看名字就十分不中国的两个人会在如此中国的店里,我不知道,真的

本来写了一点的但惊觉看完摇滚莫扎特后我写的莫扎性格跑偏



贝多芬并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事实上,他也不会去对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给与关注。

他知道这事完全是因为心血来潮去了楼下那家火锅店吃晚饭。

一进门,发现里面清一色全是一对一对的情侣,不算特别大的火锅店里空位置也没剩几个。他随便找了个靠里面一点位置,拉开椅子坐下,刚翻开菜单就无意识的看见隔壁桌的一个男生边上还坐了只大约手臂高的小熊。

……原来这世界已经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吗。

“您好欢迎光临——!要点些什么吗?”云烟氤氲中有些突兀的窜出来一个声音,贝多芬以为是对他说,抬起头,却发现声音是从门口处传过来的,“哇哦——您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是一个人来的吗?真可惜呐——那么,请往里面走。”

新来的顾客在贝多芬后面一桌坐下了,那个声音也跟过来:“嗯,确定是一个人吗?我们店里有超大的——快要一个人那么大的小熊可以陪您一起吃哦?当然,不能喂它东西啦。不过要是可爱的女孩子喂的话,它肯定是欣然接受啦。”

贝多芬看了一眼隔壁桌手臂高的小熊。

那姑娘同意了。“那么请稍等,我去给您抱过来。”听上去十分活跃的服务生说。

为什么他一个大活人看不见。贝多芬腹诽。

所以他叫住了离去的服务生,语气不善。

对方回了头。

他戴了一顶大的有些夸张的粉色帽子,相较而言头发的粉反而显的淡,长发扎起来垂在身侧,看上去意外顺眼。一点都不像服务生的服务生带着笑意看向他,在几米之外,隔了两张桌子的地方冲他挥挥手,另一只手拢在嘴边。

“请等一下哦先生——”他拖长音,“我现在在为女士服务,点餐请找其他人——!”

贝多芬觉得自己可能进了个假火锅店。

随着对方的话语,立马就有一个看起来就是服务生的服务生过来,礼貌的问他需要点什么。

贝多芬一下就犟了,他啪的合上菜单:“我要刚才那个家伙。”他强调一遍,“那个粉色的家伙。”

服务生一脸困扰:“先生这恐怕的确不……”他赶紧接下一句,“您先点餐好吗?我去给您……”

“不行,”贝多芬抱着臂靠在椅背上,眼睛看都不看无辜的店员,“叫他过来,否则免谈。”

“可先生这个真的没办法……”服务生都快哭了,估计是贝多芬沉着脸时的确是凶到可以吓哭一批孩子,虽然服务生不是孩子,“店长他只对女生……”

“嗨嗨——等很久了吗——”话还没说完,他们的对话中心人物就抱着一只特别大的熊过来,并且是用飘。他从熊后面探出头,笑嘻嘻的飘到后桌姑娘面前,把小熊……大熊端端正正塞进姑娘面前的座位固定好,“这可是最后一只咯!您真是幸运呀!”

再然后一点都不像店长的店长转了身要飘——贝多芬看见了,他穿着轮滑鞋——要滑走,贝多芬桌边的看上去就是服务生的服务生赶紧叫住了他。

“店长!”对方听见了回头,看见自家店员要哭了的表情和他身边的顾客一脸的凶狠,“这里……”

他眨眨眼,似乎想起来贝多芬是谁,歪头多盯了他一会儿,再次笑了起来。

“我知道啦。”随着这一句服务生像是如获大赦一般赶忙离开。贝多芬就看着对方笑着滑过来。他甚至还行了一个礼。

“您有些面生呐——”他说,“我是沃尔夫冈.莫扎特。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路德维希.贝多芬。”很奇怪,贝多芬一听到对方带着笑意的话语,被无视后的不忿和固执就消了大半,甚至在对方说出自己的名字后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点餐。”

“没问题——”莫扎特不知从哪里掏出笔递给贝多芬,在贝多芬低头看菜单时接着说,“你是一个人来的吗?可已经没有小熊了……”

“我也不想要那种无意义又毫无生机的东西来陪着我。”贝多芬回答,“况且我来过那么多次,从来没有这个玩意。”

“唔,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嘛。”被怼创意的店长居然一点都没有生气,还是笑眯眯的,“虽然我也是觉得有没有这些陪都是一个样啦。——毕竟,就像您说的,不具生机。但女孩子们喜欢!”

他笑起来,贝多芬仿佛就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除了笑以外的表情保持住了三秒。“不过您不是第一次来吗?真遗憾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命运吧。”贝多芬把菜单和笔一起还给莫扎特,没有再说话。

莫扎特拿着菜单笑,弯下腰凑近了贝多芬一点。“那就是说——”他歪了歪头,“现在我们相遇了,这也是命运咯?”

那瞬间的心悖短暂的仿佛是一个错觉。



火锅料逐渐上齐,集齐店内所有种类饺子的贝多芬正准备一个一个吃过去时,余光瞥见一个粉色的身影。他抬头,莫扎特正拉开他面前的椅子坐了下来。

贝多芬手一抖,夹着的饺子掉到锅内溅起滚烫的汤。莫扎特连忙侧身一躲,语气带着抱怨:“你小心一点嘛——”

“……你为什么?”贝多芬看着对面那人已经特自然的拆了一副碗筷夹走他一个饺子,有些懵逼的问。

“嗯?我怎么了?”莫扎特咬了一口饺子,烫到连连抽气,说话有些含糊,“哦,因为那个,你不是说不要小熊吗。”

“……所以?”贝多芬看莫扎特被烫到后只能小口小口吹气吃,不禁决定把碗里的那个先摊凉一会儿。

“什么所以啊?”莫扎特好不容易吃完一个饺子,再接再厉又夹一个,“不愧是我的店,就是好吃。”

“所以你是小熊的替代品?”贝多芬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自然的也吃了起来,仿佛面前是老朋友久别重逢,他不由自主跟他说起了话,“在没有小熊、我说不要小熊后,你来代替小熊的作用了?”

在情人节这一天。贝多芬在心里默默加上。

“嗨呀这叫什么话。”莫扎特在锅里捞了一阵,无果,筷子伸到贝多芬碗里硬是抢走了一个,“我才不是什么小熊的替代品呢。”

眼瞅着莫扎特要把一盘饺子全部倒到锅内,贝多芬惊慌失措的立马阻止对方的动作,再每一盘夹一个的一个一个放进去,并无视了莫扎特的表情。

莫扎特面对咕噜咕噜沸腾着的火锅,隔着氤氲蒸气冲贝多芬笑。

“你不是说小熊没有生机吗?所以我就想起来咱店里还有只猫呢。”他说,拿着勺子无聊的在锅中搅,“但我过去一看发现有一堆女孩子围在那里,我和她们聊了会天,没能把猫带出来。”

贝多芬听着,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莫扎特犹如自家人一般不怎么客气的对待自己的晚餐。“所以?”

“所以——”莫扎特捞出一个饺子,被贝多芬夹走,他抱怨了一声,接着捞出一个,“我顶多算是猫的替代品啦。”

“你们店还真是随意。”贝多芬看似颇为无奈,嘴角却无法掩饰的上勾着。

“怎么?不喜欢啊?”莫扎特清清嗓子,用正儿八经的官方腔端着,表情装作严肃。“尊敬的单身客人,本店没有小熊也没有猫,用店长陪着您是否同意?”


贝多芬平日的惯常表情凶狠到可以吓跑附近幼儿园一个班的孩子。

但是他微笑起来,也是可以让人去赞美这个世界的。


“能打折吗?”他问。

“这当然的啦!”莫扎特一秒破功,重新回到先前那种嬉皮笑脸,“不过——只有你每次都单身过来并每次都有店长陪才能优惠哦!”

“听起来不错。”贝多芬说,“我同意了。”







彩蛋x

“那么路君,要陪多久呢?”

“如果一直都有优惠的话——沃尔夫,一辈子吧。”


【END】


原图是微信截图,一个姑娘对她朋友说,去海底捞吃饭,随口问了店员一个人来是不是会给只小熊陪着,店员说我们家没有小熊,姑娘因为是随口一问所以没有在意,结果吃着吃着店员抱过来一只猫放在她旁边,问她说没有小熊,给只猫陪着行不行。

所以我又干了什么呀(微笑

哦,劝大家不要学莫扎,会被打的(不是

也不要学贝多,会被赶出去的(不是

以及贝多笑起来真的好看嘛!哦我说的是微笑,不是大笑,也不是河鳝的微笑,停,安静,别说了,我不听

主要这个系列是想玩梗,试图用梗来写他们的故事

原因是我想……如果同人文没有原先的设定,只有人物和性格的话,如何才能做到无法换名字变另一篇文。

那就只有不ooc了吧,而不ooc或是尽力不ooc,才是同人文、不对,是所有故事都该做到的一点。

我远远没有达到这一目标,所以开始练习。

啊当然梗要符合他们的性格我的世界观方法论啦(。)像是一方花天酒地渣无可渣另一方娘们唧唧哭哭啼啼的,这梗我真没法耍(。

在我看来,喜欢一对cp,应该要把世界上所有的美好全给他们,因为他们值得这些美好。

什么?刀子?

……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也是美好的一种嘛哈哈哈哈(这不是你写刀子的理由!

经历过苦难才能知道幸福嘛,况且那些也是人生呀,说不准还更真实一点,人生又不是只有圆满,不然这样的人生太过于甜腻,能把人给活活齁死

但是写短篇同人完全可以把这些甜甜腻腻的部分挑出来写嘛!又不是要详细考究写他们的一生!有起伏总体却是大糖什么的完全没问题吧!

没起伏不成文,没转折不成文,没伏笔不成文,没flag不成文。

这些是我目前对文字的理解,也不知道多年后看它们会不会被幼稚到发笑

……至少我二年级写的童话做到了这几点!起伏转折伏笔flag!


by 伍.这算不算没有进步.对自己的话唠表示无fuck说.壹叁


09 Apr 2017
 
评论(9)
 
热度(28)
© 伍壹叁 | Powered by LOFTER